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1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注意就行了?我问你是不是瞎······”
  “咣”安邦直接抬脚一腿就给对方踹在了门,指着地的人影道:“嘴烂了啊,张嘴闭嘴就骂人?你知道不知道,就这一句,放在我地盘,我都能让人一枪崩了你”

  “咣”安邦一脚给人怼在了门,青年直接被踹懵了。
  青年张嘴,棱着眼珠子骂道:“你ma······”
  对方刚开口,安邦一转头直接从旁边拿起一根拖布杆子“砰”的一下就砸在了他嘴。
  “我让你嘴贱,让你贱”
  安邦有点火了,大过年的他本来就处于思亲的状态,对方这么一连爹带娘的骂着就给安邦气的够呛,抡起拖布杆子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

  “咔嚓”拖布杆折了,他索性握着棍子一头照着青年的脑袋“呼”的一下就抡了过去。
  “砰”对方脑袋挨了一棍子当时就有点木了。
  “社会水太深,你又不是个人物,走路的时候心点,一不注意给你淹死了,你哪后悔去啊”安邦用棍子戳着对方的脸,牙都给崩出来一颗了:“过年了,注意点,别让家里人担心,把血擦擦吧回头好好想想,去年这一年是不是没拜对菩萨,不然怎么就这么点背呢”
  “咣当”安邦甩手扔了棍子手插在口袋里就从卫生间走出去了。
  “我,我草,····”伙性子好像挺不服输的,被人揍成这逼样了嘴还挺硬,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后,扶着墙就跟了出去。
  “嘎吱”安邦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揉着手脖子道:“喝差不多了吧,走了”
  李长明着他的状态,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好像还有火呢?没尿明白,呲裤子了啊?”
  “别提了,碰见一个傻货,在厕所里跟他干了一仗,走吧,这酒也喝完了回去睡觉,明天我还得给他们坟去呢”安邦催促了几句,随后四人买单结账就走了。
  这一层,另外一个房间。
  被安邦拿拖布杆子抽了一顿的年轻人,推门进来后抓起茶几的纸巾擦着脑袋的血,骂骂咧咧的道:“我非得干死他不可,丫的,老子让他都过不完这个年”

  坐在沙发喝酒的万红兵抬头皱眉道:“有惹事了,是么?”
  “红兵大哥,真不怪我,我去撒尿碰见个瞎子,烟头都杵我脸了,我骂他两句不应该么?”伙跟条狼狗似的嚷嚷道:“然后他偷袭我,用棍子打我脸,牙都给崩掉一颗······我非得收拾死他不可,正月十五就是他的头七”
  万红兵无语的道:“杀人不犯法啊,你有许可证啊?行了,别在这烦我了,你去吧,轻点惹事啊”
  青年擦完血,从包间里出来后,拿起手机道:“我在三里屯,被人揍的我妈都不认识了,过来帮个忙,我要雪耻,你们带家伙,对方可能会点功夫,好像少林寺出来的”
  这青年边走边骂,走到事先盯着安邦进的那个包房见里面没人后,出来就招呼服务生问道:“这房间里的人呢?”
  “刚走·····”
  “在京城我还能让你跑了么?”青年迈步就往楼下追,从另外一边过来的王金波就招呼道:“邱泽,怎的了?”
  邱泽指着自己脑袋的血迹,然后呲着豁了一颗牙的嘴道:“被一傻bi给揍了,我今晚得收拾他一顿,人刚走我去堵着”
  “啊,那你注意点哈,有事你话”
  “好了,王哥”邱泽寻思了下,道:“一会你给我腾个地方,我用个刑什么的”
  酒吧外面,安邦他们四个站在路边打车。
  “我今晚不去老爷子那了,回我爸妈那里,我跟古大炮一路,那我来就先走了然后回头再聚呗?”李长明道。
  安邦摆了摆手,脚步有点站不稳的道:“行了,回去吧,我也回家睡觉,然后明天还要起来去坟呢,散了,散了吧,这酒今天真没少喝,我现在人都是重影了”
  “关键是你昨天喝完到现在还没醒酒呢,连续作战你能受得了么”王莽呲牙笑道。
  李长明和古大炮打了辆出租车走了,王莽和安邦站在路边等了一会,他就道:“哥,你先打着车,我去撒个尿”
  “嗯,去吧,我在这等你”安邦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根。

  几分钟后,酒吧前面街道,有两台车突然蜂拥而至然后一头扎在酒吧门口。
  “咣当”两台车车门打开,十几个人抱着怀,明显衣服里面夹着棍棒和砍刀就出来了。
  “唰,唰”安邦有点迷糊的眨着眼睛道:“我去,京城现在都玩的这么大了嘛?”
  “来了?就是他,给我按住拖走了”酒吧门口,出来的邱泽见自己的人赶过来后,指着安邦骂道:“削他个bi养的”
  “唰”安邦回头,见自己在卫生间里揍的那个子后,就知道这帮玩的挺大的人是奔着谁来的了。
  “”安邦直接撒腿就要跑,因为他今晚酒喝的有点多,明显不在战斗状态,所以实在不想跟人动手,动手就绝对会吃亏的。
  毕竟一个喝多了的兵王,战斗力可能连半颗星都没有了。
  “你跑啊,砍他”邱泽几步就从台阶下来,顿时一群人就抽出棍棒和砍刀照着安邦的身就砸了过去。
  “砰”安邦举起胳膊,硬挺着挡了一下,就感觉手臂一阵酸麻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嘶”他倒吸了口冷气,晃了晃仍旧非常迷糊的脑袋,反手抓着面前一个人的头发向下一拉,膝盖就磕了过去。
  “砰”对方被他一膝盖给磕的向后倒去,但同时至少有两三把砍刀斜着朝他后背划了过来。
  脚步发飘步履蹒跚的安邦连躲都没来得及躲,后背就被刀刃划出了两条口子。
  “草,今晚黄历好了,要么不能喝酒要么不能干仗,两样全沾了”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安邦知道今晚要不妙了。
  “一起,还敢还手?就是少林寺出来的,你不也得你练没练过金钟罩么,真当自己刀枪不入呢啊?”邱泽十分有状态的吼道:“乱棍齐飞,奔着他脑袋去”
  日期:2018-10-07 1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