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1 17:38:59
  第286章 四爷的网
  鸭屎并没有继续追问简鱼家里的情况,不过冥冥中多了一份责任感。既然这个孩子到了自己身边,他就有足够的理由让她活着离开这个是非的地方。
  鸭屎走到床边,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知道大伯的坟在哪儿吗?”
  她的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给我师姐送礼的事情,我帮你安排。你会不会听话?”鸭屎问道。凭他对女孩子的了解,她认为简鱼一定会听话。

  她的头继续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鸭屎极为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她双眼连续忽闪了七八下,极为不解地问道:“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鸭屎解释道:“如果你听我的话,我带你去大伯坟上看看他。”
  “嗨,他都死了,坟有什么好看的?”简鱼极为失望地撇着嘴说道。
  鸭屎原以为,她会像自己一样重感情,没想到这孩子没心没肺的。鸭屎继续说道:“他是你大伯啊,你怎么连大伯的坟都不去看看?”
  “喂喂,”她极为不悦地说,“我根本就没见过我大伯,我去他坟上看什么?看黄土啊?”
  鸭屎突然意识到,要想留住她并管住她,必须动点心思。鸭屎想了想,随后问道:“你来微山最想干什么?”
  “和你比试一下。”她双手以握枪的姿势,对准鸭屎道,“上次上海地下不算,咱们在微山再比一次。破庙的这回也不算,是我不小心滑倒了。咱们再比一轮。”
  鸭屎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腕,非常虔诚也非常认真地说:“小妹妹,我给你跪下了,我承认输了,需要的时候,我随时可以昭告天下,就说你打败了我。只要你答应我,别乱跑就行。”
  简鱼将手臂从他手里抽了过来,极为鄙视地斜眼看了一下他,略有不满地说:“你当我是小孩吗?这是作弊,我是作弊的人吗?我走江湖那么多年,什么时候作弊过?”
  鸭屎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随后说:“我有一笔大买卖,恐怕我一个人拿不下来。如果你真的原意,咱们一起干。前提是,这几天你得听我的。”

  “什么大买卖?”简鱼立即凑到了床沿,双眼睁得老大,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趣。
  “哎,”鸭屎道,“这么大一个明珠。”鸭屎故意用手比划着,说这明珠有鹅蛋大小。
  简鱼极为感兴趣地说:“什么时候动手?”
  “等我二姐结了婚,我就立即下手。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鸭屎摇头说,“又难又危险,很多人都不愿意干。”

  “算我一份。”简鱼拍着她不慎丰满的前胸大声说。
  “好。”鸭屎道,“这几天,你哪儿都不能去,在我这里待着。”
  “那给你二姐的礼物怎么办?”简鱼失望地说道。
  “你就把这个凑合给她得了。”鸭屎指着旁边的项链道。为了免于耽误事,他也只好牺牲金含蕊的项链了。
  没想到简鱼大怒道:“这东西被你拿到了,已经不算我的了。我不要。”
  “如果你相信我,我借给你一个礼物,然后你帮我偷明珠,算是还我。”鸭屎道。
  “好,一言为定。”简鱼撇着嘴,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像个大人一样,握了下鸭屎的手。

  “睡觉吧。”鸭屎道。
  “睡不着。”简鱼说。
  “闭上眼,躺在床上别动。”鸭屎道。她果然照做,鸭屎将项链扔进口袋里,离开了屋子。
  鸭屎回到自己的屋子没多久,天就亮了。天刚亮,金含蕊就嚷着要见鸭屎。鸭屎走了过来道:“太阳还没出来,你抽什么风?”

  “你才抽风呢。”金含蕊道,“不给我找到项链,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鸭屎从口袋里掏出项链,走到她身边,给她戴在脖子上道:“回屋睡觉去。待会有事找你商量。”
  “你在哪儿找到的?抓到小贼了吗?”金含蕊好奇地问道。
  “回去睡觉。”鸭屎强制性要求道。
  “哼,装什么装。”她生气地走回了屋子里。
  鸭屎在湖西一个隐秘的地方见到了李一强,对他说道:“你这边多花点钱,再组织点儿人。之前被淘汰的人,如果还在周围,也可以吸纳进来。”
  “怎么了,四爷?”李一强不解地说,“这两天不是林场附近,把李一刀、通天鼠调拨的人带过来吗?”
  “我已经找人看过了,李一刀给的是老弱病残。这些人也只能壮壮声势,不能真正上前线,一旦遇到正规军,基本上都是死。通天鼠给的人都是中等的人,他整天训练的那批精锐,全部握在自己手里。这些暂时都不是大问题,一旦打起来,我会调动他们所有的人都参与。不过,暂时我们得加人。”鸭屎道。
  “这件事交给我了,我知道附近还有几组小势力,我回头把他们都容纳进来。”李一强道。
  “这样最好。”鸭屎道。
  “四爷先去忙吧。回头有进展,我再跟你说。”李一强道,“另外,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如果我还活着,你要把李一刀给我。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一抹红的仇,我一定得报。李一刀必须死在我的手上。”
  “你是我的长辈,我尊重你。如果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李一刀还活着,我会把他交给你处置。如今,我们用得着他,他不能立即死。”鸭屎道,“目前,咱们打的是他的旗号,师父和鸡头米马上就能知道。”
  “有你这句话就行。”李一强道。
  鸭屎刚要走,李一强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说道:“四爷,小兄弟在运河上截了个给宁十三送礼的。也没什么重要的礼金,只有一个破柜子。他说自己是微山人,还说认识四爷。四爷你要不要见见?如果不见,我就拎出去喂狗了。”

  “既然认识我,那我就见见吧。再说,给师父送礼的,也未必都是坏人。”鸭屎道。
  李一强带鸭屎走过一个小树林,来到了一座院墙旁边。走进院子,鸭屎就发现一个男子,浑身脏兮兮地被绑在了木桩上。
  鸭屎第一眼并没有认出他来,等他走近了一看,立即认出了是胡远见。
  “胡老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鸭屎道。
  一看是鸭屎,胡远见长叹了一口气道:“见到你,总算死不了了。”
  “你们认识?”李一强不解地问道。

  “老朋友了。把他交给我吧。”鸭屎道,“这都是误会。”
  李一强赶紧让一位兄弟给胡远见松绑了。
  “胡老板怎么来了这里?”鸭屎不解地问道。
  “哎呦,你们把我的柜子放哪儿了?这个可是值钱的古董啊。”胡远见着急地说道。

  “屋后呢。”李一强道。
  李一强带大家来到屋后,两个站岗的兄弟,正坐在柜子上抽烟。柜子顶上落了很多烟灰。鸭屎第一眼看到柜子,立即想起了柜子的意义。
  他在上海的时候,与黑蜘蛛一起探地下世界的时候,误入了弗朗索瓦的藏宝室,在里面见到过这个柜子。
  “多谢他还想着。”鸭屎感叹地说道。
  “他一直感念四爷的救命之恩呢。”胡远见道,“如果不是因为各方面都不方便,他说不定会亲自送给你。”
  “你运一个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何一个人来,太危险了,你不知道微山这边不太平吗?”鸭屎问道。
  “我带了五个人来的,他们都被你们的人给抓了。也不知道关在了哪儿。”胡远见道,“他们都是小宋江在上海曾经的手下。”
  一听是小宋江曾经的手下,鸭屎立即表示了极大的兴趣,赶紧问道:“李老大,他们五个在哪儿?”

  “关在湖边的水牢里。”李一强道。
  “赶紧放了,带他们来见我。”鸭屎道。
  这五个兄弟被李一强的人在湖里折磨了一番,随后被带到了鸭屎身边。鸭屎立即将他们编入了自己的队伍中。这五个是上海黑道混的,比鸭屎身边的人机灵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