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0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查那瓦是最憋屈的,要不是身为毒贩的儿子心里素质比较强悍的话,就这一把事真容易给他活活的气死过去。
  再人和安保,虽然钱赚了不少,可这次人手也损失了,总得来结果对他们的影响还不算太大。
  至于大圈和林文赫他们也是赔的裤衩子都快掉了,折腾了将近半个月,军火的买卖没谈成不,还搭了一个太阳多的钱进去,属实挺肉疼的。
  当天,赵援朝和永孝还有朴正焕轮流背着安邦从山坡下走了出来,然后半路又折回去给人和安保的车开走了一辆,返回了边境。
  路,永孝和朴正焕用两截木板当夹板给安邦的腿固定了,然后往回赶路的时候,赵援朝不停的用雪搓着安邦的身体,最后终于让人给醒了过来。
  “我这是,肿么了呢?”安邦醒来之后就感觉脑袋嗡嗡直疼,一抹额头烫的有点吓人,腿伤加高烧让他起来十分虚弱。
  “你怎么了?你捡了一条命回来,腿折了人差点给冻僵了”赵援朝挺无语的着他,道:“哥,你可真是人生赢家,不是,我就纳闷了哈,你长得也差不多就这样,又没什么王霸之气,怎么这人生就是如此的开挂呢”
  安邦揉着脑袋,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啊?”
  “你从山滚下来没死就算命大了,但你后来昏过去后在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没被冻死就真没地方理了”赵援朝暧昧的冲着他挤咕着眼睛道:“你知道你咋没被冻成冰雕的么?那个连姐把你和她的衣服都给脱了,然后两人赤条条的搂在一起,来了个人工取暖”
  “唰”安邦顿时愣住了,当时他确实昏了,但在昏迷的时候意识还是隐约存在的。
  他感觉当时身体确实处于一股温热的环境下,可能还有点柔软和光滑感?
  “这女人······”其实,最后虽然是连成给大圈卖了,但是安邦心里一直一点恨意都没有。
  “哎,你就人这命哪理去?”赵援朝指着自己,感慨着道:“我他妈从到香港就一路挣扎着往前走,大伤伤不断身案子好几个,但到现在也就混了个走私贩子的地步,软饭也快吃不了,你邦哥,我觉得他好像没啥大优点,但人生几乎就是坐着火箭蹭蹭的往蹿,一辈子各种桃花各种犯啊”
  安邦呲牙笑了:“这事你真不能细想,要不你都容易活不下去”
  在黑河的边境线等了一天的王莽和李长明他们,见一辆车缓缓开到江面后,心就顿时放下了。
  “嘎吱”车子停下,王莽和李长明快步走来,见车里一个人都没少,只有安邦躺在座椅架着一条腿后,就全都轻吁了口气。
  安邦直接被送到了黑河市医院的手术室,他的伤不算太严重,在远东没办法处理的话人可能挺不住,但一旦回到人间,那解决起来并不麻烦。
  腿没什么大事,之前已经被固定住了,送进手术室后加钢板打了钉子就完事了。
  医院住院部病房里,安邦躺在病床,其他人都围拢在周围。
  赵援朝搓着疲惫的脸蛋子,幽幽的叹了口气:“妈的,这一把赔惨了,生意没做不,钱还进去一个多亿······我,草,这得什么时候能赚回来啊”
  这个钱是安邦从新安商贸,余连生还有屯门拆借过来的,虽然人家没提让他什么时候还钱给多少利息,但借钱这种事就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不然钱不还了你下次有难处再开口的话,人家只能呵呵一笑了。
  现在的大圈和掸邦也不富裕,项目投了不少钱,这一把折了这么多进去,他们确实被折腾的有点要拉稀了。
  安邦也挺火,但是没办法,毕竟事已经出到这个份了,他们能活着从海兰泡出来已经不错了,那就只能用一句钱财身外物来安慰自己了。
  “给魏爷那边传个信吧,告诉他人没事,但是钱没了!”安邦无奈的道。
  这边安顿下来后,隔天朴正焕就告辞了,黑河离北朝鲜不太远,他正好想借此机会回去,对于这个棒子双方的交情到这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朴正焕走了以后,永孝也打算告辞了,但他暂时却没走的了,被王莽和安邦给留下来了。
  王莽拉着永孝,语重心长的道:“哥们,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三”永孝淡淡的道。
  王莽掰着手指头道:“二十三了?哎,人生差不多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你有啥打算么?”
  “回家,种地,娶媳妇······”
  “啪,啪”王莽搂着永孝的肩膀,用一种非常蛊惑的语气道:“东北这边,一年里有六个月左右都处于冰冻期,能种地的时间也就那么几个月,你你挺大个人了,一辈子不能就这么蹉跎在地垄沟里吧?然后到了冬天,往家里炕头一猫,弄点酒和酸菜猪肉,一天天的浑浑噩噩的就这么过去了?我始终觉得有句话的很对,人生就得折腾,品味一下酸甜苦辣才值得”
  永孝嘴里挤出三个字:“然后呢?”
  安邦严丝合缝的把话给接了:“有这么一个地方,它繁华,也充满了金钱的味道,它很世俗,但却也有很多人情味,它是祖国南方的一颗明珠,叫香港······这个地方,除了种地没办法满足你以外,娶媳妇什么的很容易,朋友,有没有打算换个活法?”
  永孝淡淡的笑了:“收编我啊?”
  “不是收编,是我们觉得你很对大圈的胃口,都是江湖儿女大家正好厮混在一起,趁着年轻你为啥不给自己的人生添点光彩呢?”王莽一本正经的道:“跟哥们走,东方明珠在向你招手呢”
  旁边的赵援朝捂着脸道:“我他妈当时就是被这么忽悠去的,然后你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了”
  安邦急眼了,道:“你怎么不你自己把媳妇混了,然后还当了军阀呢?”

  永孝笑了笑,嘴里干脆利索的吐出一个字:“行!”
  于此同时,何征站在病房走廊外面,正在和魏丹青打着电话。
  何征站在走廊里给魏丹青打着电话,大圈第一第二代军师之间的交谈,这就是聪明人间的对话,对方甩出一个问题来,对面立马就给出答案来了,气氛聊的十分轻松惬意。
  “人都全回来了,一个没死就是万幸,折了一条腿也无所谓啊”魏丹青在电话里,如释重负的道:“这个结果能接受!”
  “人是全回来了,但是和人和安保的梁子肯定也结下了,叔,其实有些事你们未必了解的透,我在和查那瓦来莫斯科的路,他和我也聊了挺多有关人和的事”何征掐着大哥大,在走廊里踱着步面色很凝重的道:“他们虽然叫东北亚人和安保,活动范围在远东一带,但是这个安保公司在很多地方都有生意,在中东他们给一些富商当保镖,在非洲给一些钻石矿提供保护,关系简直是错综复杂,因为这个安保公司里有三分之二的雇佣人员都是苏联联邦军队中里退下来的军人,据查那瓦如果把人和安保的所有安保人员全都归拢到一起的话,扔到非洲某个国家里都够掀起一场政治运动了,苏建军自己占山为王都是有可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