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4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抬头,皱眉道:“我之前就过,这帮人肯定一直打着的就是拿钱不放人的狗屁念头,你跟一帮**的人谈信誉和道德,现实么?不过,有件事你放心,我在交钱之前曾经和连青通过电话,她人暂时还没事”
  黄子荣吐了口气,点头道:“现在没事就好,再想办法吧”
  “铃!”这时车里的电话响了,安邦接起来后,徐锐低声道:“我差不多是找到劫持连青那伙人的位置了”
  “什么?”安邦直接吸了口冷气,呆了半晌后问道:“锐哥,你再一遍?”
  “从我们分开的那条路往西南一百八十公里左右,我一路追了一天半,最后发现个镇子,外面有几条轮胎印跟我们之前在现场发现的一样,当时我还不太确定,后来今天凌晨的时候,我趁机摸了进去,撬开了一户人家后我发现了一把汤姆森,也是11  23口径的,两条线索都吻合了,基本黄连青应该就被关在这里了”
  “啪”安邦弹飞烟头,问道:“里面什么状况,多少人?”

  “具体人数不清,不过这里面还有不少老人,妇女和孩子,也有拿着枪的青壮年,从我观察的状况来,这里至少得有过百号人的队伍了······”
  “呼,呼”安邦沉沉的吐了口气,道:“锐哥坐标告诉我,然后你在外面盯着,能打探就尽量打探一下情况,等我信!”
  “好,有什么问题你再通知我”
  安邦挂了电话,黄子荣当即就有点激动的道:“找到连青了?”
  “有没有办法下手救她回来?还是,我这就马联系南非政府,让他们派出军警去救人?”
  “你找南非官方,那我们查到连青在哪的消息就肯定瞒不住了,人多眼杂肯定会漏信的,至少你就没办法瞒住那个中间人易天逸,那这么一来的话后果还用我么?”安邦皱眉道。
  黄子荣一顿,想了想后道:“是这么个道理,那·····你去?”
  安邦没有吭声,而是静静的着黄子荣。
  两人对视了十几秒后,黄子荣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连青被抓了,现在老班长和九在易天逸的手里,我如果去救连青的话,他俩怎么办?”
  黄子荣顿时一愣,刚要开口,安邦接着道:“在你心里肯定是连青最重要,但在我心里,连青和老桥还有九的份量一样重,不管我的话你愿不愿意听,但我都得告诉你,一个是我女人,另外两个是跟着我出生入死的战友,我肯定谁也撇不下去”
  黄子荣咬牙道:“那你能怎么办?鱼和熊掌都想要么?你现在不可能两边人都救,你总得有个抉择吧?”
  是的,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一条岔路口摆在了安邦的面前,是选择去救黄连青,还是去救老桥和九,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衡量了。
  黄连青是未来的老婆,老班长和九是战友,如何抉择?
  向左走,向右走?
  安邦烦躁的抓着头发,叹了口气后道:“我去打个电话,等等再”
  当安邦转身的时候,余光瞥见了黄子荣失望的目光。

  安邦心里略微一颤,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后,就拿着电话了车。
  他知道,自己的犹豫,没有果断的选择去救黄连青,让黄子荣有些失望了。
  也许这个失望会给黄子荣带来极大的不满,甚至会完全影响到黄子荣以后对大圈的态度。
  但安邦有的选么?
  “咣当”安邦关车门闭着眼睛靠在椅背,很无奈的长吁短叹着:“领导者是真他ma的不好当啊······”
  站在战友这边,意味着会舍弃自己的女人,站在黄连青这边却是撇弃了战友,也会寒了人心,虽然别人可能不会多什么,但肯定有人心里会想,在安邦的脑子里,黄连青比任何人都重要!
  所以,安邦不会做这道选择题了,他需要和魏丹青商量一下,让这位最善于解题的军师给他出谋划策。
  “喂?叔,还没睡呢?”
  “你们那边一直没有确切消息出来,我能睡得着么?吧,是不是出问题了,钱交了人没回来?”
  “比这个可能还要复杂一点,我们已经把钱交过去了,甚至对方都带钱马要离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中间人忽然调集了一批人要来堵杀我们,这一点我就比较奇怪了,按理来讲那伙武装份子最大的诉求就是要钱,哪怕他们想反悔了,也可以等我们离开后再敲一笔,那杀人救没有必要了”安邦理着思路给魏丹青把之前发生的过程叙述了一遍,老魏那边听完之后就沉默了。
  此时,外面。

  单枪匹马留下来断后的永孝开着一辆破车回来了,然后敲了敲车窗,示意安邦开门。
  “回来了,孝?”
  “嗯”永孝应了一声,随即从他那台车里拽下来一个被捆着两手两脚的人扔在了地:“我留下来断后的时候,他们有伙人追了出来,我瞅准机会逮了一个,然后抢了台车给人带过来了”
  人狠话不多,我孝哥的神操作,确实牛逼,谁也没有想到独自留下来的永孝会擒了对方一个人回来。
  “叔,等会再!”安邦捂着电话了一声,然后下了车蹲在地,用手抓着对方的头发拽到自己面前,华人面孔,大概三十岁左右,饱经风霜的脸一就是有过丰富经历的人。
  “为什么要杀我们?钱我都给了,人命也要啊?”
  “我不知道”
  “唰”安邦抬手,接过一把枪后利索的撸动枪栓就顶在了对方一根手指。
  “亢”手指头被崩飞了,对方死咬着牙冒着冷汗道:“我真不知道,我只是听命的,我又不是易天逸的人”

  “什么意思,你不是那个易天逸的人?”安邦皱眉问道。
  对方喘着粗气道:“是个屁,我们是被雇佣的,属于东北亚人和安保公司·····”
  安邦顿时无言的愣住了,神情从不解到复杂然后是愤怒,但片刻之后却又出现了茫然。
  首先你得确定一件事,安邦的脑子里装的不是屎,虽然论阴谋诡计他不敌魏丹青和何征,但人毕竟不是蠢的。
  短短的几秒钟内,安邦脑袋里转了好几个念头。
  开始的时候,安邦以为人和还想着报复他们,策划了这起绑架黄连青的事,但紧接着他又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卫生间里接到的那个纸条还有桌子下面的两把枪。
  这是有人在给他通风报信,如果安邦不是事先知道了易天逸要杀他的消息,那当时他完全有可能就被当场打死在酒店里了。
  “这他ma的,我怎么有点迷糊了呢?”安邦挠了挠头皮,想起了那行娟秀的字,然后回到车又拨通了魏丹青的电话。
  “要钱可能是对方的一部分诉求,他们真正想要的可能是你的命”电话刚一接通魏丹青直接了当的就指出了他们被堵在酒店里问题根本所在。
  “永孝逮了一个人回来,对方是人和安保的,之前受雇为易天逸服务”
  魏丹青那边听完后,也顿住了,有点不可置信的道:“他们还没死心,还想着报复你呢?这他ma的心眼到这地步了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