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刚回到湖西,就听到了金含蕊的吵闹声音。鸭屎生怕她暴露了身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于是跑到了大院,发现四个侍卫正与鸭屎的手下言语冲突。
  “深更半夜的,为何不休息?”鸭屎问道。
  鸭屎的兄弟们没有说话,金含蕊从屋子里冲出来道:“我遭贼了。刚才想到,你们本来就是个贼窝。这东西一定是你们偷的。”
  “什么东西?”鸭屎问道。
  “这个。”金含蕊指着脖子上空空的地方道,“我来的时候戴的项链,是我父王送给我的。这个可不是钱能买来的。”
  她的项链鸭屎印象非常深刻,鸭屎把她扑倒时,仔细看过她的项链。鸭屎脑子仔细过了一遍,实在是想不到谁有这个本事。
  “什么时候的事?”鸭屎问道。
  “就在刚才。我梦里觉得脖子凉丝丝的,睁开眼就发现项链没有了。”金含蕊大怒道,“要是在北平,我挖地三尺也得找回来。”

  “你们先进屋,不要乱动。我去帮你找回来。”鸭屎道。
  “我天明就要。如果真的丢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金含蕊威胁道。
  “你们几个把院子给我看好了。我估计有老朋友来了。”鸭屎说完,跳上墙头,上到了屋顶,从屋顶到了房后的树上。
  他是夜视眼,一切都别想逃过他的眼睛。之前一百多米外,有一个瘦弱的黑影躲避在一棵大杨树旁,随后跳上墙头,进入了一间破庙。

  鸭屎总觉得这个身影在哪儿见过。他从树上下来,走到了破庙外面,轻轻上了墙头,来到了房顶上。破庙上面的瓦片都已经调了好多,透过月光可以看到屋子里的一些细节。鸭屎的夜视眼清晰地看着一个瘦弱的身影蹲在菩萨像旁边。她蒙着脸,鸭屎看不清楚她是谁。
  鸭屎在房顶走动时弄出了一点声音,黑影仿佛听到了什么,立即从窗户跳出,飞到了墙头上,上到了庙宇对面的禅房上。
  月光下,鸭屎站在正殿的屋脊上,黑影站在禅房的屋脊上,两人在黑夜中四目相对,一动不动。鸭屎迅速在屋脊上移动,下到了墙上。对面的黑影极为优雅地走在瓦片上,试图飞跳到旁边的墙头上。结果禅房的瓦片早已不结实了,黑影与一堆瓦片一起跌落到了产房内。
  “啊。”一声女孩的惨叫声从禅房内传了出来,随后是少女哇哇的哭声。那哭声鸭屎总觉得极为熟悉。
  鸭屎一脚踹开了禅房的门,一个蒙面,一身黑衣的女孩躺在地上,左臂抱着右臂在地上打滚。黑暗中,鸭屎看到了越人简鱼清晰的轮廓。她的右臂从肘子往上全部扎进了体内,她疼得打滚,随后昏了过去。

  根据鸭屎的经验判断,她不是残废的问题,而是得死。二十多厘米的骨头扎进了胸腔,肯定活不久了。他很后悔跟了过来,同时很后悔吓唬她,更后悔没有早点问她身份。
  他一把扛起简鱼朝湖西大院走了过去。金含蕊的项链就挂在她的脖子上。
  鸭屎将她放到大院一间屋子的床上,于是将小貂蝉叫了过来。小貂蝉看了下简鱼的胳膊,非常惊奇地问道:“四爷,她的胳膊都这样了,为何还没肿呢?”
  鸭屎也觉得好奇,于是说:“你拿剪刀剪开她的衣服,看看她的胳膊是什么情况。”
  她的衣服被剪开了,让鸭屎极为惊奇的是,这个胳膊根本没有断,而是自然伸缩到了身体里。鸭屎大惊地说:“这孩子会缩骨功。”
  “什么缩骨功?”小貂蝉问道。
  “你看。”鸭屎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手,用力往身上一缩,手臂的一半都消失了。
  “哦,老天爷,四爷你竟然这么厉害。”小貂蝉极为惊讶地说,“难道这个女孩也会这等功夫?”
  “我看像。你抓住她的肩膀,我把她的胳膊拽出来。”鸭屎道。
  鸭屎轻轻用力一拽,只听咯嘣一声,她的胳膊恢复了原位。简鱼立即醒了过来,吓得躲到了床角道:“你们是谁?”
  小貂蝉笑着问道:“这丫头一口南方口音,她是谁啊?”
  “你不知道了吧?”鸭屎得意地说,“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越人简鱼。”
  “啊?经常榜上有名的那个女贼?她怎么这么小?”小貂蝉惊讶地说道。
  越人简鱼显然是被吓坏了,想跑又不敢跑,胳膊还有点痛。她忽闪着大眼睛,东看看,西看看,不知道怎么出去。
  “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鸭屎道,“你怎么跑到山东来了?”
  简鱼对鸭屎的身影有点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不过,她冥冥中觉得,鸭屎不是坏人。

  “你怎么认识我?”简鱼一脸狐疑地问道。
  鸭屎看了下小貂蝉,随后捂着脸,在屋子里跳来跳去。这个动作是模仿简鱼当年在上海地下被鸭屎识破之后的样子。简鱼看了这个动作后,立即回忆起了当天的情况,羞得满脸通红。她再度捂住脸,把头埋进了被窝里,气得大叫起来。
  鸭屎哈哈哈大笑起来。
  小貂蝉不解其中味,笑着问道:“你们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行了,没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鸭屎对小貂蝉说道,“我和简鱼聊一会儿。”

  “行吧,也怪了。估计是你上辈子丢了的妹妹。”小貂蝉笑着离开了。
  小貂蝉走后,鸭屎继续笑。简鱼抬起手,指着鸭屎道:“不准笑。”
  鸭屎不敢再笑了,小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四爷啊。”简鱼道。
  “啊?”鸭屎大吃一惊道,“你怎么认识我的。”
  简鱼从床上坐起来,笑着说:“上次在地下遇到你之后,我问了很多道上的人。李圣五说一定是你。所以,我就记住你了。”
  “说正经的,你来微山干什么?”鸭屎问道,“这个你必须说,因为微山目前的情况比较复杂。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容易出事。”
  “我爹老家是微山的,我是来老家看看,这有问题吗?”简鱼问道。
  “肯定不是这个原因,你刚到这边就下手,说明你不是来老家看看的。”鸭屎道,“跟我说实话,不然我不放你走。”
  “喂喂,你这样可不行。”简鱼道,“我给你师姐送结婚礼物的。”
  “谁让你来的?”鸭屎问道。
  “我干爹啊。”

  “你干爹是谁?”
  “上海地下的老大。”
  “啊”鸭屎不解地说,“你干爹竟然是屎壳郎。”
  “不准叫他屎壳郎。”简鱼愤怒地说。
  “好好,我不叫。”鸭屎道,“你一身黑衣,连个包都没拿,贺礼呢?”
  简鱼指着身边的项链道:“就是这个。”
  “好啊,你不带贺礼,随手就偷啊。”鸭屎笑着说,“没见过你这种送礼的。”
  “反正我一直这样。”简鱼一脸傲娇地说。
  “问你正事,”鸭屎问道,“你练过缩骨功?”
  “没练过。”
  “那你的胳膊为何如此柔软,骨头也如此灵活?”鸭屎问道。
  “我爹说,我们家都这样。”简鱼道。
  “你爹是谁?也是小偷吗?”鸭屎问道。
  “瞎说,我爹又不是老大,他没有资格学这个。”简鱼道,“真正厉害的是我大爷。不过,我从来都没见过他。”

  “去你大爷的。我混江湖这么久,还没听过厉害的角色。你大爷不会还不如你厉害吧?”
  “嗨,我大爷早死了。”
  “哦,难怪。”
  鸭屎笑着说:“你大爷叫什么?回头我查查看他当年是什么水平。”
  “老鲶鱼。”

  “什么?”
  “老鲶鱼啊。简鱼是他给我取的名字,我爹说的。反正他也没见过我。我娘嫌难听,前面加了个越人。哈哈哈哈。”她见鸭屎一脸呆呆地站在那里,于是说道:“喂,能来点吃的不?”
  鸭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你爹是老几?”
  她想了想,伸出了一个巴掌道:“老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