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83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长青也吓着了,然后在她发飙之前大叫道:“有本事,你等我两个月,两个月后我跟你决斗,看我能不能把你打哭。”
  白玉胸前团子被抓了一下,心里怒火别说多大了。
  她是什么身份?现在居然被一个小山村的臭小子袭了胸,简直是气得庙都要炸了,更离谱的是,这家伙还敢朝自己叫嚣,两个月把自己打哭……,打你妹啊打!
  “好,就给你两个月,你要是做不到,我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白玉一声怒喝,手上一用力,顿时将刘长青摔在了地上。
  刘长青咬着牙站起来,哼哼着说道:“好,两个月后,你等着哭鼻子吧!”
  白玉冷声道:“你要能打败我,我跪着给你舔~脚趾头。”
  她真是气坏了,心里已经想好,到时候一定要给他一个深刻到害怕的教训,根本没想过太多将这句话脱口而出,这也是她在军队中的本性使然,强大的自信让她绝对不会去想输掉的情况会是什么后果。
  一场闹剧就此终结。
  之后,村委还是讨论了一下刘长青承包那块山地的价格,本来按桂花嫂的意思,那种白地根本没人要,刘长青在那里收拾收拾,还能变成田地,要什么钱啊,免费好了。

  但刘长青不是这么想,他种药材是奔着发财去的,以后用自己种的药材泡药酒,卖出高价;到时候肯定会有人眼红,就比如牛老六这样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跳出来使绊子。
  所以,合同一定要订,价格什么的也明确写上。
  这一点,苗晓曼相当支持,并且在会议上说道:“刘长青这次用山地种植药材,也算是为咱们牛家村建立典型,如果效益好,村里可以借鉴,树立榜样;所以,村里还是以扶持为宗旨,费用就象征性收一点,就定为一千块一年吧!”
  一千块,那么大一片山地,的确跟白送的一样了。
  刘长青当场就跟村里签了合约,盖了手印。
  离开村委的时候,经过白玉的身边,她那眼神让刘长青感觉浑身发毛,暗想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不正常,哪里有这么冷酷的,就像要杀人一样,这是女人还是女机器人?
  “记住了,两个月!”
  白玉冷冷的丢出一句。
  刘长青点点头:“当然,两个月后见分晓,记住你自己说的赌注,到时候别嫌臭。”

  白玉脸一寒,又要发作。
  见两人剑拔弩张,苗晓曼连忙拉着刘长青到一边,然后小声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就是说回去后她会好好跟白玉说说,有机会跟她道个歉什么的,还说白玉这个人是死板的性子,别到时候真的被她打的满地找牙……牙齿补起来可不是自己的了。
  刘长青摇摇头,他有嫂子夏青薇这样一名奇女子帮忙,已经开始在练习千针打穴手,回去就开始好好练习,就不信打不哭这个恶女。
  看着刘长青离开,没有接受自己的建议,她就摇摇头。
  但是一想,白玉又不会长久在这里居住,两个月肯定熬不到,自己有点杞人忧天了。
  回去的路上,刘长青心里想着事情,不料在经过拐角的时候,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对方哎哟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刘长青的反应还算快,连忙一个抢步上去,在女人摔倒之前将人拦腰抱住,然后才看清楚正是村花李香君。
  “大……香君姐,怎么是你?你腿能走了吗?”刘长青想起来,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给她针灸了。
  李香君看见刘长青,脸蛋就是一红。

  而且这个时候腰被抱住,感觉一下子身体就软了,但是在这个光天化日之下,她可不敢太出格,连忙挣扎着离开,微微埋怨的说:“刘长青,你怎么走路带风,那么着急做什么啊?我已经走得很慢了,要是撞到个老太太可怎么办啊?”
  说话间,还真有个老太太经过,是刘长青隔壁家的七婶。
  七婶刚刚还正好看见李香君跟刘长青纠缠了一下,心里就直打鼓,暗想这两人不会搞一起了吧?李香君是个狐媚子,男人又不在身边,刘长青最近又闲在家里,这可能性还真大了;想当初,她儿子刘关根可也念叨了好久的李香君。
  刘长青看了眼七婶,就知道这位村妇在想什么了,就说:“七婶啊,你来得正好,大柱嫂子腿还没好,估计伤势又发作了,刚刚差点摔倒,我一个男的不方便,你就行行好,把她扶回家里去,我回家拿银针工具,一会给她打打针灸。”
  七婶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刚刚还不停转动的小眼睛也就不转了,八卦之火熄灭,连忙道:“哎哟喂,香君啊,你的腿上次伤得多严重啊,几个男人看到都发憷,这才几天,你就敢下地走路,你是不要腿了吧?”
  七婶心地还是好的,连忙扶着李香君,还跟刘长青说:“二狗子,你现在都是医生了,还顾忌这些干什么?医生嘛,什么都要看,要是有女人找你看妇科,你看不看?”
  “啊——”刘长青大叫一声,昨晚那王小玉还真这么说过,如果她再来,自己还真给她看啊?
  “呵呵呵,看把你吓的,果然还是个小娃子。”七婶打趣着,又开始叨叨李香君,然后李香君说孩子最近有点咳嗽,陈家老太太最近又风湿病犯了,不能走路,她只能自己去买药。
  七婶叹了口气:“作孽啊!你男人陈大柱真忒么不是个男人,抛下你们孤儿寡母加一个老太太,这可怎么办啊?”

  很快到了陈家。
  陈家老太太果然坐在大门口,小孩子放在摇篮里,这个时候看见李香君被搀扶着回来,立即吓的跳起来,可腿脚不方便,差点还摔一跤:“香君,你怎么了?”
  李香君其实没事,可为了圆刘长青的谎言,只好装作走路不能用力:“娘,我的腿……有点痛,不知道是不是复发了。”
  “啊——,那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啊!”陈老太太一说又要开始号丧,骂他儿子不是个东西,反正这都成常态了。
  刘长青道:“婶啊,有我在,没事,没事,你放心,我一定把她治好,我先回去一下,马上过来。”
  等刘长青回家,将合同放下,又拿了针灸去陈家,七婶已经走了。

  李香君抱着孩子道:“长青,你看我这孩子,咳得脸都红了,你能不能先帮他看看?”
  李香君的儿子叫陈俊智,小名小宝。
  名字倒是取的好,又俊又聪明,只是现在还很小,一周岁还差一个月,哪里看得出俊不俊。
  说起来却是个苦命娃,陈大柱现在连家都不敢回,家里现在除了这栋楼房还像点样子,钱包里那真是没有钱了,连奶粉钱都不够,需要亲戚接济。
  刘长青博闻强记的跟夏青薇学了不少时间把脉,对感冒咳嗽的脉象已经基本掌握,这个时候给陈俊智把了把脉,再看看他的喉咙,基本有数了:“没事,不用担心,只是一点小感冒,没发烧,喉咙有点发炎……我给他针灸两次,多喝点水,过两天就会没事了。”
  寻常的小毛小病,是现在刘长青学习的重点,很有把握。
  但是给小孩子针灸,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小孩子会乱动,然后一些比较特殊的穴位不能针灸。
  李香君和陈老太太听了之后松了口气。
  刘长青道:“这样吧,小孩子针灸的时候一定不能让他动,在这里不方便,还是回屋里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