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道:“不能这么说?你的项链没有丢啊。你给我了,让我帮你保管。”
  “我什么时候给你的?”
  “反正是你给我的。”
  “在哪儿?”
  鸭屎从口袋里掏出了项链,走到她身边,要给她戴上。金含蕊立即从鸭屎手上夺了过来,自己戴在了脖子上,随后说:“姐夫,你这样不对。你喜欢我姐,不能再对我这样。我看你是为了讨好我,故意找人偷的吧。我记得很清楚,我根本就没有给你。你可不能对我姐不好。我都听小宋江说了。那天晚上,下雪…”
  鸭屎立即打断了她道:“别瞎想,我对你没意思。下雪的事以后再说。这个项链怎么丢的,又怎么来的,回头再聊。”
  “那你找我干嘛?带我去见我姐,见了之后,我就回北平。”金含蕊明显很生气地说。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我想让她去见你姐。”鸭屎道,“她没见过你姐,她见了你后,就知道你姐长什么样了。她可以帮忙救你姐。”

  金含蕊跟着鸭屎来到了简鱼的房间。由于简鱼第一次偷她的时候,并没有戴黑纱,她在黑暗中看到了简鱼的大致身材和面孔的轮廓。
  “小贼,我一看就知道是你。”金含蕊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下简鱼道,“你跟他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简鱼冷笑着说。
  “好啊,”金含蕊看了下鸭屎道,“她是不是你养的小的?”
  “她是我妹妹。别误会。”鸭屎道。
  “不用解释,该看的你也看了,我先回屋了。”金含蕊气呼呼地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发现,脖子上的项链又没有了。
  鸭屎看到了简鱼耍手段,将金含蕊的项链再度偷到了手中,于是批评道:“在我的地盘,不准乱偷东西。”他将项链拿到手中,走到门口递给了气呼呼的金含蕊。她夺过项链,来到井口,直接将项链扔进了井中,随后白了鸭屎一眼,走回了自己房间。
  简鱼抱着胳膊,斜靠在门口的墙上,笑着说;“脾气还挺大啊。你二姐是不是会好点?”
  “好个屁,我二姐脾气更大。”鸭屎道。
  “你怎么受得了?”简鱼大笑着说,“我要是你,刚才准扇她。”
  “人家是庶出的格格,好歹也是金枝玉叶,有这么大脾气也正常”鸭屎冷冷地说,“以后别动不动就扇别人。”

  “喂,你说我是你妹,这样很不礼貌。瞧你那样,我长得这么好看,你长成了这样,咱们像兄妹吗?”简鱼嘲笑道,“赶明儿到上海,我给你选几件衣服,捯饬下,别弄得像个挑粪的一样,胡子拉碴,土掉渣。”
  “小屁孩,少教训我。听着,我交代的事情你都记住了吗?”鸭屎问道。
  “都在这里。”简鱼调皮地指了指脑袋道,“不信你考啊。”
  让鸭屎极为惊讶的是,简鱼说话做事像个孩子,但是极为聪明,他交代的事,她记得极为清楚,应变能力非常强。
  “不过,那项链呢,本来是礼物。现在好了,礼物也泡汤了。”简鱼道,“要不我再去偷一个?”

  “不用了。”鸭屎道,“礼物我都准备好了。”
  “拿来我看看。”简鱼伸出手道。
  “跟我来。”
  鸭屎带简鱼来到对面的一间房子里,那里有一个很古老的柜子。鸭屎指着柜子道:“瞧,就是这个?”
  简鱼走过去,打开柜子,来回看了半天道:“这个这么破,你不能买个新的?”
  “你懂什么,这个东西非常珍贵。”鸭屎道,“这个是无价之宝。”
  “这可是你说的啊。如果我拿过去丢了人,我就直接招了,让他们骂你。不然的话,他们骂我干爹,干爹会揍我的。”简鱼笑着说,“不过,看你这样也不像瞎说。”
  鸭屎派人沿着湖西将简鱼送到济宁,并在济宁为她仔细打扮了一番。小宋江几个从上海过来的兄弟,最近几天也经历了一番培训,他们变成了简鱼的随从,沿着运河押运柜子来到了济宁港。
  宁十三的人仔细盘问了一番,确认是上海地下屎壳郎老大的人,不敢怠慢,由专人划船,带他们来到了楼外楼。
  济宁港的先遣人员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鸡头米。鸡头米立即来到宁十三办公室道:“师父,屎壳郎派他干闺女来了。”
  “来干嘛?”
  “参加婚礼啊。”
  “啊?”宁十三很震惊地说,“我预料他那边没有人来啊。”

  “咱们的请帖下到了,人家来人了,这很正常啊。”鸡头米道,“师父有什么疑惑吗?”
  “说实话,我与他的交情没有这么深。上次他帮忙之后,我没再送钱,他不应该来才对。如果真的来了,肯定得好好招待。”宁十三道,“你看清楚了,是个女孩?”
  “一个小姑娘,还有几个大汉。”鸡头米道。
  “哦,我大概想明白了。屎壳郎知道韩复榘会来,也知道我要做县长了。估计是这层原因。”宁十三叹口气道,“也忒精猴了。”

  “据说屎壳郎连南京那边的面子都不给,他会给韩复榘面子?”鸡头米问道。
  “嗨,又不是他亲自来。毕竟派个孩子来吗,可以了解。”
  “师父,什么规格接待?”
  “最高规格接待。”

  “师父,最高规格接待得住楼外楼,目前楼外楼没有闲置的房间了。”鸡头米道,“不好安排啊。”
  “什么不好安排?你把黑蜘蛛之前的房间给屎壳郎的干闺女住。估计又是个娇贵的孩子,你再安排几个婆子伺候下。”宁十三道,“让她玩得开心,别回去乱说就好。”
  “师父放心,我会安排专人伺候着。”
  宁十三心里清楚屎壳郎的势力,所以绝对不敢得罪他。更何况,宁十三在上海拿了宝珠之后,屎壳郎帮他摆平了很多事。如果屎壳郎多一句嘴,宁十三的县长就当不成了。

  宁十三、鸡头米带着一群东北军仪仗队,在楼外楼附近的小码头上等着。简鱼穿一身极为华丽的衣服,站在船头,开心地东张西望。
  宁十三一看简鱼的派头,立即已意识到这是大家闺秀,从衣着到气质,处处透着海派的韵味。
  “哎呦,可把你盼来了。我听兄弟们说你要来了,赶紧取消了所有的会,一直等着。”宁十三道,“我是宁十三,这是我徒弟,也是我的副手鸡头米。”
  简鱼极为从容地上岸,伸手与宁十三握手,随后与鸡头米握手,笑着说:“我叫江小鱼,叫我小鱼就好了。干爹专门派我来,把这个千年古董柜子送给二姐做衣柜。干爹在里面放了些其他的礼物,回头宁爷可以过目。我这里有干爹的亲笔信,宁爷收下。干爹说了,祝贺宁爷升任县长。也恭喜宁爷亲上加亲,与东北军联合了。”
  “哎呦,小鱼,辛苦了,辛苦了。你是上海人吗?”宁十三问道。
  “是啊,出生在上海,长在上海”
  “你是怎么认识你干爹的?”

  “我爹与干爹是过命交情的朋友。我爹做的是地上生意,与杜老板关系密切。干爹当年落过一次难,是我爹救了他的命。”
  “哎呦,义气啊。”
  宁十三动了动眉毛,鸡头米立即安排人去搬箱子,同时将箱子打开看了下。箱子里从上到下,堆了好多黄金。
  简鱼搀着宁十三的胳膊慢慢走,鸡头米走过来在宁十三耳畔说了句黑话,宁十三立即知道了箱子里是黄金。
  箱子被抬到了二楼,放在了一间空置的房间里。
  宁十三带着简鱼,随后走进了楼外楼。
  “二姐在哪儿?我都来了,得见见二姐。”简鱼道。
  宁十三极为重视这位客人,笑着说:“来,来,我带你去见。”
  在地下一层的一个几乎封闭的房间里,一群与黑蜘蛛年龄相仿的姑娘,在屋子里忙碌着,还有几个坐在一起,陪黑蜘蛛解闷。
  宁十三到来后,黑蜘蛛和其他的姑娘都站了起来。简鱼一眼就认出了黑蜘蛛,笑着说:“二姐好,我是小鱼。”
  宁十三立即眉头紧锁,随后双眼发着寒光问道:“你们认识?”
  黑蜘蛛一脸疑惑地说:“不认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