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网》
第3节

作者: 任性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凭啥呀?哲少脸上戾气一闪即逝,孤儿出身的他,从小就被人欺负。但是却从来没有屈服过,在学校的时候打不过那些欺负自己的,就在路上拿板砖偷袭。

  现在被一个女人欺负太丢人!忽然想起自己毕竟是人家的下属,就这么跟女人一般见识着实不值得,何况和一个疯女子一般见识。
  没的显得自己没素质,打扫卫生间又如何?为了赚生活费,什么活没干过?不只是男生的卫生间,包括女性的卫生间都是他打扫的,再多一次又如何?
  转眼间工作七年了,孤儿出身的哲少很清楚一点,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在人家手下干活拿钱,就要有付出劳动的觉悟。
  说起来中兴镇的卫生环境保持的不错,主要是以前有一个足够负责任的扫地僧,这个扫地僧不是别人,恰恰是王哲同志,今天再度拿起家伙事倒也没有什么不舒坦。
  谁让自己资历浅来着?卫生间在后面,是从正房拐出一个弯儿,镇政府办公室是工字形建筑,两侧堵头都有拐出去的弯儿,一边是卫生间一边是食堂。

  办公楼里面很安静,镇上的干部绝大多数都家在市里,大清早的还没来齐呢。先到的是有私家车的干部,他们不用挤班车也就不用……
  “嗯!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啊!轻点啊!”
  什么声音?走到卫生间门口王哲站住了,只听早上训斥自己的声音:“不要?不要停吧?嘎嘎嘎!就凭你男人那小身板怎么可能喂饱你?看我十八般武艺怎么满足你的!”
  “哎呀!轻点呀!李书记真的能帮我解决转正问题吗?嗯!疼!嗯嗯嗯!”
  就算王哲是在室男,也知道里面没干好事,在村里见识过真枪实战的场面啊。这一刻王者居然想起了胡思和王巧巧,想起了距离他最近的两双完美曲线。
  可是十八般武艺是什么鬼?只听李东铭嘿声道:“镇里有两个临时工转正名额,我已经把那小子的给你了,还不好生伺候着!”

  自己的转合同工名额呀!就换来一场露水夫妻?哲少的手悬在空中没有去拽门,他可不是不敢进去,更不是害怕冲撞了李东铭副书记的好事,而是不屑为之!
  毕竟里面不是什么强女干,也不是什么猥亵,很显然是一种交换。没错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换,那个女人为了合同工的名额,不惜用自己的身体跟李东铭交换。
  “你在干什么?还不进去!”
  后面传来王巧巧的声音,不等哲少解释,已经被女人一脚踹进卫生间!一时间卫生间的大门敞开,一双男女近乎全果站在窗前,女人扶着窗台前后两个人形成F形。
  男人的大手死死掐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地上散乱扔着二人的衣物,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女人一声尖叫。
  再也顾不得扶住窗台,一下子捂住自己的脸,结果被男人撞得趴在窗台上,半个身子冲出窗户。而李东铭则被突然出现的王哲吓一跳,两个人瞬间分开,地面上留下一连串的水渍!
  卫生间门外,呆如木鸡的王巧巧不是近视眼呀,这一幕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巧巧姐还没有男朋友呢!
  现在居然看到这样刺激的一幕,眼睛会不会长针眼啊?这一刻王巧巧气急败坏:“你们!你们!无耻之尤!我要报警!”
  巧巧姐是实实在在的大姑娘,没想到今天会遭遇这样的事,刚刚从女卫生间出来的中兴镇副镇长、福利院院长胡思,也亲眼目睹这一幕。

  此刻李副书记呆呆地站立,居然忘记遮挡自己的腌臜物,这一幕对王哲和王巧巧的刺激不言而喻,只是对胡思来说不过尔尔。
  想当年合驰女神什么没见过?跟韩志来在一起的时候,韩书记交往的那些人,只有更龌龊没有最龌龊。还真要庆幸当年是韩志来的禁脔,才没有被其他人玷污,否则自己会沦落到什么样子?
  往事不堪回首!胡副镇长一瞪眼:“还看什么?不怕长针眼吗?还不出来!”
  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胡思转身挡住王巧巧的视线,王哲赶紧从卫生间逃出来,嘴上不忘嘟囔:“这也太饥渴了吧?简直是饥不择食呀!”
  三个人急火火离开卫生间,仿佛被撞破那场面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王巧巧那张脸仿佛能滴下血来,气急败坏的骂道:“太不要脸了!我要跟姨夫说!”

  跟你姨夫说?胡思满脸古怪,真把你姨夫当成正人君子了:“走吧,去我那里喝杯茶压压惊,姓李的不是好东西,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他恶心自己是不是?”
  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其实巧巧姐对王哲的鄙视,那是少女心的矫情。而对胡思却是很瞧不起,毕竟之前女人是靠身体上位的,否则怎么可能那么年轻就上位正科级干部?
  这些事早就听姨夫他们私下里说过,不过今天女人先是把哲少从李东铭手中救下来,下午又帮自己解围,无论如何都是帮了自己忙。
  巧巧姐之所以被称为姐,就是因为巧巧姐足够仗义,是那种大姐头的性格,她一向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之前不是忘记了哲少帮助自己的恩情。
  而是生气这个混蛋因为女神忽略了自己!现在似乎好像欠下人情了,那就去胡思的办公室看看好啰,其实巧巧姐更想去看看王哲那边。

  忽然想起一事,王巧巧上下打量胡思,后者被她看的发毛:“小丫头看什么?难不成我脸上的妆花了?”
  “李东铭脸上的伤,不会是胡副镇长的杰作吧?”
  呃!没想到,惊鸿一瞥间,王巧巧居然注意到这样的细节,王哲此时才想起。李东铭的脸上几道血痕,明显是被挠的,之前还以为是那谁挠的呢。
  咳咳咳!没想到王巧巧会问这个,胡思脸一红,下意识整整衣衫。没错,刚刚姓李的欺负胡思来着,没有得手才去找那个女人泄火。
  幸亏跟王哲学了两手女子防身术,否则今天真的要吃大亏了!其实王副镇长还是有点面嫩,也只有私下里和哲少在一起,才会表现的那么主动那么大胆。
  现在不过是转移话题罢了,刚刚那刺激的一幕,把个巧姐羞得无地自容。三个人一起走向外面,路过门卫室只听有人叫道:“王哲电话!”
  2001年的夏季,合驰市手机已经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奢侈品,对于王哲来说,买得起电话却不想惹闲气,中兴镇手机信号太差,断断续续的远不如座机来的方便。
  居然有人打电话找他!王巧巧心中有点犯堵:“慌什么?看走廊让你踩的,回头记得擦地!”
  擦地?这是卫生间那个女人的工作范围吧?王者顾不得和女人争辩,三步两步跑到收发室,把刚刚到手的大云塞给党政办秘书石庆:“谢谢您石干事!”
  还是很明白事儿的么,石庆紧绷的脸带上一丝满足:“人儿不大电话不少,攒点钱赶紧买一部手机得了,现在镇上只有你还用座机!”
  “嘿嘿!这不是罗锅上山钱紧么?”王哲随便应付一句拿起电话,“我是王哲,请问你是哪位?”
  “嘎嘎嘎!哲少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官升脾气涨啊!”
  来电话的是平坝镇党政办秘书谭成福,是王哲中学时代铁杆兄弟,哲少这个匪号就是他叫开的。对此王哲也是很无奈呀,自己这副德性叫什么哲少,折杀还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