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9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我干啥?因为杀父之仇啊?”安邦鄙夷的朝着他“呸”了一口后,伸手指着查那瓦道:“查猜在金三角这些年贩卖了多少丨毒丨品,坑了多少无辜的人,我他妈送他去监狱里那是替天行道,你有啥可恨我的啊?我就问你,你天天花着沾着鲜血的脏钱,你就没有一点愧疚感么?你花的钱,不知道是用多少人命堆出来的,你恨我?你应该谢谢我才是,查猜要是一辈子不进去,还得有多少人因为他家破人亡啊”

  查那瓦被安邦噎的一句话不出来,另外一边,连城低着脑袋咬着嘴唇,脑袋里一片空白。
  “安邦?”苏建军没有去研究他为什么人会提前到了几天,他的眼睛盯着在寒风中头发被吹的纷乱的妹妹,愠怒的道:“你确定你这么干,就不怕引来人和安保的报复么?放了我妹妹!”
  “你能身为一个老板,首先你肯定得是个有脑袋的人对吧?那我请问苏总,你觉得就目前的状况来,我会给你妹妹放了么?”安邦指了指苏蔓,轻声道:“你去没去过寺庙或者道观里拜三清求佛祖什么的?你要是去过的话,你知道有个东西叫护身符么?”
  “······”苏建军无言以对。
  时间往前移,稍早一些的时候。
  内地,杭州。
  少马爷和黄振文还有六三人是在前一天抵达杭州的,他们三个来了之后就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把他们给接了车,来的人是魏丹青以前的朋友,对反把车给他们后简单交代两句就走了。

  “哗啦”坐在后面的少马爷拿出一张纸打开后,道:“凤山路二百九十八号,物资局家属楼”
  “嗡”桑塔纳启动,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一处职工家属楼。
  这里是苏建军的家,住在一栋八十年代中期建立起来的家属楼。
  你别苏建军现在在苏联做安保公司做的风生水起,大把的搂钱,但他在杭州的老婆孩子,还过着很普通的生活。
  不是苏建军为人太抠门,而是他深明一个道理,他在国外搞的这么热火如果国内的家人过的又太招摇了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钱可以偷着花,但是日子都装着过!
  “二楼,二零八,靠左面,这户人家里只有一个女人领着个十二岁的孩子,办起事来没有任何难度,就是注意点别弄出什么动静就行了······当然了,前提是我们不是奔着办事的因素去的,先乔装打扮一下吧”少马爷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吩咐着。
  黄振文皱眉问道:“就一个女人和孩子啊?少马爷,做这事挺脏的”
  “你刨人家祖坟,毁人血脉风水,不脏么?”少马爷睁开眼睛,淡淡的道:“走路踩死只蚂蚁是杀生,一枪崩死一个大活人也是,有啥区别?阎王给你算因果的时候会给你计较,你杀的是人还是畜生么?我们一直干的都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事,别给自己找什么心理安慰了”
  三人下车,从桑塔纳的后背箱里拿出几套水管工的衣服换了,然后拎着工具箱进了物资局家属楼,了三楼。
  “咚,咚”黄振文敲了敲房门,片刻后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诧异的问道:“你们是?”

  “呵呵,大姐你好,我们是通下水道的,这楼下面的下水道堵了,一楼弄好了就,我怀疑你们家这边可能有问题”
  “可是我家没堵啊?”
  “我们得了,有可能是你家下面的管道堵的不严重,再加你用水不大可能就没出来了,但外面的下水道已经开始往出溢水了”
  “哦,那行,你们进来吧”

  少马爷他们三个进去后,去厨房和卫生间扫了几眼,客厅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正趴在桌子写作业,见他们进来后,还笑着问道:“叔叔好”
  “哎,这孩子挺懂礼貌的”少马爷笑着回应了一声。
  十来分钟后,黄振文和六检查完就跟中年妇女道:“大姐,还真是你家这边出了些问题,不过搞起来可能要浪点时间,因为这边房子时间都好几年了,可能有些地方疏通会慢点,大概要一两个时吧”
  “行,行,那你们弄吧”中年妇女点头道:“我去给你们倒杯水,麻烦了师傅”

  “没事,没事,都是为人民服务么”
  少马爷拿出大哥大走进卫生间里,拨出号码,等那边接通后轻声道:“我们到地方了,这边就母女在”
  “先呆着吧,听信!”
  杭州两千多公里外,黑龙江东北方,苏联境内的海兰泡。
  安邦舔了舔嘴唇,道:“苏老板,我的要求不高,三台车满箱油,我们车离开后,你的妹妹我自然会给放了”
  “不行,你开什么玩笑?”苏建军当即摇头道:“人你们带走了,放不放谁能保证,那我保证你们先放人,我让你们走,行么?”
  “亢”王莽按着苏蔓,抬起枪口,一发子丨弹丨擦着苏蔓的脑袋就飞了过去。
  “啊!”苏蔓闭着眼睛尖叫了一声。
  “哗啦”安保把枪全都举起来,齐齐的举着安邦。
  安邦眯着眼问道:“苏老板,这个回答可以么?”

  “······”苏建军略一迟疑,查那瓦在他身后叫了一声:“苏,不能让他们走”
  查那瓦辗转许久才设了这么一个套,给安邦,赵援朝还有林文赫他们全都给完美无瑕的圈了进来,差一点就要功成了,这个时候他肯定不希望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这么离去了。
  “那是我妹妹,你觉得和你我之间的交情还有你付的钱,有可比性么?”苏建军语调生冷的道。
  查那瓦顿时无语,没在开口。
  苏建军咬牙道:“不提你的事,就今天,从今以后哪怕没有你,大圈我也收拾定了,放他们一马也只是暂时的明白么?我现在比你还希望他们死呢”
  “来人,给他们送三辆满箱油的车”苏建军完冲着手下吩咐了一声。
  几分钟后,两台吉普一辆皮卡被并排停进了院子里,赵援朝,林文赫和永孝他们从对面走了出来,王莽一把拉起在寒风中吹了十来分钟已经冻得有点快出鼻涕的苏蔓,两伙人汇集在一起。
  “车,赶紧走,坐不下就挤一挤”安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快零下三十度的天气,他的脑袋仍然有汗珠子往下掉。
  安邦也他妈紧张的有点麻爪了,因为别他们现在掌控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质,但是在人家地头,任何因素是都有可能导致他们全军覆灭在这的。
  一伙人往两辆车里挤,安邦则是让连城还有苏蔓了一辆吉普,然后他拉住王莽道:“你跟他们全那两台车,我带着她俩走”
  “你怕对方还下死手啊?”王莽皱眉问道。
  “不过境,肯定就不能绝对的安全,我带着她俩走稳当一点”安邦推了王莽一把,道:“走,快点,再有一个多时天就黑了”
  三台车门全都关,随后依次要朝着院外开去,安邦这辆车里就只坐了三个人,他和连城还有被绑着的苏蔓。
  当车子开过苏建军的身旁时,对方磨着牙道:“我问你,能不能先放人?”
  “等我过了黑龙江再,稍等,苏老板······”

  “嗡”安邦一脚踩下油门,吉普瞬间就蹿了出去。
  此时,杭州,物资局家属楼。
  “爷,来一下”卫生间里的六冲着在外面站着的少马爷招了招手。
  对方过来后,六指着墙角下方的地砖道:“这里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啊?”
  六道:“这下面肯定有货,这地砖的颜色明显跟其他地方有区别,边角曾经有被人摩挲过的痕迹,这是后按去的,并且还被动过不止一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