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63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直接伸手抓住了刘长青的手,颤抖着说:“这,这也太恐怖了,我只是做个村长,又不是做市长?怎么还会有人要害我?”
  刘长青被她抓了手,感觉凉凉的,柔柔的。

  他忍不住也捏了一把,再捏一把。
  苗晓曼感觉到了,脸上一怒,连忙将他一手甩开:“你干什么?小小年纪,就敢吃女人豆腐?”
  “村长,是你把我捏疼了,我挣扎了两下而已。”刘长青微微有些心虚的说,但表情一定不能露怯,“我要真吃你豆腐,刚才摸你腿的时候,抱你进医院的时候,早就吃很多了,还需要等现在?”
  他佯装生气。
  苗晓曼愣了愣,道:“好了,好了,是我误会你了,小屁孩,脾气还挺大……”
  不过看她表情,心事重重。
  挂完点滴,已经是午夜两点半。
  苗晓曼今夜是死活不肯去村委住的了,刘长青想起金老师是苗晓曼的亲戚,就说要不去金老师家住一晚,明天再想办法。
  可是苗晓曼说她姨父刚刚心脏病犯,赶去市里动手术了,家里没人。
  想来想去,刘长青就把苗村长带回了自己家。
  自己家有老娘在,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刘长青扶着苗晓曼轻一脚重一脚的进门,一看见前堂刘长宇的灵牌与照片,苗晓曼猛的大叫一声,一下就窜到了刘长青的身上。
  刘长青身体一顿,只能捧住她又圆又翘的屁股,胸前还能感受到一对肉团的挤压,那绵软的感觉,瞬间让他知道,苗晓曼里面没穿内衣。
  一阵心潮涌动,小二狗猛的来了兴趣,就这样直直的靠了上去。

  “什么东西?”
  苗晓曼感觉到臀下竟然多了根莫名其妙的玩意儿,而且就在她女子羞人之处,弄得很不舒服,还有种异样,似乎一碰就会全身无力,她忍不住探手往下一抓。
  刘长青马上全身一颤,两人接触的就更紧密了一些。
  不过这苗晓曼也不知道怎么长大的,抓在手中好一会,竟然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又摸又捏的研究了半天,差点把刘长青给弄完球了,她还犹自不觉的说:“刘长青,你怎么身上藏根玉米棒?正好饿了,给我吃吧!”
  我的个天呐!
  刘长青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这年头,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高中没上生理学吗?
  他结结巴巴说:“村长,你……原来你流氓起来比我厉害多了,快,快放手,那不是玉米棒,我的妈呀,那是我的……哎呀呀!”
  这时候,崔金花从房里出来,见到两人极其亲密的姿态,立即愣了愣,老眼瞪大,暗叫一声阿弥陀佛,心想:二狗子终于长大了,会勾搭女人了,那老娘我就放心了,最好赶紧生米煮成熟饭,明年就生个小狗子。

  再一看,哎呀我的娘,这不是新村长吗?怎么勾搭上新村长了?
  但随后她又想:村长好,村长做了我老刘家媳妇,出门都有人眼红,年纪大点没什么,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生儿子。
  她正要掂着脚悄悄回房,可刘长青发现了她,立即喊一声:“娘,你醒了?”
  崔金光暗骂,你个缺心眼的儿啊,老娘我不出声不就是给你们机会吗?
  “二狗子,老娘我睡迷糊了,喝口水就继续睡,我睡着了雷打不动,鸡叫不醒,你们……快去睡吧!”她瓮声瓮气的转身回房。
  而此刻苗晓曼终于后知后觉的品味出刚才抓的是什么了,连忙一把放开,两腿一松,从刘长青身上跳下来,只是这一下,感觉到脚背上的痛了。

  ######
  房间里,灯光下。
  刘长青给苗晓曼重新包伤口,蛇咬的牙口不大,但被剪刀划一下放血的有点大,能有两公分,幸好医院里还配了些碘酒纱布啥的,这时候也好操作。
  “喂,你轻点。”苗晓曼小声提醒,因为刚才的事情,表情有点小尴尬,但再看刘长青的年纪,又渐渐平静下来,只不过心里还在想:这家伙,人不大,那东西也太吓人;就是因为超出想象,她才没往那方面想,搞了个笑话。

  “好,你忍着点。”刘长青说。
  殊不知,房门口,崔金花的耳朵正贴着门板,脸上笑眯眯,心里又在偷着乐:哼,李爱花你个势利眼,以为你家唐芸了不起啊,大学生村长被我家二狗搞上了,这才叫牛比。
  “啊——,痛!”苗晓曼轻喊一声,崔金光更高兴了。
  “忍着,忍着,很快就会好的。”刘长青说,捧着她的脚包扎,但又有点心不在焉,因为苗晓曼的玉足真当很漂亮,虽然伤口还有点肿,但脚背前半段是完好的,那脚,雪白如玉,小巧玲珑,五根脚趾整齐修长,弯弯钩拢,有种说不出的美。
  刘长青以前没留意过女人的脚,觉得脚不都差不多吗?
  但现在这只玉足近在咫尺,却让他差点看的迷醉。
  “喂,好了没有,痒痒。”苗晓曼抬了抬脚,因为刘长青的手指落在她的脚底板上。
  “哦,哦,好了。”他像才回神,而门口的崔金花也终于不听门,带着笑容轻手轻脚的回房,以为饭已经熟了呢!
  刘长青道:“村长,这是我的房间,隔壁是我大哥的,你想睡哪一间?”
  苗晓曼一想到前堂摆着的灵位,哪里敢去隔壁啊,就连在刘长青的房间睡觉,都觉得心里毛毛的,但没办法,总比面对毒蛇的好。

  折腾一宿,刘长青也累了,就在隔壁房间沉沉睡去。
  就连夏青薇出来跟他说话,他也没应。
  第二天起床,破天荒发现一向节省的老娘竟然煮了两碗糖水鸡蛋,一碗四个,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刘长青先去井边洗脸刷牙,然后去房间里叫苗晓曼。
  刚要敲门,发现房间里有说话的声音,他听见苗晓曼在说:“哥,这事你就别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
  刘长青微微一愣,举起的手放下,心想原来在打电话,还有个哥,不知道在说什么。
  不过偷听别人打电话就不道德了,他转身离开。
  而苗晓曼还在说:“哥,你不想妹妹被人害死吧?我这村长是肯定要当下去的,你还要不要见我这妹妹,就看你的了。”
  电话那头一个沉稳男人的声音:“小曼,你真是太固执了,老头子非得被你气死不可。”

  苗晓曼说:“他才不会呢,见不到我,他眼不见为净。”
  他哥哥无奈道:“好吧好吧,谁让我摊上你这个妹妹……这样,白玉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白姨的女儿,不是你的梦中情人吗?哥,难道你要让我给你牵线搭桥,准备追求白玉姐了?你可真够狡猾的,帮我一点点小忙,就要我出大力。”
  “谁让你搭桥了?你白玉姐最近部队里出了点事,回家了,听说现在心情不太好,我给白姨打个电话,让白玉过来帮你,顺便散散心,你们也联络联络感情。”
  “哼哼,帮忙是附加的,让我联络你们的感情才是真吧?知道了,知道了,做妹妹的知道怎么做。”
  打完这个电话,担心了一夜的苗晓曼再次满血复活,就算有点黑眼圈,也是精神奕奕;一脚轻一脚重的走出房门,看见刘长青在吃早饭,还打了个招呼:“小屁孩,起的挺早啊!”
  刘长青差点把蛋吃鼻子里去:“村长,我十八了,人家十八岁孩子都三岁了。”
  “扯呢吧!阿姨呢,就是你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