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红雨暗想方晟就在不远处的酒店里打呼噜呢,却一本正经想了想,道:“齐区长的想法很好,散会后先跟那边对接,看人家什么时候方便。另外不妨找方部长要当时的调研材料,深刻体会如何通过常规动作发现新问题。”
  “好的。”
  上午十点多钟,方晟被齐志建打来的电话惊醒,听完原委心知樊红雨故意捉弄自己,笑道:“调研材料没问题,等我从基层回去让办公室同志发给你;榆洛那边我也会关照一下,叫他们毫无保留地接待,到时请正阳、樊书记都过来,到时我或许也参加。”
  “叫我也去?”樊红雨吃惊地问。
  齐志建笑着说:“是啊,方部长兴致很高,还邀请了正阳常委,说到时他也参加。”
  如果朱正阳以梧湘市委常委身份带队,方晟作为银山市委常委出面接待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故意叫上樊红雨就有点恶趣味了,虽然骨子深处渴求攀越巅峰的快意,但官宦大家的克制和理智使她时时保持谨慎小心的风格,避免被外界抓到把柄。
  她深吸一口气,道:“麻烦齐区长邀请朱常委吧,我就不去了,最近身体不太舒服,需要静养。”
  偷偷打量她粉面含春、顾盼有神的样子,齐志建心想静养个鬼,明明就是跟方部长不对付嘛,不去也好,免得我们一班兄弟扫兴。
  朱正阳听说此事后很感兴趣,正想找机会跟方晟聊天,遂一口答应下来,说樊红雨不去正好,否则既不喝酒也不开玩笑,大家都拘束。

  朱正阳随即打电话给方晟。
  方晟刚刚眯了会儿又被惊醒,暗地里把樊红雨从头骂到脚,只能强打起精神应付朱正阳,承诺一定到榆洛参与接待江宇一行。
  眼看睡不成了,方晟无精打采起床,只觉得腰酸背痛,软绵绵提不起劲,忖道果真年岁不饶人,色是刮骨刀,以后不能一夜三战了,特别是樊红雨这种压榨式玩法,否则真得精竭人亡。
  懒洋洋驱车上路,开到高速路口时樊红雨打来电话,语气间掩不住笑意:
  “起床了吗?要不要送你一程?”
  “不带这样玩我,”方晟怒道,“当心下次整得你下不了床。”
  “十分期待。”她无所畏惧道。
  他正色道:“提个建议,鉴于方晟同志年岁已高,即日起从过去1+1——1的模式改为1——1,明白我的意思?”
  樊红雨笑得差点扔掉手机,伏在桌边捂着肚子道:“好哇好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两天五次郎方晟终于挺不住了,有意思,有意思……”
  方晟脸上挂不住,怒道:“什么叫挺不住?明明是量力而行,防止影响工作!你看我上午本来有两个会都耽误了,关键是部里的同志都不敢做别的事,随时等我召集。”
  “你是诉苦还是炫耀一把手的威风?”樊红雨悠悠道。
  “二者兼而有之,我的意思是今后要把有限的精力用到无限的事业上。”
  樊红雨笑得前俯后仰,直到有人敲门才收敛笑容,回到办公桌前正襟危坐,摆出区委书记的威严。
  抵达银山已过了饭点,方晟叫了份外卖,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
  下午三点多钟,芮芸突然来到办公室,方晟吓了一跳。芮芸生性谨慎,若非不得已的原因决不可能贸然上门,她的公开身份是企业老总,跟组织系统毫无瓜葛。
  莫非周小容又出了问题?
  见他一脸紧张,芮芸赶紧说:“不是小容的事儿,而……跟陈景荣有关……”
  “这家伙又搞什么鬼?!”方晟急忙问。

  “看中潇南德亚的发展前景,从京都找来个什么风投基金,非要入股合作,说穿了还不是觊觎咱们的优质资产,想玩空手套白狼、小鱼吃大鱼的把戏?”芮芸气愤地说,“我断然拒绝后,陈景荣迫不及待跳出来,满口大道理,话里话外却威胁一是要取消优惠政策,对潇南德亚征收高额环境保护税;二是伙同开发商大幅提高土地租金,涨幅可能达三倍以上……”
  “砰!”
  方晟一巴掌拍在桌上,骂道:“卑劣无耻!他到红河从来不干正事,尽想着龌龊不堪的念头,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头上,生可忍孰不可忍!”
  “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是租金,三年合同快到期了,潇南德亚的交易对手是宝润,赵安的脾气您是知道的,稍有动静就嚣张得忘了自己是谁,三天两头跑到厂区甩脸色,说不应该涨租金的要求就把咱撵走——当初合同虽订的三年,但有效期却是六年,注明三年期满后潇南德亚有优先续约权。毫无疑问,他的举动得到陈景荣暗中授意!”
  方晟起身在办公室转了五六个来回,道:“那个风投基金叫什么?”
  “昭阳基金,我托京都的朋友打听过,默默无闻,是陈景荣为巧取豪夺潇南德亚临时注册的皮包公司。”
  “入股比例多少?”
  “百分之二十,大概四百万左右的样子,但昭阳基金要派人担任副总、财务总监,”芮芸轻蔑道,“下一步无非是增资扩股、稀释原始股本,暗中增加控股比例,再逐步替换关键岗位,达到实际控制企业的目的,最后来个资产重组,变卖股权大捞一笔后金蝉脱壳,很常见的资产运作套路。”

  方晟站在窗前考虑了很久,道:“周挺不是已经到位了吗?连夜做账,把驰顺公司的资金算做入股,就算……嗯,百分之二十吧。”
  “这个没问题。”
  驰顺的资金绝大部分来源于投资江业景山寺所得,入股潇南德亚相当于从一个口袋挪到另一个口袋,产权方面没有争议。
  方晟续道:“你负责的环寰资产管理公司相关手续都到位了吧?”

  “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后续环节,估计再跑一个月左右。”
  “再以环寰的名义入股百分之十,”方晟道,“潇南德亚本身占百分之三十五,留百分之十五给昭阳,想入就入,不入拉倒,不过测算下来水涨船高,入股额不是四百万,而是六百万!昭阳不放心可以引入第三方进行审计,我们也利用这个机会完善股权结构,从过去个人独资调整为股份制企业,更符合现代企业潮流。”
  芮芸若有所悟:“方部长是想引狼入室?”
  “然后关门打狗!”方晟恶狠狠道,“跟我玩资本游戏,非玩死他不可!”

  “副总和财务总监的条件也答应?”
  “都答应,但任何财务支出必须双签,即常务副总周挺和财务总监同时签字才生效,其它重大资产变更、收购和股权交易都须经董事会通过。”
  芮芸认真记下来,笑道:“赵安跳里跳外,不妨把他拉进来剐一下?”
  “他背后是雷南,暂时别惹,还是集中火力收拾昭阳,”方晟摆摆手道,“等入股资金全部到位,到时布局一场大戏,让这笔钱有来无回!”
  “大概率起码一半是陈景荣的积蓄。”
  “审计署是京都出了名的清水衙门,凭他个处级干部工作十多年攒不到两百万!很可能说服亲戚朋友入股,甚至可能借了银行贷款。”
  日期:2018-06-2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