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9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相柳袋掏出《死人经》下卷,我随意翻看起来。先前习得的吞天诀乃是印章境界之功法,眼下我已进阶阳神,自然需要修习更高境界的功法才行。于是我直接跳过印章术法部分,直接从后面看起。
  翻看的过程,我却是又想起了吞天诀。这门法诀用于交战之时,只能吞噬境界低于我的力量,而对于修行一途来说,无休止的增加力量,并非提升境界的捷径,实际,力量提升过快,导致心境跟不,很容易便会走火入魔,陷入危险境地。从这一点看,吞天诀着实有些鸡肋,但若不看对战时的情况,只分析其原本功效,吞天诀却是霸道异常,莫说寻常力量,算是当初玉佛寺内那个庞大的太岁,都硬生生被我吞噬下去,如果没有这门功法,恐怕根本难以完成此事。

  说到这里,我却是忽然疑惑起来。我吞噬太岁之时,正巧《死人经》内便记载了这么一道用途极其有限的法诀,这是否有些过于巧合了?
  细细琢磨一番,此事却是不太寻常,绝非只是巧合那么简单。如此看来,我先前料想《死人经》与帝喾所谋之事有关,也并非是无端臆测。
  围绕在我身边的阴谋已经非常多了,再多发现几件,着实也影响不到什么。于是略一思索之后,我便将其抛诸脑后,不再多想,全心投入到修行之。
  在《死人经》搜寻一番,我很快便发现了一门有意思的功法。
  这门功法颇有些眼熟,有些类似当初我在青丘国,见到过的狐族特有功法。按照面所记载,此法乃道炁化形之法,只要在心冥想一番,体内的道炁便能够幻化成心所想模样,随后脱体而出。
  简单来说,便是将体内的道炁凝实,充作武器。
  道炁出体之法,稀松平常,早在地师境界时,我便使用熟练。至于道炁化形,我也早做过尝试,对敌之时用过也很多,但实际,我所使用的道炁化形之法,不过只是模拟罢了。如将道炁凝聚成一柄长刀,用之劈砍对敌。但这实际,只是将道炁凝聚成了长刀的形状,并不是真的转化成了长刀。
  而眼前《死人经》记载的这门道炁化形之法,便是能让道炁离体,真真的凝成实体,通过观想之法的配合,转化为自己想象之物,用之对敌,力量颇为惊人。
  认真翻看一遍之后,我心略有所悟,便调整气息按照面的步骤开始练习。
  此法乃是阳神天师才能修习之法,必须配合阳神方能使用。于是我便按照面的描述,将天脉之的道炁抽离出来,在体内盘旋运转数个周天之后,再送往阳神所在的命宫之。通过命宫之的阳神,将之压缩成观想成的形状,然后由阳神使出。

  阳神与修行者本命一体,阳神使出之后,修行者便可跟着用出,将其送出外界,以此对敌。
  此法看起来并不难,但却十分依赖阳神的掌控能力。我进阶阳神至今,尚未有时日,利用阳神战斗也不过区区仅仅两次,在掌控阳神这方面,绝谈不十分熟练,所以此时修炼此功法颇有些吃力。
  每当道炁行进至命宫时,我用阳神将之压缩化形的过程都很艰难,试了许多次都以失败告终。最后,我试图强行操纵阳神,但依旧失败,甚至还差点伤及阳神。
  连试数次之后,我体内原本充裕的道炁,居然已经损耗了大半。无奈之下,我只好暂时停下了这功法的修行。

  盘膝思索片刻,我转而想起先前浏览《死人经》时,曾看到过一门淬炼阳神的功法。先前我每次失败,都是因为对阳神的操控力不行,若先修习这门锻炼阳神的法门,回头再修习道炁化形之法,应该会事半功倍。
  想明白之后,我便暂时放下道炁化形之法,开始研究这门淬炼阳神之法。
  这门功法直接作用于阳神,似是颇为凶险。面提到,淬炼之时,需要将体内精血尽数推移至命宫之,与阳神相互交融。待阳神吸收精血之后,方能心意合一。
  精血乃是身体之根本,损失一滴便意味着修为与寿命相应减少。以此来说,此法着实有些骇人,而且其具体描述也只有寥寥数笔,写的并没有十分清晰。若非是记载在《死人经》之的法门,我多半都不会去尝试。

  大致研究明白之后,我长吐了一口气,抛却杂念,将气息平稳下来,准备开始按此法淬炼阳神。
  人体之,精血仅有十滴,精乃是阴之阳,血为阴之阴,精血乃同源。我紧闭着双眼,将一滴精血逼出,漂浮在天脉之外。没曾想,将精血逼至天脉处,远逼出体外要难许多。其缘由,我一时之间也无法琢磨明白。待我将精血尽数逼出之后,感觉浑身软绵无力,根本无法再继续后续步骤。
  如此,我也没有着急将精血逼进命宫,而是快速调整呼吸,尽快适应这种脱离感。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这种乏力感才全部消失。身体状态恢复如常之后,我便不再耽搁,调动天脉之的道炁,将漂浮在天脉外数滴精血团团包裹。待到一切准备绪之后,我这才将这些包裹着道炁的精血逼进命宫之。
  不过,还未待我有动作,便觉得头脑涨得生疼,似乎快要被撑爆,每一处神经都有着强烈的刺痛感。若是身体之的痛楚,到还能够忍一番,这神经的刺痛,着实令人难以抵抗。与此同时,我注意到这些精血一达到命宫之,便绕着阳神快速旋转。随着旋转的速度加快,神经的刺痛感便越发的强烈,令我抱着脑袋倒在地,身体急速抽搐,浑身都渗出了虚汗。
  我知晓这种刺痛感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还会越来越强烈,但我眼下浑身无力,脑除了痛楚则是一片空白,根本无有应对之策。无奈之下,我只好努力回想诸多往事,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脑袋之的刺痛感忽而消失不见。不过我此时身子也空乏的紧,根本无力端坐起来,只能趴在地不停的喘着粗气。
  直到数个时辰之后,绵软的身子总算是有了些气力。我靠着这股气力撑起来,将天脉之的道炁缓缓调动至全身,待得道炁游走数遍之后,才终于恢复如常。

  气力恢复之后,我便重新坐起,连忙用灵识往命宫处看去,里面的情形,却让我十分惊讶。
  命宫之中,先前那些围在阳神之外快速飞转的精血已经消失,但阳神之上却是生了变化。原本是太岁模样的阳神,居然已经换了容貌,不过我一时间竟无法看出端倪。细一琢磨,这兴许和那些精血有关。想到此处,我也没再纠结此事,而是试着在命宫之中操纵阳神。
  不得不说,这精血淬炼之法着实不俗,我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对阳神的领悟加深了许多,它对我的想法都能够心领神会,已经没了先前的生疏。
  如此,倒是为道炁化形做好了充足准备。欣喜之余,我也没再耽搁,随即施展道炁化形之法,利用命宫之中的阳神将道炁凝成实体,推送至体外。片刻之后,双手之上便生出一颗淡黄色球体。于此同时,身上一阵脱离感传来,不过我并未过分在意此事,直接将之朝洞外扔去。转瞬,便听到一阵轰响,整个山洞都随之摇晃起来。定睛一看。才发现,先前我在洞口布下的屏障已经应声而碎。

  日期:2018-05-2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