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0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二月之后,一切都很平稳,因为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都有这个习俗,到年根了别惹事,尽量消停点吧,大家都安安生生的过个好年。
  有啥矛盾都过完年再,所以安稳度过两个多月,大圈的人都准备各回各家的过年了。
  安邦在临走之前和魏丹青:“叔,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家在哪,你家就在哪”
  安邦从来都没有问过魏丹青的过往和家事,也没有听对方提起过,所以就自动忽略了这一点,只求能给这个孤寡老人尽一份大侄子的心,力邀魏丹青和他一起去京城过年。
  但老魏没同意,原因也没,就这个年和往常一样,他和张来旺两人弄点酒菜,自己喝点就完了,至于年不年的过不过无所谓,人生都走过五十几个年头了,对过年这种事真的不是那么特别重了。

  魏丹青只要摇头不同意的事,别人谁也没办法强求他,所以安邦就不再提了。
  临近腊月二十五的时候,人就开始陆续往回返了。
  安邦是和王莽一起走的,其他人都是到了岭南后就各自各奔东西了,他俩则是直接从岭南军区古大炮那里开了一辆车,往京城走。
  两天多后,车抵达京城郊外。
  安邦靠在副驾驶,打开车窗,任由冷风吹进。
  “呼!”安邦吐了口气,点烟后狠狠的嘬了一大口:“总算是回来了”
  四年,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短了,国人对家的思念和憧憬向来都是摆在各种感情的头几位的。

  特别是对他这种被迫背井离乡的人来讲,能再回来,心里的感触比其他人要大多了。
  “我去年回来的时候,京城就已经有点大变样了,前门老街那边很多地方都给拆了,后海听弄起来很多新奇的玩意,不过天桥的人就没那么多了,味道淡了”王莽开着车道。
  “啊,物是人非了呗?”安邦想了想后问道:“那老莫呢?”
  “老莫啊,还那样,不过前年装修了一次,少了点历史的感觉,多了点新潮的东西,总得来还算可以吧”
  老莫是他们这一代大院子弟比较喜欢聚集的地方,就像耍把式的去天桥,搞音乐的去后海一样,什么样的人都有着固定的聚集地,养成的习惯就很难改变了。
  “那行,得都没事了就约一下,去老莫喝一顿······”
  车进了京城后,一直开到万岁军的军区大院。
  “咣当”停车,安邦和王莽穿着一身军大衣就跳了下来,两人刚下车大院里就有不少路过的人侧目了过来。
  “哎?这不是莽子么,过年回来了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背着手遛弯的时候见王莽就走过来了。
  “啊,刘爷爷?哎,是我,您老好啊”王莽见对方就认出来了,这是住他家楼的一个老首长。

  刘老爷子嗯了一声背着手刚要走,眼睛似乎瞄到安邦了就挺疑惑的了两眼,有点没太认出来。
  安邦笑眯眯的走过去后,道:“刘爷,眼睛还花着呢?”
  这个叫刘爷爷的老人是个战斗英雄,老首长,曾经参加过援朝战役,后来负伤了不能在部队里继续为国效力就退役回到了万岁军家属院,跟王莽的家是楼楼下,和安邦家在同一层。
  这帮孩子,在的时候没事就往刘爷爷家里跑,因为这老头孤家寡人一个,老婆是个医务兵刚结婚没多久也牺牲在了战场,从那以后刘爷也没在娶妻生子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安邦他们没事就在老首长家里蹭吃蹭喝的,听他讲讲战斗故事什么的,这老头也直接把这帮孩子当成自己的孙子待了,特别是安邦几乎都快要达到继承他遗产的地步了。
  “回来了?回来就好,过年没地去就去我那里,家里还有老首长给的两瓶好酒,年三十我跟你喝了······”

  “哎,妥了,刘爷”安邦点头,呲牙笑道:“那什么压岁钱也给准备了哈,好几年没收到了您老一起都给结了”
  “你丫的崽子”刘爷爷点着他骂了一句背着手就楼了。
  “哎,哥,我回家请个安,你跟我回去吃饭呗”
  “再吧,我回家收拾收拾的”
  “你收拾个毛啊,你家钥匙在我妈那呢,我那屋平时都跟个猪窝似的,你家都得一尘不染的,真不知道谁是亲生谁是后养的了”王莽挺不乐意的叽歪着。
  安邦搂着他肩膀道:“除了你媳妇我不能跟你共用,你的爹妈和孩子,那我不得跟着一样用么?”
  “哈哈,你要这么,那还确实真在理,走了,天晚了正好吃饭吧”
  安邦跟着王莽回到他家里,他干妈王莽的娘给做了一顿晚饭,吃完后安邦就拿了钥匙回到了自己家。
  四年没回来,家里依旧是安邦走时的那个状态,所有东西都没动过,保持着原样没变,屋里收拾的非常干净,就像平时仍然有人住过一样。

  安邦站在门口沉沉的吐了口气,点了根烟后“噗通”一下就躺在了床,睁着眼睛着天花板。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安邦浓重的呼吸声从鼻子里透出来。
  “哗啦”安邦伸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着两个相框。
  第一张相框里,是一对中年男女穿着军装的照片,两人中间站着个三四岁的男孩,咧着嘴笑的很开心。
  安邦摩挲着相框,眼角两行泪潸然流下。
  “爸,妈······”安邦把相框埋在胸口,闭着眼睛泪水滴落,他轻声道:“你们在那边还好么,我很好!”
  第二个相框里是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脑袋后面梳着两根麻花辫,穿着的确良的白衬衫和喇叭裤,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颗虎牙,着就给人一种邻家姑娘的感觉。
  两张相片,安邦生命里最为重要的三个人,如今都已经离他而去,身处两个世界,不知谁可安好!

  这天晚,安邦在自己家里安稳的睡了一觉,四年了这是他差不多睡的最舒服的一天晚,因为他脑袋里什么都不用考虑,所有的东西全都可以扔在脑后不用管,一觉到日三竿。
  两天后年三十,白天的时候安邦去了李长明家里拜年,跟老爷子还有三叔和李长明的父亲聊了一下午,没谈什么港岛风云,全都是唠的家常话。
  下午,临走的时候,李沧海亲自给安邦送了出去。
  “这几年,你不三叔也知道你过的不太好,但不管怎么你也算是熬出头了,走的算是战战兢兢摇摇晃晃,但还好脚下至少还是稳的”李沧海感慨着道:“安邦啊,三叔和爷爷都感觉挺对不起你的,你这孩子命本来就不太好,但却又偏偏给你身加了担子,有愧啊我们”

  安邦笑了,道:“三叔,你别这么,我爸走的早,不然他也得一辈子呆在部队里发光发热,既然他走了那他没干完的事,就子承父业呗,我换个地方继续努力”
  “啪”李沧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安家一门忠烈,你也不差什么”
  安邦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就去了王莽家里,王春良在边境驻扎每年过年都不会回来,家里就剩王莽和他妈了,安邦以前也是年年都在他家里过年的。
  年夜饭吃完,晚七点多钟的时候,安邦和王莽拎着几个菜就了楼陪着刘爷去了,三人支了一个桌子,电视机里八点的时候就放起了春节联欢晚会,爷三个边吃边聊边,一直等到敲了午夜钟声才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