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挫败对樊家特别是樊伟触动很大,终于意识到仅在军队里苦心经营、扩充影响远远不够,军队虽独立于地方和行政,但军队并非处于真空,终究要与庞大的官僚体系打交道。与于家相比,宋家的能量要差一个级别!
  联想到换届新方案出炉后,原先互存敌意的派系纷纷联手抵制,原本势不两立的于家、吴家、宋家等京都大鳄都悄悄站到同一阵营,樊伟很想利用鱼小婷的契机与方晟建立良性沟通渠道。
  “第三点呢?”樊伟心里想得波澜起伏,脸色却淡淡的,不置可否问。
  方晟诚恳地说:“关于她的表现,从逃亡那一刻起大哥都尽在掌握吧?平心而论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过那种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其实以她的身手撤不撤销并没有太大影响,如果能撤销还是低调、隐密地生活,不会暴露于公众视线里。我可以代她承诺,今后若有需要她以个人身份执行任务,必定无条件服从调遣,绝不推脱!”
  “我的理解是,她心甘情愿做你背后的女人,独自把女儿抚养长大。”
  “关于孩子我有不能言说的苦衷,”方晟窘迫道,“每个孩子我都会负应有的责任,这是我的承诺。”
  樊伟脸上难得有隐隐笑意。
  作为情况部门大管家,他获悉方晟很多秘密和细节。同为男人,樊伟知道方晟本身并不愿意看到膝下子女成群,且大多数不能暴露亲生父亲身份。比如自家妹妹,樊伟知道她刚去黄海那段时间承受宋樊两家空前压力,一方面两家长辈急着要孩子,另一方面宋仁槿却只爱男人不喜女色。当时樊伟也替她出过馊主意:借腹生子、试管婴儿等等,孰料突然之间樊红雨宣布怀孕了,他不禁大吃一惊!
  他知道樊红雨绝无可能跟宋仁槿做那种事,一个不想,一个不愿,那么谁是经手者呢?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分析,最大的嫌疑者就是方晟。
  当然樊伟并不能确定,一方面樊红雨行事非常谨慎,怀孕和哺乳期间几乎没跟方晟联系,另一方面众知周知她跟于铁涯、邱海波联手对付方晟,双方一度闹得很僵,怎可能睡到一块呢?
  所以直到樊红雨亲口证实,樊伟才知道方晟的确是臻臻的父亲。
  “有双江刑警大队的内参,我会尽力促成,”樊伟声音低沉,“由于她身份特殊,即使撤销必定有诸多附加条件,范围可能超出你刚才的承诺。没办法,撤销通缉令是桩大事,对方方面面都得有所交待,特别是……你的另一位朋友……”说到这里他表情微妙。
  方晟只愣了一秒钟就猜到他指的是白翎。
  对他和樊伟而言,有关白翎的话题非常尴尬:一个是她娃娃亲对象,一个是她的情人。

  根据樊红雨所说,樊伟其实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白翎。然而最终结局却是她无名无份跟了方晟,还生了个儿子!
  自己喜欢的女孩、自己的妹妹、自己的下属,都跟方晟有私情而且有孩子,这让樊伟情何以堪!
  反复酝酿许久,方晟道:“那天夜里抓捕行动,她应该有机会堵截,但她没选择那个方向,而把机会让给特警小分队,说明她的态度在慢慢转变……”
  “她那边你负责沟通,只要保证撤销时反恐中心没有异议就行,”樊伟将咖啡一饮而尽,“今天就说到这儿,很高兴我们达成一致。”

  说罢主动伸出手来,方晟赶紧与他握手,感觉他的手粗糙有力,坚硬而冰冷,象握在未打磨的铁坯上似的。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咖啡厅,方晟远远见他在人群里闪了一下便无影无踪,暗叹情报部门出身的果然神秘莫测。
  来到停车场,严华杰迎上来笑着问:“一场亲切友好的会谈?”
  “上次说的那个内参得尽快提交。”
  “已经交了,可能在走流程,暂时没流转到他手里。”
  方晟默默走了一段路,道:“这家伙知道我很多秘密,真可怕……我从未这样怕过一个人。”
  “每个国家的情报部门头子都是所有政客的噩梦,可当政客上台后,又必须借助它无所不能的触角,**和安全永远是不可相交的平等线。”严华杰笑道。
  “如果情报部门拥有的秘密成为武器,对于国家将是一场灾难。”
  “除非他不想在情况界混下去,”严华杰看出方晟的忧虑,安慰道,“你跟白翎、鱼小婷相处好几年了,仔细想想,她俩可曾泄露过什么机密?特别是鱼小婷,参与、执行的任务不要太多噢。”
  方晟想了好一会儿,失笑道:“经你提醒我发现还真没有,尤其白翎和小李奉命假扮夫妻勘查线路那次,那几个月的经历好像从她脑海里抹去似的。”
  严华杰哈哈大笑:“她们都受过严格系统的保密训练,懂得如何隐藏秘密,别说她们,就是我们干丨警丨察的也知道很多**,同样不能说啊。喝醉了说荤段子、满嘴脏话,就是绝口不提那些秘密,这也是职业素养。”
  “噢,原来这样……”
  回到市区,樊红雨正在酒店忐忑不安等消息,听方晟说完才松了口气,笑道还以为我哥要拿臻臻的事兴师问罪,不料只是个引子,目的在于跟你交朋友。

  方晟也笑道我也算他的妹婿,不止朋友还是亲戚关系。
  樊红雨水汪汪的大眼睛闪了闪,笑眯眯道什么亲戚,我怎么忘了呀?
  来,加深一下印象……
  方晟说罢将她搂在怀里,她象征性反抗两下,身体却软如棉花,下面则泛滥成灾,急切等着他的进入!
  五星级酒店隔音效果很好,方晟不用担心她的呻吟声传出去,两人肆无忌惮欢爱了一回。
  按樊红雨的风格起码还有第二轮,但江宇那边电话如催命,一会儿省里检查组马上到,一会儿市委有紧急通知。激情之后她稍作休息便精神抖擞地驱车回去,方晟经历惊吓般的谈话,又耗尽体力,连徐璃的电话都没敢接直接蒙头大睡。下午回电话徐璃已坐到会场,压低声音说这会儿不方便,晚上联系。
  方晟本想回银山等鱼小婷的消息,但徐璃看似平淡的“晚上联系”听在耳里婉转迷离,仿佛弯了十八道山路崎岖悠长,带着无限深长的情意,不觉有些心软,遂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咀嚼中午与樊伟的对话。
  安静下来才发现房间并非如想象的那么隔音,门外不时传来低低的交谈声,还有行李箱在地毯上拖行的声音,暗想刚才樊红雨的声音八成外面也听见,这可真要了命!
  正想得出神,蓦地外面有个熟悉的声音:
  “……环境比京都那边差多了,服务态度还可以,下次……”
  紧接着有个细细柔柔的声音应了一声,声音很低地说了两句,好像在哪儿听过。
  陈景荣!
  方晟一跃而起,闪电般冲过去将门开了条缝,探出头去看时那个女人大半个身子已经进了不远处房间,后面男子果然是陈景荣!

  陈景荣根本没料到有人偷窥,或者色迷心窍,也没四下打量直接跟在那个女人后面进去,“砰”,关上门!
  日期:2018-06-3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