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3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肯定不是大圈的手法,绝对的!”苏蔓手托着腮帮子,笃定的道。
  另外一头,香港。
  最近几个月来大圈自从逐渐触顶以后,除了忙着捞钱确实没有再起战火了,日子过的比较安稳和惬意,一直都在朝前走向钱的状态。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饱暖思淫欲,特别是对一帮二十五岁以不到三十岁的青年来,躁动的荷尔蒙始终是不太安分的。
  “哥,有个事我得和你一下”王莽扣着裤裆,羞涩的跟安邦请示道:“我想请个假,时间略微可能有点长”
  “干啥去啊?”
  “我想······结个婚”
  “唰”安邦顿时愣住了,王莽咽了口唾沫,继续道:“我和果呢也处了差不多快两年了,此时已经到了郎情妾意的阶段,最近我俩商量了一下,彼此的状态就是她爱着我我也稀罕着她,那双方都没有再拖下去的打算了,不如就干脆步入婚宴殿堂得了,最关键的是过年那阵回家,我妈老嘟囔我你都不了,是不应该考虑下个人问题了?你隔壁谁谁谁家,孙子都能打酱油了,你是不是也该有点动静了?”

  “唰,唰”安邦眨着有点没太反应过来的大眼睛,无言的着王莽。
  九十年代,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绝对已经算是晚婚晚育了,特别是大圈这帮人基本都处于这个年龄段,除了赵援朝因为跪舔吃软饭的原因,前两年进了围城,其他的人全都属于单着的状态呢,也就王莽因为英雄救美而捞了个姑娘。
  “哎,你你倒是话啊······”
  安邦轻吐了口气,点头道:“莽子你能走出这一步,哥很高兴,都他ma这个年纪了,是该考虑下这个事了”
  “嗯,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和果打算最近回内地一趟,跟家里人见面商量商量,我俩觉得婚礼可能得两头办了,香港和内地那边都得弄,但有点麻烦的是我爸妈肯定来不了香港·····”
  王莽喷着涂抹星子完全沉浸在了即将脱单的喜悦中,而没有注意到安邦此时的神情开始有点落寞了。
  “哥?你这怎么眼圈还红了呢?”王莽了半天后才发觉安邦扭着脑袋,情绪颇为落寞。
  “啪”安邦掏出烟来点,强笑道:“没事,替你高兴”
  王莽搂着安邦的肩膀道:“哥,你的个人问题其实我觉得不是难事,黄奶奶不在了,你不是还有个姑奶奶呢么?”
  “滚他么犊子,我有几个胆子敢去撩你敏姐啊?”安邦笑骂着道。
  “我真没和你开玩笑,哥,你最近挺躁动的,青春无处发泄,你你脸都起了好几个大包了,别憋着了,行不?”
  “滚,滚,滚,准奏了,你赶紧带着你的苹果回去请安吧······”
  王莽走了以后,安邦落寞的呆坐了许久,手里摩挲着一个钱包,里面夹着一张相片,一男一女依偎在一起,脸洋溢着笑意。
  安邦始终都不认为他和黄连青已经走了陌路,这不是错觉也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歇斯底里的固执,而是躁动的青春下,那一腔热血的爱情让他认为,我若执着的爱着你,你必然会再次归来。

  南非,开普敦。
  一家远洋公司,下午四点左右,一个穿着身OL制服的年轻女子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秘书站在办公桌前,轻声道:“黄总,我们在港口的工程现在已经进入了后期收尾阶段,估计再有三个月南非的码头就能全部竣工了,不过在这期间还有个问题就是,郊外的物流集散中心暂时还被搁置了下来,可能工程需要往后延期了”
  “政府是什么法?”
  秘书道:“政府的意思是,最近南非政局有些混乱,反叛武装一直不太安稳,种族主义闹出来的冲突一直都没有缓和,为了保证开普敦的安全需要,暂时停止开普敦四周的开发进度”

  “开什么玩笑?这里是开普敦,是南非最重要的城市,那些闹种族主义的叛军都在和津巴布韦交界处一带活动,什么时候蔓延到这里了?”
  秘书无奈的摇头道:“黄总,南非政府这边最近确实很混乱,他们给出的辞虽然是打马虎眼,但我们也没有条件拒绝的······”
  “不行,这个物流集散中心,必须要按时建成,不然港口建设完毕货物到港我们无处存放的话,是会对运输有很大影响的”黄总拧着眉头跟秘书道:“马和南非政府联系,他们有什么诉求!”
  南非国内的治安一直都不太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白人和黑人之间贫富的差距而导致的。
  白人的收入最基本的都能保持在一年两万左右的美金,南非的白人可以开着皮卡车拎着猎丨枪丨打猎,烧烤,甚至乘坐自己的直升机巡视自己的牧场,庄园,日子过的相当潇洒了。

  而南非的黑人一直都处于最低生活水平线,连日常温饱都难以保证。
  所以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冲突一直都在呈现加剧的状态,特别是在一些偏远地区,甚至还有很多黑人的武装。
  “好的,黄总我去和政府沟通一下”
  “去吧,注意措辞,该强硬的时候一定不要松软”
  “啪嗒”女人手里的笔掉在了办公桌,她靠在椅子略微有些疲惫的堆下了身子,伸手轻揉着鼻梁两边,心思之间一时有些复杂起来。
  正常来讲,三个月之内开普敦码头工程完工,她在南非的工作也就全部结束了,将会返回香港。
  这段期间,她的心里就略微有些起伏不定了,因为这个时候的香港她有些憧憬,也有些抵触,向来果断的性子对此也一直都处于徘徊之间,不知该如何选择。
  但是码头的物流基地出现了差池,她就还得耽搁在南非,暂时不能离去,那些抵触和憧憬也暂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哗啦”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躺着一副相框,照片中一男一女依偎在一起,脸洋溢着笑意。
  距离和时间的相隔,并未冲刷掉人心中的挂念,也许会更重了一些?
  “不知你是否安好?我还可以······”
  另外一头,两天后的远东人和总部。
  “咣当”苏蔓推开苏建军的房门,语气急促的道:“哥,有准信了”
  在远东地区经营了快十年的人和安保公司,不敢人脉和关系通天,但也是能在远东砸起一片水花的。
  两天的时间,人和的管理层四面出击到处打听,通过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深入到了远东军委会内部,探听出了这次人和被查封的一点底细。
  打招呼查封人和安保的确实是来自军委会内部的一个高级官员,但这个高层一直的理念都是比较亲中的,哪怕是在中苏关系最紧张的时期,他也许向来都是和稀泥的态度,非常完美的扮演着苏联老大哥的角色,在人和没有得罪他的情况下对方是不应该突然朝苏家兄妹来一刀的。
  所以,这么一来苏蔓和苏建军就品出来了,这肯定是国内有人打招呼了,对他们人和有点不满,封了你的公司,冻结了你的账号,抓了你的几个高管,似挺严重的处理,其实白了没有啥损失,当然了这个没有什么损失的前提是,公司得能被解冻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