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606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不知为何,在冥冥却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地促使他和灵儿相见。像这次在高崖口村的调查一样,他们明明从不同的地方而来,最后却又走到了一起。
  或许是因为他和灵儿之间的缘分还未尽吧?
  齐阳忍下一身的伤痛,艰难地爬起身。他适应了强烈晕眩后,便扶着墙慢慢地走到桌旁,拿起药碗将仍然滚烫的药汤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
  良药苦口,但齐阳却能品出汤药属于草药特有的清甜,正如灵儿对他的一片深情。
  ---
  过了一会儿,客栈外头喧闹了起来。
  原来是济苍雨一行要回妙峰山庄了。
  不少高崖口村的村民带着家里的产出过来为济苍雨他们送行。
  “灵儿,别难过了!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阿阳。说不定你们很快又能相见了呢?”钟龚不忍见灵儿愁眉苦脸,忙安慰她。
  “我知道。”灵儿低语,“我只是担心他身的毒。”
  “你放心吧!虽然守卫在村口的逸兴门人不知阿阳的下落,但他们回分坛一打听能问到了。你留给他们的药方一定能送到阿阳的手里!”钟龚肯定地说。

  灵儿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松开紧蹙的眉头。
  灵儿留给逸兴门人的那个药方是她精心研制的。她选用的都是性的药材,在解去齐阳身的余毒的同时,避免了各种寒性的药材对齐阳身体的伤害。
  “出发吧!”济苍雨宣布。
  灵儿这才念念不舍地了马车。
  而这一切都落入齐阳的眼。

  原来这家客栈二楼的客房都紧挨着大街,站在客房的窗前能看到客栈外的情形。
  齐阳虚弱地靠在窗旁,目送灵儿的离去。
  服过药后,他的毒已完全解去,但他的身体却还很疲惫。
  可他没有工夫休息。他必须赶回流村分坛,用分坛的飞鸽传书联络总坛,尽快把这次的调查结果报门主。
  当然,他也可以用血鸽传书地联系门主,然而他怕是没有更多的血可以再随意挥霍了。
  济苍雨带着众人拐到北峰寨接了济烈父子后浩浩荡荡地了妙峰山,终于赶在天黑前到达了。
  夕阳染红了天边的云彩,而柔和的霞光则为妙峰山的山头披了金色的纱衣。黄昏下的妙峰山一如既往地美不胜收。
  然而灵儿此时却无心欣赏,更找不到当年那种踏着夕阳回家的惬意。

  “终于回来了!”钟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缰绳递给弟弟,到马车旁扶灵儿下来。
  灵儿撩起裙摆,在钟龚的协助下走下马车,抬头看向门楼刻着“妙峰山庄”那四个金漆大字的牌匾。
  “灵儿有好些日子没回家了吧?”钟龚笑道。
  灵儿的确有好些日子没回妙峰山庄了,她也一直把妙峰山庄当作自己的家。可此时的妙峰山庄在她眼却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灵儿一直不知宛如人间仙境的妙峰山竟是葬月派的遗址,而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像一场梦魇,让她时刻无法忘却。
  “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钟龚看出灵儿的异样,关心地问道。
  “累了进去歇会儿吧!济焘应该准备好晚膳了。”济苍雨说。
  济苍雨提到的济焘是妙峰山庄的二管家。若济烈跟着济苍雨出门,山庄里的事由济焘打理。
  “俊儿也累了吧!为父带你去妙竹院。以后你住在那儿。”济苍雨搭着许俊的肩膀,带他往里走去。
  钟龚接过灵儿的包袱,笑着说:“瞧师父高兴的模样,他盼这一天可是盼了十几年啊!”
  跟着钟龚走进妙香院,灵儿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你不把包袱放回妙语院吗?”钟龚不解地问。

  “又没多少东西,先搁这儿吧!”灵儿有气无力地说。
  “看来我的好灵儿是饿了。都怪你在客栈时不吃东西!阿阳还在时,你忙着抓药、煎药;他离开后,你又闷闷不乐吃不下东西。”钟龚心疼地说。
  听钟龚提到齐阳,灵儿忧伤地垂下了眼眸。
  “我去给你端些糕点来吧?”钟龚转身要离开,却被灵儿拉住。
  “钟龚哥别去了,我不饿。”灵儿松开手,低语道,“我只是觉得回来以后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没事可做?”钟龚不解地问,“你平日一回来不都是迫不及待地去看你在妙赏院里种的宝贝草药吗?”
  “有桂姨帮我照料着,它们不会有事的。”灵儿无精打采地答道。
  “灵儿,我看你不是累了,而是害了相思病!”钟龚调侃道,“这才刚离开阿阳半日,你想他了?”
  “我……”灵儿想反驳,却觉得有些无力,她的确很想念齐阳。
  “被我说了吧?”钟龚得意地说。

  “才不是呢!”灵儿赶紧辩解道,“我只是……只是担心他的毒,也不知解了没有。”灵儿说着,眼眶红了。
  钟龚见状大急,说道:“我的好灵儿,你别这样!我以后不提阿阳是了。”
  没想到钟龚这么一说,灵儿的眼泪开始哗啦啦地往下掉。
  钟龚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这都怪俊师弟!若不是他极力劝阻师父,师父会将阿阳带回山庄养伤,也不会让逸兴门人把人带走了。”
  原来钟龚并不知道济苍雨把齐阳单独留在客栈一事。他以为是济苍雨让逸兴门人将齐阳带走了。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灵儿坐在妙赏院的亭子里,对着圆圆的月亮发呆。
  “若昨夜阳哥哥的毒没完全释放出来,那今夜他也不会好过吧?”想到这里,灵儿重重地叹了口气。
  “灵儿,怎么又在叹气?”钟龚缓步朝这边走过来。
  “钟龚哥,你还没休息呀?”灵儿垂眸道。
  “我听允说你用完晚膳后一直坐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钟龚说着,在灵儿身旁坐下。
  知道钟龚在担心自己,灵儿歉然道:“我没事。”

  “你若想见阿阳,等祭拜完师娘,我和师父说一声,我和钟珑带你回京城去。”钟龚说。
  “真的吗?”灵儿眼前为之一亮。
  “真的!也分开几日的工夫,你别再唉声叹气了。”钟龚劝道。
  “其实,我不只是因为担心阳哥哥。”灵儿说出心事,“我觉得山庄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一样?”钟龚不禁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
  “是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灵儿解释道,“你们应该知道关于葬月派的事情吧?”
  “葬月派?灵儿你都知道了?”钟龚皱眉问道。
  灵儿点了点头。

  “其实师父也是怕你会害怕,才一直瞒着你。”钟龚说。
  “害怕?”灵儿不解。
  “庄里关着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谁都会害怕的!”钟龚理所当然地说。
  “大魔头?关着还关着大魔头?”灵儿震惊地看着钟龚。
  钟龚一愣,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心想:“糟了!灵儿不会还不知这件事吧?”
  “我的确不知晓,钟龚哥你快说呀!”灵儿催促道。

  钟珑犹豫了一下,才说:“都怪我不小心说漏了嘴。既然如此,我告诉你吧!你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日期:2018-06-30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