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0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面街道的楼,永孝在望远镜里,正好见两人进来,就把望远镜递给王莽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来,你过来一下”苏蔓走到办公桌这边,指着桌子的纸道:“你这面的用户名还有账号和汇款金额对不对?如果没问题的话,我这就要给银行打电话了”
  “还挺专业,谨慎的呢”安邦拄着拐杖来到苏蔓旁边,刚低头,却突然感觉自己胳膊下的拐杖被弹飞了出去。
  “唰”苏蔓忽然扬起右脚,脚面子就踢在了安邦的拐杖,随即他身体直接失重就朝一边偏了过去,苏蔓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然后带着安邦“噗通”一声,一个漂亮的侧摔,两人全都砸在了地。
  “我,草”安邦倒地后就被摔的有点懵了:“不是,你干什么啊,怎么还动手了呢?”
  苏蔓压着安邦的身体,左手按着他的胳膊,两条修长的大腿直接盘在了安邦身:“老娘不是君子,等不了十年,所以有仇当场就报了”
  望远镜里,王莽萌萌的着镜头里的一幕,咽了口唾沫后道:“肯定不是暗杀,但这他妈是在搞什么呢?”
  “你给我起开,我腿疼”安邦嗷的一嗓子,呲牙吼道。

  “姑奶奶行走江湖多年,从来没受过这个罪,今天我什么也得从你身加倍还回来”苏蔓咬着白牙,使劲的压着安邦的身体,然后腾出一只手来从身掏出一堆花花绿绿的棉袜子来。
  是的,纯棉的袜子,面印着八十年代国内袜子最常见的图案,大红色的喜字。
  安邦当场就懵了:“你要干啥啊?”
  “老娘用最标准的报复方式告诉你,轻易别得罪女人”苏蔓用自己的身体按住半残的安邦让他不能动弹后,抽出左手一把就捏在了他的下巴,安邦被强制性的张开了嘴,随即就眼睁睁的见苏蔓把好几双袜子团在一起塞进了他的嘴里。

  一点不撒谎,袜子塞进来的时候,他清楚的见其中有一只还漏了个洞眼,有的面明显还带着污垢,也就是这些袜子都是没有洗过的。
  “哎呀我去,这娘们......”王莽在望远镜里都的突突了,他很难想象他邦哥如今的嘴里是啥味。
  “唔,唔”安邦瞪着眼珠子,急眼了,强行把手给抽出来后,胡乱的推搡着身的女人。
  “别动,你别动昂”苏蔓很有快感的道:“老娘这是没找到我夏天穿的珍藏版袜子,不然我全都给你塞进去”

  “我,我......”安邦都要哭了,这罪糟的。
  他强忍着一口气,手忽然顺着苏蔓的棉衣就伸进了她的后背里,隔着一层毛衣惊慌中猛然感觉手好像抓住了一条带子。
  “唰”空气中忽然安静。
  身为一个老司机,安邦太知道他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
  苏蔓悲愤的咬着牙道:“你他妈给老娘松开”
  停顿三秒,安邦松手。
  “啪”苏蔓的背后,清晰的传来一声声响。
  苏蔓磨着牙使劲的用手塞着安邦嘴里的袜子:“我他妈弄屎你......”
  “咣”办公室门突然打开。
  苏建军和何征感觉时间有点长,并且也听到这边有动静传来后,就赶忙走了过来,开门就懵逼的站在了门口,有点不知所措了。
  地两道人影纠缠在一起,安邦躺着,身是苏蔓,她的两条腿死死的盘在安邦的腰,半身压着他的胸膛,左手按着他的胳膊,右手按着安邦嘴里的袜子,安邦的一只手则是伸到了苏蔓的棉袄里。
  “这他妈.......你们是干什么呢?”苏建军憋了半天,才无语的问道。
  片刻后,两人被分开了,苏蔓气鼓鼓的抱着胳膊靠在桌子。
  “呸,呸呸.....呕”安邦吐了好几口唾沫,悲愤的指着苏蔓道:“你他妈是汗脚”
  “我,草”苏蔓再次彪了,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

  “行了,行了,你你们两个挺大的人了,这像什么样啊”苏建军都感觉自己有点丢脸了,他妹妹这做法明显跟孩过家家有的一拼了。
  安邦扣着嗓子眼,胃里一顿翻江倒海,因为他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原因,总感觉自己的嘴里味道很酸爽,有点像五月的季节里,东北农村发臭的酸菜缸。
  何征无语了,扭头跟苏建军轻声道:“快点转吧,苏总,不然我怕再耽搁下去,他俩很容易继续开撕,你弄出人命来就不好了,是不是?”
  “哎,对,快点吧”苏建军抹了把冷汗道。
  半个时后,转账完事。
  苏建军问道:“东西在哪?”
  “稍等,苏总”何征搀着安邦道:“我俩得安全出去才行,东西我肯定不会赖着你们的”
  “钱都给了,我不信也没办法啊,是不?”
  何征和安邦走出人和办公楼,安邦感觉嘴里的吐沫都快被他给吐干了。
  “呵呵,真舒服,这心情,太舒爽了”苏蔓叉着蛮腰,话的时候明显感觉有一股扬眉吐气的劲。
  “回去,我什么也得买两瓶消毒液漱口,这他妈.....有毒啊”安邦狠狠的盯着苏蔓道:“汗脚,没出来,你还是个大汗脚呢,冬天都这么有味,那夏天得是啥状态啊”
  苏蔓捂着嘴笑了:“没事,夏天我再给你塞一次就行了,你可以好好品品”
  何征和安邦出了人和的办公楼,两人了车后,何征从车窗里探出脑袋笑道:“苏总,您现在就可以回您办公室去,桌子有没有我们答应交给您的东西了,话算话,合作愉快吧”
  “唰”苏建军略微一愣,随即点头道:“呵呵,还有这一手?行,我知道了”
  何征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苏建军,大圈来您这不太难,以后如果双方再继续牵扯下去的话,我们可能还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你眼皮子底下走一圈。
  安邦和何征离开人和分部,随后没多久,永孝和王莽他们也车尾随着离开了。
  这一把交易到这里算是结束了,只是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和人和发生什么纠葛,因为两方离的太远,从距离角度他们是很难产生什么关系的。
  但这世的事也不太好,毕竟这世界大也大,很的话,也不过就是十几个时飞机的问题了!
  回到黑河,安邦脸吐的都有点发白了,一路嘴里的吐沫星子都快吐没了,没办法他总有种错觉存在嘴里,一时间还很难缓过劲来。

  “哥,我好信的问问,啥味啊?”王莽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啥味我就不和你了,但我心里是什么态度吧”安邦含着泪,憋屈的道:“如果大兴安岭再烧起一把大火来,我什么都得给这死女人扔进去······”
  “哈哈,哥,你应该庆幸她没把裤衩子给你抻出来塞!”
  一星期后,安邦腿伤没痊愈但也差不多拄个拐就可以健走如飞了,一行人就打算打道回府了。
  永孝之前回了一趟老家,安邦他们直接给他拿了几万块钱,不是安家只是让家里人能过点好日子,怎么也得比种地强太多了。
  永孝也没拒绝,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走不是去享福,而是完全有可能卖命去了。
  十二月初,辗转几天后,安邦抵达香港。
  当天晚,为了庆祝这帮人有惊无险的归来,也为了迎接永孝的入伙还有二代军师何征回家,在丁建国的饭店里整了一桌酒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