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干嘛?想干嘛?”李一刀道,“咱们都是讲好的,开会的时候不准相互伤害。”
  “规矩是你定的,你都不想玩了,这规矩也就成屁了。”鸭屎道,“我要的是,少流血,少死人,少让老百姓遭殃,然后解决微山的问题,而不是再死成千上万的人。解决宁十三的问题要靠脑子,不是靠枪。”

  “放了我,如果不放,我的兄弟们会血洗这里。到时候,你们谁都别想活。”李一刀愤怒地说,“鸭屎,我错看你了。没想到你比宁十三还阴险。我去找宁十三,他从未动过我。你竟然乱来。”
  “我不会乱来的。我只需要你答应,做我们联合力量的老大。只要你做老大,就没有人会动你。”鸭屎道,“你必须担起这个责任,而不是逃避。带着自己的兄弟们,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落脚,依你的实力,哪里都能做老大。不过,微山的乱局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得收摊到底。”
  “好,我答应你。我们该怎么合作?”李一刀问道。
  “你,我,李一强老大,通天鼠老大,咱们四个组成同盟,你就做老大吧。”鸭屎道,“对外,打的是你的旗号,所有的微山人都看得懂。从现在到师父做县长前,实际的负责人是我。你们俩各出一千人给我。其他的人,你们自己带。等解决了师父的问题之后,咱们四个共管微山。可以划清地盘,也可以一起来管。”

  “都好说,不过,宁十三,我要活的。”通天鼠道,“同时,野狐田也要给我。”
  “宁十三这件事我答应你,不过野狐田的事比较复杂,我不能保证给你。”鸭屎道,“他对我们有大用,我还要继续用。”
  “好,野狐田的事,我自己解决。你只要把宁十三留给我就好。”通天鼠道。
  “李一刀老大,李一强老大,你们兄弟之间的恩怨暂时放一下,等微山平定了之后,你们俩是公了还是私了,我不干涉。宁爷倒台前,你们俩还是按规矩来合作。”鸭屎道。
  “我没什么。听你的安排吧。”李一强道。
  “好,老哥,算兄弟的不是了。从现在开始,咱们还是一家人。”李一刀道。
  “目前,野狐田、小时迁,你准备怎么用?”通天鼠问道。

  “野狐田就让他一直这样,时机成熟,可以用他对付鸡头米。小时迁那边一定会隔岸观火。一旦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会把济宁港给他,让他牵制怀义堂的人。”鸭屎道。
  李一刀笑着说:“如果你们俩愿意联合,我觉得打下微山并不难。”
  “我已经说过了,不能再伤及无辜。此外,宁爷已经与皮家联系起来了。皮家的一部分力量目前就在山东。一旦触发,这是大规模的冲突,咱们的力量太弱了。”鸭屎道。
  “行了,听四爷的,今天我就点人给你。”通天鼠道。

  “好吧,我的人也今天送到。”李一刀道。
  “咱们定期在这里开会,你们把人都集结在这里吧。”鸭屎道。
  鸭屎正要安排下一步的部署情况,突然发现自己手下一个小兵鬼鬼祟祟地来到了林场要找他。鸭屎对大家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回头我们详谈。”
  刚出了林子,小弟走过来说:“二姐应该出来了。她来湖西了。我没安排她去小院,而是安排她在木屋旁等着。”

  “你怎么不安排她去小院?”鸭屎不解地问道。
  “野狐田、小貂蝉在那边,我怕别惹出事来。”小兄弟说道。
  “也对。我们赶紧走。”鸭屎说道。
  小兄弟不好意思地说道:“四爷,您得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了?”鸭屎问道。
  “二姐变了,嗓子都变了,声音也变了。恐怕是在宁爷那受了委屈。”小兄弟补充道。
  这位小兄弟说的变,无非是口音不同,然而鸭屎的理解是,二姐受了巨大的委屈,嗓子都哭得说不出话来了。
  当鸭屎来到木屋旁边时,见木屋下果然一人站在那里来回踱步。从背影鸭屎一眼就认出了是黑蜘蛛。他拼命跑了过去,躲在了草丛里,然后挪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扑倒在地上,死死地扣在了草丛中。
  金含蕊原本打算调戏下鸭屎,毕竟他找到了小宋江安排的中间人,中间人让她在这里等鸭屎。这本是很小的事,所以她打断吓一吓鸭屎,看看他是否能认出自己来。为此,她专门让四个侍卫躲在湖边玩。没料到,等的时间太长了,她都忘了自己在等人了。

  她从未见过鸭屎,也从未听过鸭屎长什么样。突然被一个陌生男子扑倒,她的第一反应是大叫。她“啊”地疯狂叫了起来。这叫声吸引了湖边的侍卫。他们四个飞一般地跑了过来。
  “二姐,你别叫,别叫,是我啊。”鸭屎说道。
  由于金含蕊叫的声音太大,张着嘴巴,所以听不见鸭屎说的是什么。更何况,鸭屎的浓重方言,一着急就含糊不清,她也听不清楚。
  四个卫士飞跑过来,将枪口对准了鸭屎的脑袋。那一刻,鸭屎以为,自己栽在了宁十三手上,不得不乖乖地举起了手。侍卫将鸭屎牢牢绑在一棵树上。
  金含蕊撩起鸭屎的头发,仔细看了看鸭屎的长相,又摸了摸他的胸肌,笑着说:“你就是四爷吧?”
  “二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疯了?”鸭屎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妹妹?你该叫我二妹,我不想被人叫姐姐。”金含蕊笑着说。
  鸭屎这么一听,顿时觉得,完了,二姐被鬼魂附身了,不然声音怎么变化这么大。同时,他仔细看了下金含蕊,发现她比黑蜘蛛白一些,同时耳环、项链都是极为珍贵的物件。此外,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黑蜘蛛的味道。鸭屎此刻断定,这姑娘绝对不是黑蜘蛛。
  “丫头,你是谁?”鸭屎问道。
  “你猜,你猜。”金含蕊笑着说,“你再猜。”
  她这么一得意,贵族小姐的气质彻底消失,年龄也顿时显得小好多。黑蜘蛛风里来雨里去,打打杀杀很多年,眼睛里有一股逼人的冷峻与杀气。然而,这个姑娘心理年龄显然比黑蜘蛛小太多。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姐为什么会喜欢你?还四爷呢,衣服老土,鞋子老土,发型老土,胡子还不够粗硬,留这么长干嘛?再说,你一个人跑来跑去的,哪像个爷们样。我准备把我姐带到北平,给她许配个好人家。要是我娘知道她看上了你这样的人,她得气死。”金含蕊叽里呱啦说了很多。
  鸭屎脑子转了几圈,突然想到了她大概的身份。意识到这点,他倒抽一口凉气。不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黑蜘蛛有个妹妹,更重要的是,他意识到,小宋江应该出问题了。

  “小宋江没和你们一起来吗?”鸭屎突然问了一句,把金含蕊问得一愣。
  “哎呦,不好玩,不和你玩了。你什么都知道了,没意思。”金含蕊道,“是不是小宋江告诉你的?”
  “小宋江在哪儿?”鸭屎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们在济南就分开了?”金含蕊道,“他说我们被盯上了,于是就单独走。他引开了人,我们走另外的路来到了这里。就这样。”
  “你和黑蜘蛛是双胞胎?”鸭屎问道。
  “是啊。”金含蕊道,“小宋江到了北平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个姐姐。”

  “你知道我是谁吗?”鸭屎问道。
  “四爷啊,”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捂住了嘴,随后笑着说,“姐夫。”
  鸭屎气得脸都绿了,随后说:“别听小宋江胡说。”
  “没有啊,他没胡说,那天晚上,下着雪…”金含蕊刚要叙述鸭屎与黑蜘蛛的故事,立即被鸭屎打断了。
  “打住,可以了,不要叫我姐夫。叫我四爷。”
  “嗯。”金含蕊点了点头。
  “小宋江让你单独来,有没有什么东西捎给我?”鸭屎问道。
  “有,”金含蕊将一个包袱递了过去道,“就是这个。”
  “你让我怎么接啊?”鸭屎问道。
  “哦,”她这时才想起,鸭屎被她绑住了。她赶紧对侍卫说,“快给姐夫松绑。”
  侍卫们还没近前,鸭屎早已缩骨从绳子里出来了,拿起了包裹翻了起来。他从小宋江加了密的信中读出了让他毛骨悚然的信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