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主任面无表情从笔记本里取出一张清单,道:“这是潇南税务局提供的永和水产店前五年纳税明细,上面显示去年也就是生意最好的一年净利润为九万,而你在榆洛买房、装修那两年水产店仅为微利,跟你说的情况不符吧!”
  纪委查案果真注重每个细节,来不得半点含糊!苗海虹暗暗心惊,换了付尴尬的笑容:
  “实话对汤主任说吧,做小生意哪有不偷税漏税?本来就是小买卖,如果按实纳税根本赚不到钱呐。因为进货、拿货全是现金交易,怎么做账就看税务局查得紧不紧,一般来说都做成微亏微利,偶尔逼得紧也交点税,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作为领导干部家属做生意更应该遵纪守法,按实纳税,可不能带头投机取巧钻政策空子,那样群众影响多不好。”汤主任说。
  苗海虹暗骂关你屁事,你个纪委还查偷税不成?嘴上却笑道:“汤主任说得对,回头我就让爱人如实做账,决不贪小便宜!”
  “即使按你所说的爱人每年三十万计算,也对不上总额,”汤主任拿起计算器道,“那套房子加车库总共将近一百万,你是一次性付款,然后装修用掉四十多万,加起来就算一百四十万吧,跟你家总收入似乎合不拢……”
  苗海虹强笑道:“怎么会合不拢?我家老陈做了八年水产就净赚一百多万哩。”说到这里她已经隐隐感觉不对劲。
  樊伟沉吟片刻,道:“既然提到宋家,不妨开诚布公吧,你跟我妹妹做了非常不妥当的事……”
  方晟羞愧地低下头:“我很内疚……”心里却大叫冤枉,自己明明被急于要孩子的樊红雨下了烈性催情药,一发不中后来专门跑到梧湘大干两天,如今却要背负花心大萝卜的罪名。
  “众所周知你和白翎有个儿子,他有可能是白家唯一的血脉;宋家宋仁槿这一脉是长子长孙,孩子的地位可想而知;再加上于家……要不是我做过周密的背景调查,简直怀疑你这样遍地撒种是别有用心!”
  说到这里樊伟两眼射出严厉而愤怒的目光。
  方晟连忙解释:“当初在黄海认识赵尧尧和白翎时,我根本不知她俩的出身,而且……”

  “这些我都知道,包括她俩与你接触的细节,否则你焉有命活到现在?”樊伟声音压得不能再低,“你以为鱼小婷很厉害么?我手底下有比她更厉害的!”
  “多谢大哥……”方晟想说“多谢大哥不杀之恩”,再琢磨觉得江湖习气太重,何况樊伟也有虚张气势的意思,尽管贵为情报部门大总管,也非想杀谁就杀谁。
  樊伟连喝两口咖啡平息情绪,续道:“近两年你在京都很活跃,先后结交了新太子党陈皎、燕慎等人——也可以说是他们主动跟你接触,目的是什么?大家都在下棋,棋盘上合纵连横,各有算计,但围棋的特点是越到最后棋盘上的空间越小,谁能从乱军中脱颖而出就看各人本事了……”
  “旁观者清,大哥看好哪一方?”方晟饶有兴趣问。
  “无论哪派上台,都需要我这个部门和我这样的人才,或者说忠实的看家狗也无妨,”樊伟自嘲道,“对我来说没啥影响,可樊家需要一个正确的判断,因为它将决定整个家族生死存亡。”
  “大哥的判断是……”
  “我没有判断,”樊伟道,“世间没有能掐会算的活神仙,穿越时空预见到十年、十五年后的政局,太多未知因素、不可测变数,还有蝴蝶效应,都将造成不一样的结果。”

  方晟略有所悟:“大哥打算改变过去的做法,不站队,不持立场,广交朋友?”
  “你不也是这么做的吗?跟陈皎、燕慎打成一片;跟宋仁槿密谈;跟吴郁明化敌为友,这些人,将来也许都是你的敌人。”
  方晟真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与宋仁槿的密谈,两人自以为非常隐密,还是被樊伟发现;与吴郁明不过是机场偶遇聊了几句,也落在樊伟眼里。
  可见自己一直是樊伟重点关注的对象,而且很可能不是樊伟个人行为,是得到最高层的授意!
  “如大哥所说,未来是难料的未知,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所以我的眼里没有敌人,”方晟微笑道,“如果一个从三滩镇出来的大学生村官,竟然把陈皎、吴郁明当作天生的对手,下场会很惨。”
  樊伟怔了怔,长时间啜饮咖啡似乎在思索什么。方晟也不再说话,拿小匙在杯里慢慢搅拌。
  “还回到当初的问题——关于取消通缉令,”刚才的隔空交火樊伟没能从气势上压住对方,不得不重新评估方晟的实力,“你要给我三个明确答复,一是通过什么官方渠道,有无说服力?二是我凭什么撤销?三是撤销后她打算干什么?”
  “省刑警大队提交内参,证明人有那天夜里参与搜捕行动的所有特警队员,份量够不够?”
  “可以。”
  “撤销的理由,摆在台面的是出手救获银山市长等四人,挫败国外势力深度插手**的阴谋,同时击败FBI情报专员杰森,为反恐小组击毙他打下良好基础,”方晟转动咖啡杯道,“私底下呢,如果大哥愿意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以后大哥若想结识谁或许我能从中引见,比如陈皎。我还乐意向于家、白家转达你的善意,为两年后换届提前准备……”
  后面两句话说中了樊伟的心思。
  作为身上贴有传统家族新生代代表标签的樊伟,十分渴望与陈皎、燕慎等新兴势力接触,淡化被外界渲染得浓墨重彩的敌意。此外陈皎表面在政策研究室工作,级别也不算很高,但另一个密不而宣的身份是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成员,无论樊伟领导的部门,还是白翎的反恐中心,以及国安局等都归领导小组管辖,可想而知在人事方面拥有很大的建议权。
  另一方面于白两家结成松散的联盟后,对樊家压力很大,军委高层在不少人事安排上开始倾向白家。例如两个月前西北军区司令一职的争夺,竞争者有三人,一个是樊老爷子亲自从士兵一步步提拔起来的副政委;一个是白老爷子在军区任职时的老部下,现任副司令;一个是目前军委副主席的爱将,也是副司令,专门从沿海调到西北就是打算接班。西北军区是全国七大军区之一,军区司令地位的显赫和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因此各方势力铆足劲激烈厮杀。原本军委副主席十拿九稳让爱将接任,见白樊两家动了真怒也不禁暗暗咋舌,愈发有了退让之意,后来索性率先出局。

  眼看军委内部摆不平军方两大支柱的矛盾,不得不提交给一号首长定夺。此时换届新方案已在京都高层兴起轩然大波,各派势力展开白热化争论,这个节骨眼上军方要保持中立和稳定,因此一号首长不置可否地在方案上签了个“阅”,原封不动退回军委,暗含的意思是仍由军委内部协商。
  在这关键时刻,于云复突然出手做了两桩饱含政治信号的决定——在京都高层任何行为都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军委高层形成非常强烈的震撼,终于意识到原来于家真的支持白家,很快达成一致,由白老爷子的老部下担任西北军区司令!
  日期:2018-06-30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