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网》
第11节

作者: 任性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云仙子的肯定,王哲不再自卑:“同样的条件我做的比你好!不一样的条件,我还是比你好,如果我愿意可以上最好大学。”
  同学们都知道,当年哲少才是学习最好的那一个,王巧巧跳起来:“显摆什么?告诉你云嫣早就有追求者了,那个人是传媒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是市委常委……”
  “闭嘴!”
  曾经的同学居然这么八卦,云嫣气急,狠狠瞪一眼大嘴巴的王巧巧起身就走,刚刚满血复活的王哲石化了,原来传言都是真的!

  早就听说有人追求云嫣,可是他不死心,自己还没有向云嫣表白过,也许还有机会。如果不是心存希望,他今天不会来,更不会打扮一番。
  被云嫣怼了让王巧巧恼羞成怒:“云嫣我是在帮你,他一个被知青抛弃的孤儿,一个强女干犯的儿子,有什么好留恋的?长得再漂亮也不过是银样镴枪头……”
  “被知青抛弃的孤儿,一个强女干犯的儿子”嗡!王哲感觉热血上涌,脑子出现瞬间空白,几乎想都没想一巴掌抡出去,啪!
  连走到门口的云嫣都愣住了,在所有人的心目中,英俊帅气的王哲,一向低调甚至有点窝囊,没想到他居然敢打市长的外甥女!
  很多人都知道他跟一群老人练武,只是在学校里似乎从来没有打过架,更不要说打女人,很多时候他都是被人欺负的那一个,今天算是开了洋荤啊!

  女人的话,让王哲再也没脸呆下去,避开云嫣冲出房间,从小在民政局社会福利院长大,什么样的委屈没受过?
  可今天王巧巧带来的绝对是奇耻大辱!最要命她当着暗恋女神的面羞辱自己!如果她是男人,王哲很有可能下杀手,他恨极了女人!
  哲少甚至忘记骑自行车,忘记等自己的胡思,王哲冒着连绵雨丝冲到民政局家属院,直接找上局长家里,顾不上敲门冲进去。
  民政局局长袁永珍,看到浑身湿透的他吓一跳:“王哲?你这是怎么了?”
  从记事起袁妈妈就是他最亲的人,当年年轻的袁妈妈是福利院工作人员,像是亲妈妈一样照顾自己,后来袁妈妈升迁了,也会时常关心他问候他。
  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母亲一样,满腹委屈的王哲泪如雨下:“袁妈妈,我妈妈是被强女干生下的我吗?因为这个她才抛弃我的吗?”

  谁告诉他的?袁永珍一下愣住了,本来想要继续过去十几年的谎言,毕竟有些事说出来很伤人的。
  可是看到王哲的眼睛她咬咬牙:“小哲你要坚强一点,现有资料显示你妈妈是下乡知青,当年十六岁的她生下了你,是不是被人欺负没有证据的!”
  居然是真的!王哲感觉自己的世界要崩溃了,十六岁少女生子无疑是被迫的:“我真的是强女干犯的儿子!我的爸爸是罪犯!我妈妈抛弃了我!”
  这样的打击一般人承受不了,袁永珍走过来抱住大男孩的肩膀,把他像是小时候一样拥进怀里,袁局长的泪水忍不住落下来。
  谁能想到这么优秀的大男孩,会有这么凄凉的身世:“你妈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生子,她能怎么办?”
  王哲像是游魂一样走在大街上,他不知道怎么走出市区,烟雨中一道孤独的身影行走在崎岖山路上,山路两侧灌木草丛纵横生长,仿佛潜藏了无数的凶兽。
  翻过山头走出最逼仄惊险的一段山路,已经看见中兴镇的灯火,凄风冷雨冻透了的王哲,仿佛感到了一丝暖意,哗啦啦几块山石滑落,转眼间掉落深谷。
  就在此时,山崖下传来一声压抑的轻呼:“救命!”
  那是女人的呼救声!常年锻炼的王哲听力超强,这一刻所有的屈辱和悲伤都不见了,因为那个声音很耳熟,那是胡思姐的声音。
  此时王哲才想起和胡思的约定!另一个声音响起:“闭嘴!这种地方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你就死了心吧!”
  到底是什么情况?刚要冲下去的王哲,猛地收住身子,只听下面又一个男人骂道:“老子们就是回来报仇的,你顶多算是添头,姓邓的和贾思怡才是罪魁祸首!”
  “没错!我们要把贾思怡先奸后杀,把姓邓的剥皮拆骨!”
  找贾思怡?还有姓邓的?王哲皱皱眉,那不是云嫣的妈妈吗?哲少不知道,下面三位是吴六海、陆六一和熊六,是河池市著名的恶霸,是大名鼎鼎的豹子三兄弟。
  这三位在河池恶行昭彰,97年的时候终于恶贯满盈,被传奇政法委书记邓华一举拿下。当年豹子三兄弟之所以被抓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年身为市委办主任的贾思怡出手,帮助空降兵邓华暗查三人的罪证。
  如果没有贾思怡的帮忙,身为空降兵的邓华,怎么可能那么快找到三人胡作非为的证据?最少在熊六的心目中是这么想的!
  哲少悄悄爬下山崖,下面居然有一个山坳可以躲雨,借助手电筒的光,看见那里面三男二女。尽管恐惧异常,胡思却顽强挡在另一个女人前面。
  那个女人是谁?胡思颤抖的声音:“放过我!韩志来出事和我无关,啊!”
  嘶啦一声,胡思姐的上衣被撕掉一片,露出里面白嫩的肌肤,三个家伙像是三年不食肉味的饿狼,看向惊恐的绝色美女!
  在韩志来时代,他们只有欣赏的份儿没有机会一亲芳泽,没想到今天会遇上,简直是上天的恩赐!逃出牢笼第一时间,把河池第一美女送到眼前!
  身体壮实的吴六海咕咚咽下一口口水:“憋死老子了!牢里蹲三年母猪赛貂蝉!胡思你就认命吧,伺候好了兄弟们给你一个全尸,嘎嘎!咳咳咳!”
  矮墩墩的熊六一伸手,抓住吴六海的脖子摔在地上:“滚一边去!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胡思身后的女人挣扎要出来,却被胡副镇长死死挡住:“求求你们放过她!她是无辜的,给我一个痛快也行,呜呜呜!”
  直到此时,胡思身后的女人才闪出半张脸,居然是她!万万没想到被胡思挡在身后的,居然是苗甜老师,她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怎么会被几个歹徒堵住的?
  摔一身泥水的吴六海爬起来,哭丧着脸骂道:“熊六不要欺人太甚!老子也是跟你一起蹲过大牢的,我们也算是共患难一场,你怎么着也不应该这么对我……”
  一起蹲过大牢?只听熊六冷笑道:“你是放不下当年的藏宝吧?要不是惦记那笔财富,你特么早就把兄弟们出卖了!”
  藏宝?什么藏宝?王哲摸上腰带卡子那一瞬镇定下来,现在年轻人腰带绝大多数是时尚皮带,王哲的不是,他腰带卡子是汽车减震钢板打造的。
  这东西是崔老送给他的,近五毫米厚度的钢板,重量足有半斤多。不要小瞧腰带卡子,抽在身上绝对会让人皮开肉绽。
  傻大憨粗的吴六海恼羞成怒:“草你姥姥……”
  “闭嘴!”熊六一巴掌打在吴六海脸上,根本不管对方反应走向胡思,“河池女神居然也学会见义勇为了?很好奇被你守护的是什么人,啧啧啧还真是漂亮,似乎比你年轻时候还漂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