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2 20:07:57
  第287章 深入虎穴
  李一强并不知道鸭屎手里那封信中写了什么。从鸭屎的面色看,他仿佛轻松了下来。不过,他随后又一脸愁容。李一强实在是忍耐不住了,于是问道:“济南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一些从东北、北平过来的学生,在济南闹腾呢。”鸭屎道,“韩复榘最近处理这些事,不可能来微山。”
  “又是学生,不好好念书,闹腾什么啊。”李一强不解地说。
  “皮六也闹过,学生的想法,咱们不懂。”鸭屎随后说,“好像是日本人要南下了。”
  “啊?”李一强怒道,“日本占了咱们三个省还不知足,还南下?要去哪儿?”
  “早就听说日本人要闹大事,没想到这么快。”鸭屎道,“可是咱们,唉,还相互打杀的。再杀下去,估计国家都杀没了。”

  “唉,不说那些了,与咱们也没啥关系。就是日本人打过来了,我们又能做什么?横竖就一条命,也改变不了什么。”李一强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如果韩复榘不来,皮大刀一个人来了,我可以去见他。我与他有交情。我得让他知道宁十三的真面目。”
  “韩复榘不来,皮大刀来不来还是个问题。如果他来了,你最好不见。皮大刀目前用得着师父,不会站在你这边的。”鸭屎补充道,“皮大刀早把师父看成了功臣了。”
  “什么功臣,他皮大刀目前也不是跟着张学良打内战?如果有本事,他就不该离开东北,该与日本人拼到底。”李一强道,“就凭这点,我也不会对他们客气。”
  “无论皮大刀是否来微山,咱们都得做准备。我就不信他皮大刀非要与老家的人血拼到底。再说,该不该拼,皮六最清楚。如果皮六在,也不会让他们乱来。有皮六在那边,大规模的血拼是不存在的。”鸭屎道,“咱们分头准备吧。”
  “小时迁怎么办?他会不会捣乱。”

  “他不敢。”
  鸭屎回到大院子里,立即走到了简鱼门口,不过屋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鸭屎走进屋子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他刚走出去,简鱼从后窗钻了进来,脖子上戴着金含蕊的项链,一脸得意。
  “把项链给我。”鸭屎走过来道。
  “不给。这是我偷的,算我的。”简鱼道。
  “给我,我带你去干一票大的。”鸭屎道。
  “当真?”她笑着将项链递给了鸭屎。鸭屎拿过项链,放入口袋。
  后半夜,鸭屎与简鱼出现在望湖楼的外面。他们在外面转悠了很久,但无法找到进去的入口。原本的地下室入口全部被封死了。半夜的望湖楼如死楼一般。尽管里面住了很多人,但是鸭屎已经找不清楚了。
  “去哪儿偷宝贝?”简鱼问道。
  “别着急。再探探路。”鸭屎道。
  简鱼从一扇关闭好的窗户看到了一个缝隙,她拿工具稍微一撬,将窗子开了个缝。她招手给鸭屎,鸭屎与她一起钻了进去。
  这个屋子曾经是黑蜘蛛住的,屋子里的东西有很大的变动。很明显,黑蜘蛛并不在这里了。简鱼进屋之后,到处翻,怎么都翻不到贵重的东西。门外的走廊里有持枪的人在站岗,他们不敢进入走廊。
  “这里没有宝贝,我们走吧。”鸭屎说道。
  他一转脸,发现简鱼消失了。仔细一看,她已经从内窗上爬了过去,爬到了吊顶里的通道中。她很瘦小,在里间爬来爬去,没有人看得到。
  鸭屎很着急,顺着她爬过的道也爬了过去。刚到顶部发现她拿着一个包裹爬了回来。

  “什么东西?”鸭屎问道。
  “全是刀子。不知道是不是值钱。”简鱼将一个小包裹交给了鸭屎道,“你看看。”
  鸭屎见包裹里有五颜六色的各种刀具,有几把与宁十三送给鸭屎的很像,也有几把与宁十三送给鸡头米的差不多。总之,都是一些精心打造的刀具。
  “这些不值钱。扔了吧。”鸭屎道。

  “我怎么觉得挺值钱呢。”简鱼玩弄着道其中一把道。
  “送回去。”鸭屎怒道。
  见鸭屎发怒了,简鱼立即将刀子放入口袋,气呼呼地送了回去。半路上,她拿出一把刀,放入了自己口袋,鸭屎并没有察觉。
  经过一番探路后,鸭屎确认,望湖楼里并没有他想找的人。他与简鱼一起爬了出来,来到了房顶上。
  鸭屎极为失望地坐在那里,望着漆黑的夜发呆。

  “你到底要找什么?我看你根本不是来偷宝贝的。”简鱼道,“你一直在骗我。”
  “我的确骗了你,我是来探路的。”鸭屎说道,“其实,也不算骗你。”
  “你在找人?”
  “是的。”

  黑蜘蛛与皮六原本在望湖楼,如今已经被转移到了楼外楼内。如今的楼外楼与之前完全不同了。宁十三安排人将楼外楼重新修葺了一番。根据宁十三对鸭屎的了解,以及对有类似功夫的人的了解,对各个地方都加固了一番。
  鸭屎与简鱼一起摸到了楼外楼时,天都快明了。鸭屎先是试图探探楼后的地下入口,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这里的入口的确被改了,甚至有可能被关了。
  他们来到楼前发现,整个楼外楼的前面,到处都是人,全部端着枪。很明显,楼外楼已经不对外经营了。宁十三以为韩复榘、皮大刀一定会来,所以做足了准备。不仅如此,楼外楼周围的所有的小院全部被宁十三买下,都驻有自己的人。
  围着楼外楼转了一圈,鸭屎极为失望地说:“如今,连我也难以进去了。”
  “你想进哪儿?”简鱼问道。
  “我想进楼外楼啊。”鸭屎不解地说,“难不成你有其他的办法?”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想来这里找你二姐。不要骗我了。你已经和你师父决裂了。你目前是没有机会进去。现在,唯一能顺利进去的是我。你轻易进不去,因为你无法踩点,也不知道目前里面是如何设置的。”简鱼笑着说,“不过,我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
  “为什么?”鸭屎问道,“难道你有特异功能不成?”
  “不需要什么功能啊。我是代表我干爹来送礼的。我大摇大摆来送礼就好了。我一旦进入了楼外楼,一个晚上就能将里面的情况摸清楚。一旦我摸清楚了,就立即告诉你。你不是进不去,你是不了解情况,所以不敢擅自进去罢了。”简鱼笑着说,“我再给你一个地址,你找到干爹的一个手下,他在徐州。让他派几个人,在底下打几个洞,回头方便你进出不就行了。”

  “你干爹的人凭什么帮我?”鸭屎不解地问道。
  “凭我啊。他们多少得给我面子。”简鱼极为自信地说道。
  “这个主意不错,至于让你先进去的方案,我觉得不妥。”鸭屎道,“你小小年纪,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太危险了。你知道要面临的人是谁吗?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穿帮,更不知道你会不会说错话。”
  “哼,你就是觉得我傻。我有那么傻吗?”简鱼很不高兴地说,“只要你安排妥当了,我什么错误都不会犯的。我做了那么多案子,哪一个出过问题?”

  “好,我们先回去,随后商量。”鸭屎道。
  他们离开楼外楼,回到了湖西。到了湖西后,鸭屎开始跟她讲楼外楼的格局,师父的情况,鸡头米的情况,以及月明妃的情况。他尤其嘱咐简鱼,千万不能暴露任何与自己见过面的事情。同时,也不要太过活跃。万一被内部人盯上了,她就会有危险。
  “你二姐到底是什么样啊,你说了半天,描绘得跟天仙似的,可是我脑袋里依然没有画面。什么脖子上很香,身上软软的。脖子很香,到底是什么香?身上很软是躺床上软,还是趴在地上软?”
  “趴在船上。”
  “她在楼外楼又不趴在船上,我怎么知道哪个软?”
  “咱们不聊软的事情,我带个人过来,她是我二姐的胞妹,俩人长得一样。”
  鸭屎来到金含蕊的住处,她正在到处找项链,嘴里不停地骂着,显得极为生气。见鸭屎过来了,她立即站起身说道:“姐夫,我的项链又丢了,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多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