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1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当于虎落平阳的安邦,几乎被人一阵群殴后脑袋就挨了好几棍子,然后直挺挺的栽倒在了地。
  “人拖着,别在门口干了······”邱泽吩咐人把安邦拽起来,拉着就往龙腾酒吧里面走,这时王金波也下来了。
  “去后面,我那有间仓库闲着呢········”
  等王莽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就有点懵了,和他好等着自己,不见不散的邦哥不见了。
  “这是喝多了,自己走丢了么?”王莽迷糊了,左顾右盼的找了半天也没人影后,就跟门口那边开自行车的老头打听起来。
  “唉,大爷我问下,刚才你没见一个比我矮点,没我壮实,梳着平头穿着身军大衣的人啊·····”

  大爷扫了眼跟猩猩一样的王莽道:“这满大街的人哪个不比你矮不比你瘦啊,伙子,你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呢?”
  “额,就是还长的比我帅不少”
  “啊,你要这么那我就知道了,刚才门口有人打仗,你的那个人被一帮人围着给打蒙了,然后拖到酒吧里面去了”
  “啊?”王莽抹了把冷汗,掉头就往酒吧里面走:“这怎么还干起来了呢?”
  龙腾酒吧后面仓库,邱泽领着十几个人还有王金波给安邦怼到了墙角,他从旁边人手里接过一根棍子,点着安邦道:“给我回忆下,刚才你在厕所里怎么干我的,你好好想想,然后我双倍都给你还回去”
  “唰”安邦抬头,吐了口唾沫道:“你能干趴下我你就干,干死了我算你有种,干不死,我再把你满口牙都给卸下去”
  安邦一抬头,跟着过来的王金波就见他了,认出是和李长明一起来的当下就有点愣了,然后扭头和邱泽声道:“这人是和我一朋友来的,有点关系,邱泽多大个仇啊?不能过去么,如果对方在京城有脸面的话,找人和一下?”
  “和个卵子啊,多大个仇?”邱泽斜了着眼睛道:“这么吧,我正月十五就是他的头七,这话肯定不带吹牛bi的”
  王金波一听,就点头道:“那行,我不管了”
  “砰”邱泽突然挥舞手里的棍子,抽在了安邦的腿:“跪下,喊服”
  “我喊你ma了个bi”安邦棱着眼珠子道。
  王金波皱了皱眉,道:“朋友,你是跟长明来的,也算有点关系,我劝你句话服软得了,你就是好汉那也不能吃眼前亏啊,对不?认个错,赔个不是,没准矛盾就过去了,真要是死挺着,还是你自己遭罪”
  “呵呵······”安邦呲牙笑了:“我爹妈我都没跪着送终,你们行啊?我明告诉你,我他ma也有点故事,但你们最后别让我把这个故事以事故的方式和你们讲述一遍”

  “哎呀?你他ma还是安徒生的关门弟子呗,跟我讲故事?”邱泽顿时来状态了,扭头跟身边的人道:“按住他,让他跪着给我讲一下啥叫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泽哥,不是三百六十五个为什么嘛?”旁边有人诧异的问道。
  “服了!”王金波直接干无语了,捂着脸道:“是十万个为什么吧”
  “啊,对,对,就是这个故事,削他!”邱泽刚抬起棍子,安邦突然脚蹬着墙角,人一下子就跃了起来。
  “砰”安邦蹿起来后,身子直挺挺的就撞在了邱泽的人身,给他带倒后就骑了去,旁边的人还有点没太反应过来。

  “咣,咣”安邦骑在邱泽的身,挥起拳头奔着他脑袋就砸了过去:“草ni妈,你跟我玩童话,那我真就得让你什么叫事故了,我在京城都多少年不出手了,今个就拿你开荤吧”
  曾几何时,安邦,王莽和李长明三人扫遍了四九城的佛爷和顽主,让人闻名则丧胆。
  多年后,安邦再次归来,虽已物是人非,传已逐渐消散,但他来脾气,必须还能给人继续讲述下社会的故事,王者的传。
  峥嵘从来都未褪去,披挂阵,辉煌依旧展现!
  几分钟之前,王莽进了酒吧后先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随即回到二楼找到他们包房的服务生问道:“哎,你们老板呢?”
  “啊,他刚才在楼下,我见跟一帮人去后面仓库里了”服务生知道这伙人是被老板领来的,还以为是王金波的朋友。

  王莽愣了下,然后就要往酒吧后面走,当他路过走廊里其中一间包房的时候,恰好门打开他下意识的就往里面了一眼。
  “唰”王莽扭头见里面的人后,当时就皱眉呆住了:“他怎么还在这里呢?”
  “踏踏踏,踏踏踏”王莽嘀咕了一声,快步往楼下走,同时拿出大哥大给李长明打了过去。
  “你们走后,邦哥和人在酒吧里干起来了,我当时去了厕所,等我回来后,有人哥被人带走了,应该还是在酒吧里,你俩回来一趟,可能还有点麻烦”
  已经快要到家了的李长明皱眉问道:“什么麻烦啊?”
  “我见万红兵也在这······”
  李长明挂了电话后让司机掉头回三里屯,然后跟古万彬道:“邦哥有麻烦了,可能跟万红兵有关系,咱俩回去”

  “万红兵?”古万彬听到这名字也有点皱眉了:“怎么还阴魂不散了呢,就回来过个年还能跟他撞?”
  “可能是万红兵打听到邦哥回来的信,然后来收拾他的,是这样的话可麻烦了”李长明叹了口气,寻思半天后,索性给李沧海去了电话。
  这事,李长明还真误会了,万红兵从头到尾都是不知情安邦出麻烦的,甚至邱泽跟人打起来这事他都已经给抛在脑后了。
  但无巧不巧的是,王莽恰好见了在包房里喝酒的万红兵,那就理所当然的得认为安邦被人带走,是他在搞事情了。
  “三叔,安邦跟万红兵对了·····”
  李沧海本来在家里和老爷子聊天呢,听见李长明的话,站起来后就道:“他们俩怎么碰了呢?”
  “可能是万红兵有意针对他,毕竟在香港邦哥杀了他的人,也搅合了他的生意,刻意报复呗”
  “你等会的”李沧海扭头跟喝着茶水的李老爷子简单了下。
  李长明爷爷听完后稍微寻思了一下,就放下茶杯淡淡的道:“在外面我们管不了这孩子,在家还管不了么?”
  李沧海随即冲着电话道:“叫点人过去,如果万红兵诚心整事你们就不用客气了”

  “唰”李长明愕然一愣,他都有点不解了,但片刻后也明白李沧海和他爷爷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给安邦出头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李长明的爷爷这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要和万红兵后面的人掰下手腕子了。
  进入九十年代,变动太多,局势不明朗,站队的问题摆在了很多人的面前。
  啥叫蝴蝶煽动的翅膀?
  就是一件事,完全可能引发出多种因素来!
  另外一头,王莽打听到安邦应该是被带到酒吧后面的仓库后,就赶紧往那边走,他也知道今天他哥喝了不少的酒,走路都直打晃的人动手的话不吃亏都见鬼了。
  “嗖”王莽跑出酒吧后门的时候,就顺手从门旁拎起了一个铁皮垃圾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