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间,位于尖沙咀某区里,忽然有一辆车悄然开来。
  车里坐着四个男子,身旁都放着长枪短炮,车子一直开到区内的一栋楼前后停下,熄火。
  “去的这地方就是一个民户,家里本来没什么人,一个老太太外加个女人领着孩子,咱们去了之后也不用动干戈,人给控制住就行了”车里一个络腮胡男子简单的和另外三人吩咐着。

  “就这个人员配置,还需要咱们带着家伙来?”有人诧异的问道。
  络腮胡皱眉道:“面给的消息是,有可能会有意外出现,咱们得抢在这个意外前把这家人控制住才行,那如果要是碰到意外的话,这些家伙可能就用得了,下车吧,快点给人带出来换个地方安顿他们”
  “咣当!”四人下车,带着几把喷子快步走进一栋楼中,到四楼来到一户人家门前后,络腮胡冲着身后的人道:“门弄开,轻点”
  “知道了”有人从身掏出一根细铁丝,插在了锁眼里,摆弄了两下后门锁“咔”的一声就开了。
  络腮胡撸了下枪栓后,轻声道:“我拉开门咱们就进·····”
  “砰”络腮胡一句话还没完,门突然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撞开了。
  “唰”两把五连发从门中伸了出来,直接就顶在了络腮胡和另外一人的脑袋。
  门里,安邦手插在口袋里,冷笑着道:“万红兵是真他ma没记性,我不是告诉他了么,有大圈在香港的一天,他就别鸡儿瞎蹦跶······收拾他,肯定没毛病!”
  两把五连发被顶在了络腮胡和另外一人的脑袋,他后面的人刚要拔枪,楼下王莽和丁建国突然涌了来,给楼梯口堵死了。
  “咣当”安邦反手关房门,道:“动一下打死你”
  络腮胡皱了皱眉,咬牙硬挺着道:“哥们,我是跟龙爷的,拿钱替人办事”

  “啪”安邦直接挥手扒拉了下他脑袋,然后抓着对方头发道:“大圈,安邦,听过没有?龙爷是谁我真不知道,但大圈我觉得你肯定会听过”
  络腮胡愕然一惊,他之前受命过来办事,对方交代下来的时候,只可能会有意外,而并没有告诉他这个意外会跟大圈牵扯。
  大圈在香港打拼四年,通过多次交手,此时的大圈帮已经有了在香港差不多算是触顶的地位,也许会有社团或者什么老牌的江湖人士依旧不服大圈,但可以毫不夸张的讲,真敢跟大圈硬碰硬砸一下的,不是没有,但也得是硬着头皮来碰,同时他也得哆嗦。
  没办法,这两年大圈太火了!
  同时,屋里。
  客厅,魏丹青翘着脚坐在沙发,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桌子,指着道:“同样是带枪来的,但我们还拿了钱过来,骆夫人我们和外面那伙人对你们的诉求差不多都一样,但结果不一样的是,我给钱,他们给你的是威胁”

  骆家劲的老婆神情惶恐的着魏丹青,眼神随后落向桌子的钱,紧张的道:“你,你们,要我做什么?”
  “简单,告诉骆sir别蠢呼呼的把什么罪名都往自己身揽,按照案子的正常流程去办就行了,谁指使的,谁是主谋如实供述就可以了,背锅的事别干!”魏丹青敲了敲桌子,道:“他被判不了几年,出来后丨警丨察虽然干不了了,但这些钱你们拿着做点生意也够养家糊口的了,不也是一样生活么,但他要是不配合的话,我也是这句话,丨警丨察当不了了,那你们在香港拿什么生活啊?做点生意买卖,不怕人去你们那里天天问候啊?”

  几分钟后,魏丹青离开骆家劲的家,跟外面的王莽道:“让人给他一家老送走,什么时候案子定了什么时候再送回来”
  当天晚,那位络腮胡的大佬,叫龙爷的人就给万红兵去了电话,告诉对方这个活他接不了。
  万红兵接起电话后,一点都没诧异,因为大圈会搅局的意外,早就已经在他的算计之内了。
  万红兵是恨得牙直痒痒,但毕竟京城和此时的港岛,是搭不什么边的。
  和龙爷通完电话后,万红兵仔细思索了片刻后,再次拿起电话。
  “黎先生,您好······”万红兵这个电话打的语气十分恭敬,态度也把自身的身份给降了不少。
  一个电话,打了大概能有半个多时,最后对方在电话中应承下来后,万红兵才略微松了口气。
  李桥可以损失,因为这个人是万红兵用来当白手套用的,李桥死了他还可以培养出个王桥,赵桥来用。

  但是许安杰万红兵不敢损失,这是万家培养出来用在九七之后的,许安杰要是折了,这就相当于是打乱了万家的布局,影响非常的深远,万红兵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给人保下来。
  一天后,清晨。
  廉政公署外,一辆黑色的丰田皇冠,静静的停靠在路边。
  大概将近九点钟的时候,一辆挂着廉政公署通行证的车辆,即将要开进办公地时,这辆皇冠里突然走下来一个年近六十左右的老者,冲着哪辆车挥了挥手。
  对方见挥手的人后明显诧异的愣了愣,随即车子调头来到这人身边,放下车窗后里面的人笑道:“黎主席,您好,怎么有空来我们ICAC了,想喝廉政公署的咖啡?”
  对方摇头笑道:“全香港哪里的咖啡都可以喝,唯独你们这里的咖啡最苦,也是人最不想喝的,杨处长一起吃个早茶吧?”
  杨处长眉头轻微的动了动,没有立即回复对方,他明显知道这人来是为的什么。

  黎主席忽然弯下腰,轻声道:“喝个茶而已,聊聊天,不违反你们廉政公署的纪律吧?”
  “好,黎主席挑地方!”
  两台车随后离开廉政公署,开向不远处的一间早茶楼,他们车刚动,附近一辆车就悄然尾随了去。
  安邦揉着脑袋道:“还没完啊?办一个许安杰不知道撬动了多少利益,从他ma昨天晚一直折腾到现在,又扯出来猫腻了,·····我是真烦了”

  安邦有点叽歪了,这几天大圈虽然一直没怎么登场,但人却全都在外面耗着呢,按照魏丹青的估计,内地那边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许安杰,必然得想方设法在香港为他周旋到底。
  昨天晚,他们就料到了,有人肯定会拿骆家劲的家人事,逼迫他把所有的罪名都给扛在自己的身来给许安杰脱罪,所以魏丹青亲自出面,跟他的家人谈了一下,拿了不少钱出来就是让里面的骆家劲嘴老实一点。
  骆家劲的问题摆平了后,内地肯定还得继续琢磨,这就有了今天早发生在廉政公署门前的一幕,万红兵不知道请了什么人出来,过来情来了。
  “叔,ICAC里那个防止贪污处的杨处长被人在门口给拦了下来······”
  “知道是什么人出的面么?”魏丹青问道。
  “不认识,估计份量不轻,不然那个杨处长不可能会给他这个面子的,怎么办呢?”
  魏丹青沉默了片刻,随即道:“不怎么办,他们在哪谈的,你就过去横插一脚”
  安邦顿时愣了,问道:“这就得罪人了啊?”
  “不是得罪,而是你直接告诉他们,许安杰是怎么倒下的·······这叫威胁,懂么?”

  安邦无语的道:“妥,您真有魄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