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77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含阳一只脚跪在床沿上,拿着吹风机吹头发,呼呼呼——
  刘长青看得实在心痒痒,坐到她边上,伸手放在她的小腿上,李含阳回头妖媚的白了他一眼,却也没阻止;刘长青受到鼓励,那手指就更加不老实起来,慢慢往上,爬过大腿,爬往圣洁之地。
  “痒,别闹!”
  “呵呵,姐,晚上我睡哪?”刘长青轻抓她的腰肢,问道。
  “你想睡哪?”
  刘长青想了想说:“上面。”
  李含阳哼了一声:“想得美,我要在上面。”
  说完,她丢下吹风机,将一把刘长青推倒。
  这个晚上,自然是疯狂而充满旖旎的,两个人都算是恋奸情热,自然免不了各种尝试,解锁多种姿势。
  “嘟嘟嘟——”

  正在哼哼之时,刘长青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刘长青连看都不看,不想管它,还是李含阳踢了他一脚:“快去接,这么晚了,谁知道是不是有急事。”
  果然是干丨警丨察的。
  刘长青有点懊恼之前为什么不关了手机,也是这手机的电池太耐用了点。
  抓过来一看,来电显示是王明华。
  “哎哟,这个电话可真得接,是王明华的。”
  “老王啊,那接吧!”李含阳听到是他,也来了兴趣。
  刘长青按了接听键,那头马上传来王明华的声音:“长青,长青兄弟,这么晚,没打扰你休息吧?”
  刘长青道:“当然没有,王哥,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李含阳抓着他的要害,用口型说:“打扰到我了。”
  “……”
  王明华还确实有事情,他是催刘长青什么时候把药酒给他,上次带过去十瓶,最后落在王明华手中的才三瓶;他那天对这药酒的功效并没有正确的认识,纯当帮助救命恩人;不过事总有凑巧,今晚他媳妇来了兴致,非得要,可王明华折腾了好久都没起色,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之后突然想起从刘长青那里弄来的三瓶药酒,当即喝了半碗。
  结果,老王的媳妇满意的一塌糊涂,床单都要换了。
  这不,王明华自己尝过了甜头,也终于意识到这东西的好用;他是开药店的,店里也有好几种类似的保健品,但没有一样能跟刘长青的药酒相比。
  “王哥,那三瓶这么快就卖掉了?这样,第二批我已经在准备了,最多三天,我就给王哥送去。”
  “好好好!”
  放下电话,李含阳笑着说:“恭喜你啊,干弟弟,又赚钱了。”
  刘长青道:“姐,你说错了,是咱们赚到钱,我的就是你的。”
  “咯咯,对,你的就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我随便用……”
  ######
  就在刘长青觉得自己的宫廷药酒肯定能打开一片市场,说不准能给自己赚够买泡药浴的钱。
  另一边,牛家村。
  王寡妇家里,一个男人敲开了她家的门。
  王寡妇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苗光明了,村里有些人都说这家伙是个庸医,还专门骗村民的钱,现在被发现,已经跑路了;可她现在却看见了苗光明,整个人精神不振,胡子拉碴。

  “哎哟,你个死男人,半夜三更来我门,你是想让我死啊?”王寡妇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把他拉进了门,完了还仔细看了看门外有没有人发现,很是小心。
  进了屋,王寡妇正要问他这几天搞什么飞机。
  没想到他一下就抱住了她,双手上下乱摸,嘴里胡乱的说着:“小玉,帮我,帮我……”
  “你怎么了?色鬼上身了?”

  王寡妇也没咋抗拒,这段时间没男人,她也想啊,于是半推半就,两人就滚到了床上;可是她很快发现,苗光明根本不行啊,折腾半天没起色,她气得一脚将苗光明踹到了地上,骂道:“苗光明,你忒么的什么意思,存心来膈应老娘的?”
  苗光明一脸苍白:“小玉,都怪那杀千刀的刘二狗,我喝了他的药酒,起先效果不错,可后来就变成这样了。”
  “什么?”
  王寡妇的第一个反应是:难道二狗子的药酒真有问题?那他还敢卖一千块一瓶?这把人吃坏可怎么办哦?
  可是马上又想起另一事,道:“不对啊,上次我从二狗子那儿拿来的一瓶,你不是早就喝完了吗?那几天,你可猛的跟老虎似的,之后也没见你……成这德行啊?”

  说着还拿脚踢了那坨坨一下。
  反正是坨坨,踢一脚也不疼。
  苗光明唉声叹气,这才说出原因,是他之前偷偷记下了刘长青买来的药材种类,然后回家自己捣鼓药酒:“还别说,一开始真的有效,我喝了一碗,牛大发了,把小红瘸叫了一夜……”
  说到这里话头立即顿住,知道不妙。
  果然,王寡妇的脸一下就黑了,这回重重的一脚踹过去,正好踹那坨坨上:“好你个苗光明,你可真牛,小红瘸啊,是镇西边那小红房子里的瘸腿骚吧,那可是名人啊,滚滚滚,给老娘滚出去,去找你的小红瘸去,你苗光明要是再敢踏进我的门,我王小玉立即拿刀把你这坨玩意给砍了。”
  说着又是重重踢了两脚。

  然后冲到厨房真拿了一把菜刀。
  苗光明哪敢赖着,连忙抓起衣服往外逃,至于那坨坨,就算药没吃坏,这几脚也要给踢坏了啊!
  第二天,刘长青抱着干姐姐香喷喷的身子,一觉睡到大天亮。
  昨晚折腾了好几个来回,但是年轻人,气血旺,一大早的就支的老高。
  加上肚子贴着肚子,大腿缠着大腿,刘长青就不安分起来,想一大早的来一次热身运动。
  “哎呀,别闹,还没睡够呢!”李含阳一把按住他乱滑的手,一条大腿翘上来,将他的腿压住,不让他动。

  “嘶——”
  碰到伤口了。
  不过刘长青没敢叫,算了,那就等着吧,这样抱着睡觉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心里不由想——
  要是永远跟干姐姐在一起,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嗯嗯,得加把劲,将干姐姐追到手,不就是年纪大一些吗?能算事吗?

  哎呀,那唐芸怎么办啊?
  要是古代就好了啊……哎,我一定受到了嫂子的影响,她是古代人,连带着我也想做古代人了。
  就在这么胡思乱想中,又睡了一个多小时。
  这回李含阳也醒了,这儿动一下,那儿动一下,少女怀春那也是有需要的,可正在两人准备来一场的时候,叮叮叮的手机声音发疯一样叫起来。
  那手机不是刘长青的,是李含阳的。
  “我有电话。”她拍拍他,说。
  “别管。”刘长青狼血沸腾。
  “这个时候,可能是所里的电话,乖,等一下就好。”李含阳还是接了电话,三两句话之后,她有些歉意的亲了亲刘长青,笑道:“弟弟,对不起哦,姐姐要出去公干了。”

  “不是放假吗?”
  “麦香村里有人打群架,警力不够,必须赶过去。”
  刘长青一下躺倒在床上,唉声叹气。
  李含阳可是对工作很有干劲的,马上抓着衣服冲进浴室,五分钟就全部弄完,跟刘长青交待一声直接就出门了。

  刘长青也躺不住了,起来洗洗刷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