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0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就是这东西”何征点头道:“人和这么大的公司,股份构成又那么复杂,所以他们肯定有两笔账要记,明面的是公司的正常走账记录,背地里肯定还得有另外一份他们同各个股东或者关系方的账本,苏建军这个人很心,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没放在苏联,反倒是放在内地了,呵呵,正常来讲确实挺稳妥的”
  安邦挺兴奋的搓着脸道:“确实挺稳妥,但谁能想到魏爷会整出这么一手来,哎呀,这给我弄的有点兴奋了”
  “魏爷的意思是,这东西我们留着没什么大用,但是·····”何征两手一摊,道:“既然到我们手里了,总不能就这么给人还回去吧?老话讲,贼不跑空,卖肉的把肉卖了还得抹点猪油留下,更何况咱们不是还给人白白的圈了一个多亿么?”
  “哎呀,那人和这把不得哭了啊?”安邦斜了着眼睛笑道。
  “左右都得罪了,也不差这一回了······”
  这一个多亿赔的让安邦感觉自己裤衩子都已经没了,所以住院这几天心里一直都有股火撒不出来,嘴里都烂出好几个大泡了。
  王莽都他,睡觉的时候手指头还在那捻着呢,嘴里总念叨重复着好几句同样的词,然后仔细一听才发现,安邦的是要了老命哦,我的钱啊。
  后来,王莽跟徐锐还有大汉他们,这钱要是要不回来,咱们就不用回香港了,直接把我哥往精神病院送吧,人基本是废在这堆粪土了。
  老桥的到来,恰好给安邦的这股火给找出了个宣泄的口子,他不在乎和人和的梁子结的有多深,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把损失给拉回来。
  老桥来到黑河的第二天,何征带着大汉和二雷就通过边境检查站进入了苏联境内,然后驱车开到了人和分部。
  “咣当”何征从车下来后,穿着一身军大衣站在院子里,仰着脑袋。
  等了片刻,韩成领着一队人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见到他后直接把枪抬了起来,给他们三个支了。

  “你们大圈还有胆子过来?”
  大汉鄙夷的着自己面前的枪口道:“你拿把破枪吓唬谁呢?我们来了你还能怎么着?三秒钟内,你枪要是不响,那你就是我孙子,敢不敢给我这个面子?”
  “我,草”韩成顿时火了,直接把撞针给拉了起来:“我他妈在这崩了你也是白崩,你信不信”
  何征皱眉指着他道:“行了,狠话了办不到也不犯法,咱就别浪时间了,叫你们人和的两个老板出来一个,有事要谈”

  “关于你们黑了大圈那一个亿的事,钱什么时候给我们还回来啊?”
  “······”韩成当场就懵了,无语了半天后,掏了掏耳朵问道:“什么?”
  “我,你们设套圈了赵援朝和林文赫一个多亿,这钱拿着不烫手么?我算你们借的拿去周转了,利息我们不要,本金总得给拿回来吧?”
  “是他妈你疯了,还是当我们傻了?”韩成确实有点没反应过来,因为大圈明显是没走寻常路。

  别这笔钱了,本来人和这边打算的是连人都给你们废了,人财全没才对。
  现在人让你们给跑了,那你就应该烧高香了,而钱肯定得是一笔烂账了。
  “唰”何征从军大衣里掏出一页纸拍在了韩成的身,道:“给你老板,五分钟之后你用八抬大轿抬我进去······”
  五分钟之后,韩成没用八抬大轿给何征抬楼,但枪肯定是不敢再指着他们三个了,因为何征递给他的那页纸,韩成给苏建军和苏蔓过之后,人和的两个老板同时就火了。
  “嘎吱”韩成领着三人了楼推开一间办公室的房门,苏建军背着手一脸阴霾的站在窗口前,苏蔓右腿绑着绷带坐在沙发,牙咬的嘎吱直响。
  大圈突然甩出来的这份东西,让苏建军和苏蔓完全的措手不及了,两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大圈会拿出这份东西,这明什么?
  明,他们和安邦在远东平原驳火的时候,有一伙人正在苏建军的家里。
  就在刚才,苏建军见黑账的时候就马给他媳妇去了电话,她老婆家里一切正常,并没有遭受过什么威胁,而东西确实又丢了,这就表明当时大圈还没打算彻底跟他们撕破脸,不然他老婆孩子可能直接就被带走了。
  “唰”背着手的苏建军突然转过身,从桌子打开的一扇抽屉里,掏出一把枪后就冲着何征的脚下“亢,亢,亢”的崩了三枪。
  “我开枪是告诉你们一个态度,别以为拿到点东西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威胁我,人和在远东经营十年了,不可能就被这一件事给吃地死死的”苏建军扔下枪,指着何征道:“别太埋汰了,敢碰我家人,人和能撒出一个师的兵力铺天盖地的去追杀你们大圈的人”
  何征挠了挠鼻子,心里素质杠杠强硬,对于崩在脚底下的那三枪根本就不为所动。
  “苏老板,别激动啊,要埋汰也是你们先埋汰的”何征放下手,了对面兄妹两个道:“我来没有恶意,就是要钱的,东西给你钱给我,就这么简单”
  苏建军眯了眯眼睛,道:“威胁我?”
  “是交易!”何征点头道。
  屋里,一时间,气氛陡然凝重也随即静了下来,双方谁也没有再开口。
  因为两方现在都在考虑差不多同样一件事。
  何征想的是,对方会不会拿一个多亿把这份东西赎回去,因为这黑账虽然挺重要,但如果对方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的话,那也是完全有可能抛弃的,毕竟魏丹青和何征也吃不准,这份东西里记载的人名到底对人和的意义有多大。

  苏建军这边考虑的则是,钱的问题不大,黑账确实得拿回来,可原件拿回来的话,万一对方留下附件呢?
  几分钟后,苏建军皱眉问道:“你怎么保证,钱我给你了,东西你们不会弄一个副本出来?”
  何征十分轻松的拉过一把椅子,翘着腿坐下后笑道:“苏老板,那我给你解释下哈,这东西我们没有必要留副本再威胁你什么,因为你现在既然已经知道账本丢了,我们还给你后你要是不放心就完全可以弥补这件事发生后产生出来的漏洞,尽快就能把后患给操作没了,所以我们再留副本就没意义了,再一个······得罪你们到现在,大家之间就是个过节,我也没杀你爹娘孩子,大圈也没损失一个人,所以有多大的仇恨掀不过去啊?交易完,一拍两散就得了,不行么?”

  “如果我不给你们钱,你也出不去呢?”
  “呵呵,我们三在大圈就是个弟弟,留在这也无所谓”何征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道:“你不给钱,大圈马就把这份东西散出去,我想你会很头疼的,把我们的钱还给我,对你损失也不大,对不?出尔反尔的事我们不会干,毕竟人和不是还有一个师的兵力呢么,哈哈!”
  “让那个,叫安邦的过来交易”苏蔓忽然插了一嘴,磨着自己的白牙道:“你的条件我们答应,但我就一个条件,让他过来”
  何征扭头,苏蔓正用手指敲着自己腿的绷带,脸虽然带着笑意,可你能明显的感觉出有股刺人的寒气从中散发而出,比西伯利亚的冷风还要让人打颤。

  “安邦腿骨折了,人可能活动不便,苏姐我来不行么?”何征皱眉道。
  “不行,就是他,不然免谈”苏蔓道:“腿不能动了拄拐,拄拐不行就抬,反正我就这一个条件,见鹰撒兔子,他不来就没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