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2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圈已经有资本可以腰杆很硬的站出来了,孩子!”
  茶楼里,黎主席和杨处长坐下后,就点了份早茶,边吃边聊了起来。
  但是,两人话刚起了个头,茶楼的门被对开后,一个穿着褪色了的绿色军服青年就漫步过来,然后“哗啦”一下拉开椅子,坐在了两人中间。
  “老板,来份肠粉”安邦抻着脖子喊了一句。
  两人同时着安邦,黎主席皱眉道:“这位先生,您坐错了吧?”
  安邦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然后淡淡的道:“没错,我和你都是一个意思,为了许安杰的案子来的”
  黎主席放下手中的筷子,靠在椅背了安邦几眼后,从他那标志性的一身装扮有点回过味来了:“大圈的人?”

  安邦举起茶杯冲着他示意道:“安邦”
  “唰”两人都愣了,似乎没想到安邦会这么突兀的就找了过来。
  安邦接过老板递来的一份肠粉,拿起筷子扒拉了几下后道:“我一直觉得香港是个不太公平的地方,因为首先司法就不太公正,比如我刚到香港的时候在码头扛包,工友们告诉我码头抽成的现象很严重,你赚的钱至少得有三分之一被人给抽走了,我就问他们不给不行么?工友不给你就别干了,还得受一顿皮肉之苦,我又问丨警丨察不管么,报警不行?他们,丨警丨察和码头的人是一伙的,我们被抽走的钱有一部分就是交给丨警丨察的”

  杨处长皱了皱眉没有吭声,黎主席道:“这是生存的规矩,收钱的人会付出很多你们想不到的成本,这个钱不从你们身出,从谁身出?”
  “秃噜,秃噜”安邦大口的吃着肠粉,一边吃一边笑道:“这位先生你肯定没有穷过所以你话的时候腰不疼,又或者是你也曾经收过这种钱啊,才为人话的?”
  黎主席脸忽然就怒了,杨处长在旁边接话道:“安先生,这位可是香港立法院的副主席黎正堂先生,你的话可是给他刺痛了,因为他就是定规矩的人”
  “呵呵,难怪呢”安邦几口就把肠粉吃完了,拿纸巾擦了擦嘴后斜了着眼睛问道:“黎主席,我来也不是为民请命的,我就是想问问你,知道许安杰的案子为什么会漏的这么快嘛?”
  “你们干的?”黎正堂拧着眉头道。
  “抛开是不是我们干的不,就许安杰,他自己不黑的话他会出问题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的缝裂的太多了·····”安邦完,忽然转过身子靠近黎正堂后,用仅仅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黎主席,你要是有人刻意像研究许安杰这样来针对你,你能不能受得住这个算计?”
  “啪”黎正堂一手拍在桌子,咬牙道:“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哈哈,玩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黎主席你肯定身正不怕影子斜”安邦畅快的笑了笑,随后根本就不去管黎正堂了,扭头和杨处长道:“有人ICAC的处境一直都很尴尬,本来是为了反腐而成立的,可是这么多年来却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抓过的最大的一条鱼也不过就是个督察和警司那种级别的,现在抓了许安杰杨处长,你有没有一种打了鸡血的兴奋感?”
  “没有兴奋,我们的压力可是很大的”杨处长了一眼黎主席,笑着道:“自从许安杰被抓,不知道有多少个电话打进了ICAC,就连港督都亲自过问了,情的人有很多啊”
  安邦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漱嘴,然后点了根烟,轻声道:“杨处长,ICAC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啊?”
  “廉政公署是一个与所有的政府机关相脱离的独立的反贪机构,成立以来,一直以执法、预防及教育等三管齐下的方法打击贪污,致力维护香港公平正义、安定繁荣”杨处长如数家珍的道。
  安邦掐了烟头,忽然站起来后,掷地有声的和杨处长道:“许安杰的案子办完,我们大圈出钱,香港的无线电视台会筹拍一部以廉政公署办案为题材的电视剧,叫反腐风暴······杨处长,稍后我把剧本给您送过去,您仔细廉政公署现在办的案子,到底能不能和这个剧相匹配,提前跟你一下,我觉得有点欠缺,当然了如果许安杰的案子能落下的话,这部电视剧我想就能实至名归了”

  安邦完转身就走,扔下了一脸茫然和惊异的杨处长。
  茶楼外面,安邦车后王莽问道:“谈了?面的人会答应么?”
  “不答应?那他们不得想想是什么后果嘛,这个许安杰倒下的还不够明显么,谁他ma敢保证自己的屁股一定是干净的,就是沾了多少屎而已,擦不净他们不哆嗦么?”安邦眯着眼睛道。
  茶楼,杨处长了眼似乎还很愠怒的黎正堂,他淡淡的笑道:“黎主席,咱俩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么······”
  安邦离开茶楼后,不到一个时,一个非常突兀的电话打了过来。
  “许安杰,你是非动不可了么?”电话,是万红兵在接到黎正堂的回信后,他思索良久终于按耐下了脾气,拨通了安邦的号码。
  “······”安邦接到万红兵的电话时还有点不可置信,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挠着鼻子笑了:“万大公子,你这话问的让我有点头疼了”

  万红兵冷冷的道:“放过许安杰,安邦以前咱俩的过节全都一笔勾销,之后不管你们大圈有什么动作,我都不会干预”
  “万红兵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不是你干预不干预的问题,而是我他ma的就是要专门和你过不去!”安邦跟疯了似的,冲着电话吼道:“你他ma给我记住了,只要你不高兴了,那我过的就会很嗨皮!”
  “啪”安邦挂了电话,就把大哥大砸在了车,冷着脸道:“我的快乐,就是建立在万红兵憋屈的基础,知道他过的不好,我他ma就舒服了”
  许安杰的案子审理的速度很快,几乎一个星期之后就出结果了。
  因为骆家劲的指证,加他老婆弟弟的反水承认是许安杰让他收的两千万,这么一来就相当于是一捆稻草砸在了许安杰的身,直接给压趴下了,完全没有人了任何翻盘的可能,现在就只差开庭审理了。
  廉政公署的态度非常强硬,务必要办理一个大案来为他们ICAC成立的初衷来正名,我们是为了反贪而成立的,不是当摆设的!
  廉政公署的态度后面,安邦那句话起到的作用很大,为ICAC投拍一部反腐类型的电视剧以此来树立出他们的形象,让港民心目中重新对政府,警方还有廉政公署建立起信心来。
  确实,从许安杰的案子之后,无线和亚视就开拍了多部关于警队和廉政公署的电视,再加他们又再次出手全力打击了一些贪腐现象,在短短几年内警队和ICAC的名声就被完美的建立起来了。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连锁反应出现了,就是港产的警匪剧和反腐剧热度足足持续了很多年,甚至还影响到了附近的多处区域,直到九七后回归,香港的这类电视在内地也大大的火了一把。
  许安杰被抓后的半个月,他被送了法庭,法官最后宣判许安杰有期徒刑十二年,骆家劲被判四年,还有一些曾经参与进来的重案组成员也被判了几年不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