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9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利钦也发布命令,宣布苏共和俄共的全部动产和不动产均为俄罗斯国家所有。当时仅苏共各种账户就有120多亿卢布和5000多万可自由兑换的外汇。
  8月29日,苏联最高当局也通过决议,终止苏共在全国范围内的活动。随之,各加盟共和国**或被终止、禁止活动,或被迫自动解散,或在**基础上改建新党,有的共和国甚至宣布**为非法政党。绝望之中,苏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克鲁齐纳跳楼自杀,曾任苏军总参谋长和克里姆林宫军事顾问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在办公室上吊自杀。克鲁齐纳和阿赫罗梅耶夫都是功勋卓著的元勋,尤其是阿赫罗梅耶夫,经历了二战、冷战的考验,一手策划了闪击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可谓身经百战,然而,这位元帅却选择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杀,由此可见,苏联的形势已经到了最坚定的党员都为之绝望的地步了。苏共领导人有的被逮捕,有的自杀,大批苏**员干部加入失业大军。短短几天,具有93年历史、执政70多年、尚有1500万党员的苏联**就已经被摧毁。

  比大规模清党来得更惊心动魄的,是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浪潮。八?一九政变结束的第二天,爱沙尼亚宣布独立;两天之后,乌克兰宣布独立;三天后,白俄罗斯宣布独立;五天后,摩尔多瓦宣布独立;七天后阿塞拜疆宣布独立;八天后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同时宣布独立……这股可怕的独立浪潮犹如狂风骤雨,不停地向苏联这艘锈迹斑斑、伤痕累累的战舰袭来。诞生于一战的烽烟之中,在二战的尸山血海中崛起,与美国针锋相对,把全世界拖进了可怕的冷战中,让全世界战栗了半个世纪之久的苏联,终究没能挺过这轮狂风暴雨,终于倒下去了。在政变结束的四个月之后,苏联走到了尽头,戈地图宣布苏联作为一个国家,一个联盟的历史已经结束了,他辞去了一切职务,把权力还给叶利钦。

  海狼喃喃说:“就这样完了?那么大一个国家,就这样完了?”
  蝙蝠白了他一眼:“不然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希望它长命百岁?它不完,我们整个国家都别想睡得安稳!”
  这是大实话。中苏关系最紧张的时候,苏联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坦克超过一万辆,作战飞机多达六千余架,他们的战略远程轰炸机从滨海起飞能将远程巡航导弹砸到四川去,他们的装甲部队从内蒙古方向发动进攻,最多七十二个小时就能打到北京城下,即便是38、39、54这几个甲等集团军,也没有把握能挡住他们一个装甲师的全力突击。数十万苏联红军狂喊乌拉,以上万辆坦克数万门火炮为先导越过边境,从蒙古高原山洪爆发似的朝着北京倾泄,三北防线的天空被喷绘着红星的歼击机群和轰炸机群遮蔽,这恐怖的噩梦不知道多少次将共和国的将军在午夜惊醒,冷汗浸湿衣衫。现在好了,苏联完了,至少在二十年之内,中国都不必担心来自北方的威胁了。

  相信与苏联对峙了数十年,也在他们的装甲洪流面前战栗了几十年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也松了一口大气吧?
  令人诧异的是,莫斯科的街头冷冷清清的,即将成为历史,苏联人却反应冷淡,仿佛事不关己。只有苏联的政治家兴奋万分,跃跃欲试,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盼着苏联咽下最后一口气,然后去抢夺苏联留下来的资产了。苏共当局在苏联最后的岁月里的表现让人很难对他们抱有任何希望和留恋,苏联人也希望能够换一种方式,换一种政治体制,看能不能过得好一点。他们就这样呆在家里,通过电视看着国家高层的风云变幻,看着苏联末日的逼近。

  终于,戈地图与叶利钦完成了最后的交接手续,将存放着两万多枚核弹头的发射指令的核手提箱交到了叶利钦手里,宣告苏联历史正式终结,在克里姆林宫飘扬了七十年的红旗,终于要落下来了。
  红场冷冷清清的,只有少数苏联军人聚集在这里,呆呆的那面曾经指引他们前进的方向的红旗一点点的坠落,泪流满面。
  在欧洲,在中东,在美国,在全世界的很多国家和地区,无数苏联的特工、对外军事顾问和特种部队,都中了石化魔咒似的站在电视机前,绝望地看着红旗坠落,内心被撕裂一般的痛苦让他们失声痛哭。这些在苏联最后时刻仍在为苏联的利益而奋斗的人们,已经无家可归了,他们的国家,亡了!
  白桦林里再也听不到喀秋莎动人的歌声。

  再也没有苏联红军了。
  再也没有政委了。
  席卷世界的百万雄师,在北极冰海破冰而出的战略核潜艇,让欧亚大陆颤抖的钢铁洪流,遮天蔽日的米格机群和战略轰炸机……所有这一切属于苏联的东西,不管是人们曾经痛恨过的还是热爱过的,都将连同把红旗插遍全球的豪情壮志和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一起消失在从北极吹来的寒风之中,再无踪迹。
  苏联老大哥,一路走好,还有……千万不要再回来了!
  看着红旗坠落,萧剑扬长时间的沉默。苏联是中国最可怕的强敌,一直以来都是,看着它分崩离析,他应该松一口大气才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红旗从克里姆林宫上空坠落,红蓝白三色旗冉冉升机,他却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曹小强碰了碰他:“作何感想?”
  萧剑扬说:“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曹小强说:“我也是。”
  伏兵说:“真的,看着那么大一个国家连开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亡了,我都快窒息了!”
  空降兵少校说:“我也一样。”
  蝰蛇说:“但愿这样的厄运永远、永远不要降临到我们国家头上!”
  众人都沉默,心情异常沉重。
  半晌,曹小强勉强一笑,说:“你们说,分开来过之后,苏联人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
  蝰蛇冷笑:“想得美!西方国家等这一天都不知道等了多少年,好不容易盼到苏联倒下,他们还按捺得住?等着瞧吧,他们马上就会一拥而上,拼命瓜分苏联的遗产,直到将苏联最后一滴血吸干为止!”他对着电视墙屏幕上红场那稀落落的人群说:“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苏联解体而变得更加美好,或者更加糟糕,大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苏联解体当天,正好是圣诞节,绝大多数人都忙着过节,甚至连新闻都没看,自然也就谈不上有多关心了。
  红色帝国在它生命的最后几年已经变成了一个百病缠身的巨人,其影响力跟全盛时期天差地别,以至于到了很多国家都可以无视它的存在的地图。哪怕是受苏联影响最大的中国也是一样,曾几何时,苏联的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中国高度紧张,几百万大军枕戈待旦,但是现在,这个国家轰然倒地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已经无法在中国掀起一点波澜了。
  一个大国的影响力,竟然可以衰退到这种地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