《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93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门根本就没锁,李香君站在门口,怀里抱着小宝……刘长青一看就明白了,这是李香君过来让刘长青帮小宝针灸的,昨天针的时候就说过了,要连续针两天,昨天在她家,今天估计是不好意思再叫刘长青上门,所以直接抱着小宝过来了。
  “香君姐,你怎么自己过来了,还抱着小宝,腿都还没好利索呢!”刘长青赶紧从李香君怀里接过小宝,只是两只手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她的丰满团子,天地良心,刘长青真不是故意的,但在李香君看来,那就是故意了。
  她红着脸,朝屋内张望一下,小声问道:“就你一个人吗?”
  刘长青笑道:“怎么,香君姐怕被我吃了呀?”
  李香君小小的打了她一下,这时候当然猜到家里就他一个人了,于是胆子也大了一些,道:“怕你不敢。”
  房子里还有嫂子呢,并没有回去,所以刘长青不敢太过造次,道:“进来吧,到我房间,我先给小宝做针灸……正好,我那祛疤的膏刚弄好,一会就在你身上做实验,看看效果。”
  “真的?做实验,不会做出啥毛病来吧?”
  “那当然不可能,你相信我就是了。”
  “嗯,我相信。”

  李香君还是第一次到刘长青家里,透着新鲜,左右看了两圈。
  这个时候,放在堂屋的供桌,刘长宇的照片,等等,已经收起来了,农村里就是那个习俗,人刚去的时候需要在堂屋供奉,特别是头七那晚,要准备饭菜酒食,生人回避;之后是小七,还有三七……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七,也就不用再摆着了,免得看见照片,触景生情。
  实际上很久以前是要过七七四十九天的,也叫断七。
  可现在不是古时候了,时间缩短,有些人家过了头七就算过了,而崔金花硬是摆到了三七,也是希望儿子在下面过的好。
  一进房门,刘长青看看站在旁边的夏青薇,没说话。
  小孩子小宝却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夏青薇站着的方向,好像看见了什么一样,倒是李香君莫名感觉有点温度降低,说道:“刘长青,你这个房间好凉快。”
  “呵呵,可能……通风吧!”刘长青说这话的时候,夏青薇盯着小宝看了两眼,对刘长青说道:“常说,出生不到一年的小孩子灵魂纯净,眼睛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这小家伙看来真对我有感应。”

  “真的啊?”
  “啊——,长青,什么真的?”李香君莫名其妙,以为是跟她说话。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是在逗小宝呢!”刘长青赶紧说道,“我是说,小宝的眼睛很漂亮,像珍珠一样。”
  说着,把小宝放在床上。
  而这个时候,夏青薇忽然说道:“小弟,要不要姐姐帮你一把?”

  “啊?”
  刘长青一愣。
  然后就听见李香君嘤咛一声,刘长青一回头,正好看见李香君捂着自己的屁屁,而夏青薇化作一道流光,带着咯咯咯的笑声躲进了手链中去。
  “香君姐,你怎么了?”刘长青不解的问。
  “你……你使坏。”李香君咬着下唇红着脸说道。

  “啊?”刘长青真愣了,他却不知道刚才夏青薇在李香君的屁屁上捏了一把。
  李香君羞赧道:“坏蛋,昨天还没摸够,今天刚来就忍不住了?”
  刘长青总算是明白了刚才嫂子说的帮忙是什么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想想也真是有趣,没想到嫂子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咳咳,我先给小宝针灸吧,跟昨天一样,你拿着他不要让他动。”刘长青笑着说道。
  “好的。”
  过程很顺利,小宝今天非常乖,只哭了几下就不哭了。
  只是针灸完后他好像饿了。
  村花李香君很难为情的说:“长青,小宝饿了,我得给他先喂奶,那个……我……”
  刘长青笑嘻嘻说道:“嗯,香君姐,那你喂吧,我看着呢!”
  “你……”

  她脸立即就红了。
  她的意思让刘长青转过身去,或者到外面呆一会,哪知道这家伙这么大胆;刘长青也是跟她熟了,加上这几次接触下来,郎有情妾有意的,脸皮自然也就厚了,笑道:“快点啊,害羞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还摸过呢!香君姐,你看,小宝都饿坏了。”
  “那,那好吧!”
  李香君羞涩的说,然后当着刘长青的面,真的给小宝喂了起来。
  刘长青本来还想逗趣一下,但是真正看到这画面,却觉得无法亵渎,于是转开目光,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过了十几分钟,小宝吃饱喝足,睡了过去,刘长青才拿着百消花泥走过去,笑道:“香君姐,把裤子脱了吧!”
  李香君羞红不止:“啊,现在就……就要?你,你娘回来怎么办?”
  她显然误会了,以为刘长青看了她喂小宝的画面,受不了,想要了。
  刘长青终于反应过来,然后故意说道:“对啊,现在就要,香君姐你不要吗?”

  “我,我说了,你要我就给你。”
  “嗯,那就脱吧!”
  李香君一咬牙,果真脱了起来,甚至连着里面的也……
  “停!”刘长青赶紧阻止,笑了起来,“香君姐,脱外面的就可以了。”

  “呀?这样,这样怎么弄啊?”
  “当然能弄啊!露出伤疤就好了,能把我这花泥涂到伤口上,然后用纱布包扎一两圈,就完成了。”刘长青笑嘻嘻揶揄道,“不然,香君姐以为我要怎么弄?”
  “啊——”
  李香君顿时羞红了脖子,捂着脸道,“二狗子,你欺负人。”

  刘长青欺负人了吗?
  还真欺负了。
  抹药的时候免不了这儿摸摸,那儿碰碰,那伤疤毕竟挺大的,然后就是……入眼处总有一抹小碎花,那是李香君小裤上面的花纹。
  不知怎么的,总感觉那儿有一种异常吸引人的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刘长青这药涂得心猿意马,李香君也好不到哪里去,陈大柱的不靠谱、不顾家、不疼爱,让她伤透了心,如今一腔情感全都投入到了刘长青身上,那自然是千肯万肯,若不是时机不对,她都要化为主动了,她毕竟是少丨妇丨,此时此刻,肌肤摩挲,早就来了感觉,只觉全身酥麻,两腿发软。
  等刘长青帮她巴扎完毕。

  两个人顿时亲吻在一起,久久不能平静。
  “吱呀——”
  外面一声响,那是院子的大柴门被推开了。
  两人听到声音赶紧分开,李香君更是着急忙慌的爬起来要穿裤子,刘长青倒是镇定不少,道:“可能是我娘回来了,没事,你在房间里,我出去看看。”
  刘长青深吸两口气,走出房间,却看见来进来的人并非老娘崔金花,而是王寡妇王小玉。
  “王姨,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刘长青看着王小玉问。

  她身上穿的衣服就是农民服,还有点脏,带着泥巴,一看就是在干农活。
  其实这也是刘长青觉得王小玉人还不错的地方,她姿色挺好,五官耐看,皮肤天生细腻,要是想用别的歪门邪道赚钱,应该不难,但她却守着山上几亩地,勤勤恳恳,还给人做帮工赚钱,还照顾着一个年迈的婆婆,其实很难得;至于跟苗光明的那些事,瑕不遮瑜,谁没个生理需要?
  村里很多女的都受不了穷,能出去的早就出去了,不管男女,出去打工就很少回来,就算回来也是逢年过节回来一次,甚至几年不回家的大有人在,而王小玉这的寡妇,按说丢下婆婆去外面重新找第二春,别人也没什么可说的,但她没那么做,就是一种品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