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9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现在在做什么?
  真的在这么重要的节日把她给忘记了吗?
  电话突然响了,有人接,然后接电话的女孩子叫了起来:“陈静,电话!”
  陈静触电般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楼梯口,从同学手中接过电话,首先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哦,一串的星号,保密电话!她声音微微颤抖,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萧剑扬的声音:“小静,节日快乐!”
  陈静眼眶一热,险些就哭出声来。
  这算喜极而泣吗?
  哼,等他退伍了,她一定也要这样捉弄他一回,让他流更多的眼泪!
  “最近……很忙吗?”陈静稳住情绪,轻声问。
  萧剑扬说:“怎么说呢?训练比较紧张,一天到晚衣服就没有干过,每次训练结束,整个人都累成狗了。”他没有说谎,苏联政局稳定下来之后他们就回到了云南基地,然后又是跟新兵磨合,训练量确实大得吓人。
  陈静说:“那你肯定更瘦了吧?你本来就不怎么长肉的,训练强度这么高,还不得瘦成竹竿啊?”

  萧剑扬笑:“不会啦,部队的伙食好得很,我就算想瘦下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陈静说:“总之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太玩命了……我挺好的,学习的时候专心学习,有空了就出去玩,顺便去看看萧伯伯……嗯,他跟赵姐相处得很好,那个恩爱啊,羡慕死人了。你那个可爱的小妹妹也很好,一天到晚活蹦乱跳,活像一只刚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麻雀,没个消停的时候,总之呢,大家都很好。对了,你过年的时候能回来吗?”
  萧剑扬有点抱歉:“恐怕不行,要守边防呢。”
  陈静大失所望,勉强一笑:“哦……我还希望你过年的时候能回来,和我一起到市中心广场去参加跨年晚会呢,你回不来就算了,我和苏红一起去吧。”

  萧剑扬一阵内疚:“小静,对不起啊……这一年来我们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二十天吧,我亏欠你太多了。”
  陈静说:“别说傻话了,我们的父辈都是军人,我虽然没当兵,但也知道军人肩负的职责,我不会怪你的,只要你能多给我写几封信,多打几个电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两个人聊了几分钟,越聊越不是滋味,恨不得马上飞到对方身边去。热恋中的男女啊,一颗心全系在对方身上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都嫌不够,而这一年来他和她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二十年,这种牵肠挂肚的滋味,有谁能理解?但萧剑扬没有办法,选择了这条路,外面那个花花世界便与他无关了,再怎么不舍也不行。
  挂了电话,萧剑扬有些失魂落魄的返回自己的宿舍。没打电话之前想她想得厉害,打了,想得更厉害,这相思之苦把他折磨得太狠了。他开始痛恨这没有什么波澜的日子了。如果有一次大行动那该多好?按照他们部队的传统,每次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就会尽量安排大家休候,越是艰巨的任务,假期就越长,毕竟他们是人,不是机器————哪怕是机器也无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满负荷运转的,适当的休假有利于他们调整状态,以良好的精神面貌迎接更加激烈的战斗。只要有任务,他就有机会争取休假,可是这半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大行动,想来就火大!

  迎面遇见了林鸥。跟他不一样,这位女情报参谋在这个日子里显得精神奕奕,神采飞扬,主动向他打招呼:“47,怎么了?今天可是圣诞节啊,你应该开心才对,怎么无精打采的?”
  萧剑扬说:“这种节日与我们没有丝毫关系,理它作甚?”见林鸥精神饱满得很,他有点儿好奇:“林参谋,你是不是碰上什么好事了啊,这么开心!”
  林鸥摆摆手,说:“干我们这行的,哪里有什么好事?”
  萧剑扬说:“说得好像我们专门干坏事似的。”
  林鸥反问:“难道不是吗?”
  萧剑扬:“呃……”
  无话可说……仔细想想,入伍以来他们确实没有干过什么好事,在中越边境接受地形训练的时候摸过越军的哨,在新疆沙漠受训的时候猎杀过企图分裂新疆的恐怖份子,在西藏受训的时候又伏击过越境的印度特工人员……苏联八月政变的时候他们老大甚至策划着出动所有精兵强将进入苏联,搅和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好事,免得他们把戈地图这个祸国殃民的蠢货做了。想来想去,他们似乎除了搞破坏还是搞破坏,好人好事与他们基本绝缘。他只好改口:“那你准备做什么坏事呀?”

  林鸥笑笑,指向草坪:“到那里坐,慢慢聊。”两个人走到草坪,萧剑扬坐下,她则躺下,看着头顶的点点繁星精神抖擞:“上个星期我向上头提交了关于金三角地区的局势的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可是我潜入金三角卧底数个月,搜集大量情报才写好的,得到了上级的一致好评。”
  从伊拉克回来之后,我们的林参谋基本上就扑在金三角了,连印藏边境的定点清除行动都没有参与。萧剑扬闻言,眉头微皱:“金三角那边……很乱啊!”
  林鸥叹气:“是啊,乱得很。你知道吗?这个时节正是金三角罂粟成熟的季节,虽说金三角的罂粟一年四季都有产出,但是这个时节的罂粟成色是最好的,价格也最高。每年的这个时候,金三角地区就会跟翻江倒海似的乱得不可开交,军阀之间不断火拼试图夺取对方的地盘,大大小小的马帮把成箱鸦片绑到马背上,赶着驮队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缅甸、泰国、老挝这些国家的政府军也会四处打击贩毒,名为扫毒,实则杀人越货……政府军、地方军阀、武装贩毒集团、来自世界各地的毒枭,众多势力纠缠在一起,整个地区一团乱麻。罗星汉、孔有祥、彭家声、张奇夫……这些都是野心勃勃的枭雄,都想统一金三角,彼此之间相互攻伐,杀得血流成河!可以说,金三角地区是整个东南亚最为混乱的地区,没有之一!”

  萧剑扬说:“我们中队的任务就是要盯住这一地区,免得出事。”
  林鸥说:“仅仅盯住是不够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渐渐富起来了,绝迹了几十年的丨毒丨品也流入了我们国内。你知道吗?在美国,一公斤的四号海洛恩可以卖到上百万美元,而在金三角,拿货时的价格也不过是两三万元而已,这样的暴利,足以让很多人铤而走险了,我们中队才几个人啊,如何盯得住如此漫长的边境线?”
  萧剑扬略一思索,同意了她的说法:“是啊,前段时间那几个新兵执行的五次任务,有四次是武装贩毒,而在十年前这种事情一年都碰不到一回的,武装贩毒确实越来越频繁了。”
  林鸥坐了起来,目光锐利:“所以我在报告中提议,形势变了,我们的策略也应该转变,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被动防守,应该主动出击打出去,在那些丨毒丨品还没有运出加工厂之前便将它们摧毁,不让它们有流入我们境内的机会!”
  日期:2018-07-19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