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62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来买蚊香的,买蚊香也不行啊?”他晃了晃手中蚊香,慢吞吞的走入黑暗中。
  李爱花问唐芸:“他真是来买蚊香的?”
  唐芸:“是啊,不然能干嘛?”
  “他没勾搭你?”
  “妈,你说话真是太难听了,我吃饱了,做作业去。”
  “诶,妈给你烧的鸡腿吃了没有?”
  “吃了吃了。”

  “吃了?怎么没骨头呢?”
  “骨头,给狗吃了。”唐芸说完,嘴角微微一勾,给刘二狗吃了,那不就是给狗吃了吗?
  晚上,刘长青一如既往的学习医术,学习青莲内劲,一边给夏青薇吸收阳气。
  夏青薇现在已经在教他如何把脉。
  起先他也就只能把把自己的脉,一点点摸索;倒是青莲内劲,虽然还没有出现所谓的内气,可是现在练习的时候能感觉到渐入状态,手脚不太麻了,气血运行通畅,睡眠质量也好了。
  不过就在将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他被一阵重重敲门声给弄醒。
  门外还有个急促的声音:“二狗子,二狗子,快点出来救命!”
  是桂花嫂的声音。
  刘长青赶紧从床上跳起来,而夏青薇道:“好像出什么事了,拿上针灸工具,快出去看看。”
  门开,果然是桂花嫂。
  这时候崔金花也跑了出来,连忙问:“桂花,出啥事了?救谁的命啊?”
  桂花嫂一路跑来的,气喘吁吁:“村长,咱们来的新村长,被,被毒蛇咬了,快快快,二狗子,你是华佗转世,可不能让苗村长就这么死掉啊,那么年轻一姑娘。”
  刘长青心中一沉:“快走,快走,她在哪里?”
  桂花嫂说:“在村委,她暂时没房子住,就住在村委里。”
  刘长青赶紧往外跑,顺口问了句:“苗光明呢?他的医馆里可能有血清。”

  桂花嫂就骂:“那个该死的赤脚医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没人,医馆也锁住了,我们哪里……”
  刘长青没等她说完,直奔村委。
  到了村委之后,他马上看见苗晓曼穿着一身卡通睡衣躺在地上,有几个村民看着,还用电筒照着;她的左腿上绑着一条绳子,脚背上已经黑肿了,显然那蛇挺毒的。
  “二狗,二狗,你可算来了,快来看看苗村长,她这情况不对啊!”说话的正是桂花嫂的男人,刘金龙。
  刘长青问道:“那蛇呢,认出是什么蛇了吗?”
  可是,除了苗晓曼自己,谁也没见着蛇;而苗晓曼这个大学生村官,以前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认出蛇的品种,看见蛇,吓得腿都软了,能记得给桂花嫂打电话求救,已经算不错了。
  苗晓曼躺在地上,并没有昏迷,一脸惊恐的说道:“是一条黑蛇,好大一条,好可怕。”

  夏青薇已经从手链中出来,看了看后对刘长青道:“蛇毒挺厉害,耽搁下去会死人的,得赶紧给她放血,速度要快,晚了怕来不及了。”
  其实刘金龙他们已经给苗晓曼挤过毒血,但口子小,作用不大,必须切开大口子。
  可是,刘长青身上只有针灸,那种细小的银针。
  要放血,至少也得是刀针,好在村委办公室里面有剪刀,刘长青找着剪刀,用打火机一烤,一咬牙,对着苗晓曼的脚背就是一下划了过去。
  “嗤!”
  一股黑血从口子里冒出来。
  苗晓曼的脚背上已经有点麻木,所以没感觉到多疼,但那画面感,还是吓得她大叫一声。

  刘长青随后卷起她的睡裤腿管,使劲从上往下撸,这一下,可就把她痛得不行了,直起身来,抓着刘长青的肩膀,叫得一个撕心裂肺,就跟牛老大三媳妇生孩子似的。
  刘长青又用银针刺血,强制祛毒。
  五分钟后,被他挤了不少血出来。
  也渐渐变的红了。
  他稍稍松了口气,但还不能就此结束,被毒蛇咬要注射血清,这点他是知道的,所以赶紧道:“刘三哥,我记得你家有辆三轮车,快去拿过来,村长要去医院注射血清,我们快点给她送过去。”
  “哦哦哦!”
  刘长青虽然叫刘金龙为三哥,但他年纪不小,快五十了,也就只能让刘长青骑着三轮车带上苗晓曼去镇上的医院。
  一路顶着星光,风尘仆仆,还好镇医院晚上也有值班医生,加上青山镇这种山区,被毒蛇咬时有发生,抗毒血清也是常备药物。
  又是注射血清,又是打破伤风,还要挂盐水,总共弄下来,差不多八百块钱。
  苗晓曼一身睡衣,哪里有钱?
  刘长青匆忙出来,也没带。
  还是后面赶来桂花嫂比较心细,带着钱过来了,还对那医生说:“医生啊,你仔细点啊,这是我们村的村长,还是大学生哩,可不能落下什么病根。”
  医生是个妇女,点点头说:“放心,你们哪个村的?伤口处理挺好,毒血已经放光了,再打完这些针,保证没事。”
  众人听了也就放心了。

  挂水自然要有人看着,但也不需要太多,加上桂花嫂他们不是年轻人,熬夜受不住,刘长青就让他们先回去休息。
  挂水的时候,苗晓曼躺在临时床上,刘长青坐凳子上,旁边还有个夏青薇,她睁着一双漂亮的鬼眼,盯着点滴器,很是好奇,问道:“小弟,这种医疗手段我从来没见过,是什么原理?直接打进经脉吗?不对,这是血管,血清又是什么?”
  “这个叫挂盐水,血清就是抗毒素,是现在科学……”刘长青张口就说,结果苗晓曼一脸惊讶的道:“刘长青,你在跟谁说话?”
  “啊——,我,我自言自语呢!”刘长青赶紧闭口,一不小心说出来了,夏青薇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索性先回了手链中。
  苗晓曼也没在意,过了会说道:“刘长青,这次多谢你了,所以,咱俩之间的事,一笔勾销,便宜你了。”

  刘长青抓抓头发:“村长,我也读过书的,一条命跟一泡尿,怎么也不对等啊,我这是亏大了。”
  “那你想怎么样?给你钱?”
  “我不缺钱啊,村长,咱们后山的那块地,让我承包呗,那就真的一笔勾销了。”
  “你这是让我假公济私……不行,等我看过才能决定答不答应。”
  “好吧,好吧!”刘长青无语的说道,但很快想到了另一件事,“村长,刚才听医生说,咬你的多半是黑练蛇,在青山镇出了名的,是五步蛇的近亲,但是黑练蛇正常情况不会出现在房子里,它们喜欢在草丛,溪边,树荫那种地方出没,而且村委是个大院,四周都有围墙,这黑练蛇是怎么进你房里的?”
  女孩子没有不怕蛇的。
  苗晓曼现在想想都觉的后怕,道:“我怎么知道它怎么进去的……哎呀,那房子里有蛇,我可还怎么住啊?早知道,我就不来青山镇了,太恐怖了……”

  她说到这里,突然看见刘长青亮晶晶的眼神,忽然心中一凌,多转了个弯,惊呼道:“刘长青,难道你是想说,那蛇是,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有人要……要害我?”
  她的脸一下苍白了。
  毕竟是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今年才二十二岁,一到村子里就有人要杀她,还不害怕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