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9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先对政变作出反应的,是苏联的死对头,美国。当时布什总统正在缅因州度假,他在午夜被他的得力助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斯特叫醒,当得知苏联发生政变后,他的面色变了。
  “他们能成功吗?”他问。

  斯考克罗夫斯特说:“这次政变是由众多苏联强有力的人物支持、策划的,他们很可能会成功。”
  一句话让总统先生的心直往下沉。
  但是很快,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提交了一份与斯考克罗夫斯特的观点截然相反的报告。国家情报委员会迅速到中央情报局总部启动电脑查询近几天来苏军和克格勃的调动部署情况。令他吃惊的是与事前没有什么变化,苏军和克格勃这两支令人生畏的力量对政变似乎漠不关心,反应极为迟钝。委员会在归纳、分析了大量情报之后得出结论:这次政变是一次不协调的、仓促准备的临时性行动————跟中国的判断有不小的差异————发动政变的保守派成功的概率不高于百分之十,失败的概率却高达百分之四十五,而与以戈地图为首的改革派形成无限期的僵持状态的概率,也是百分之四十五。也就是说,没什么大事,戈地图很快就能回到莫斯科,大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布什总统选择了相信国家情报委员会的判断,在休假地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发表声明说:“显然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将对苏联社会、苏联同其他国家的关系,包括同美国的关系产生严重的后果。”斯考克罗夫斯特劝他慎重一点,不要截断与保守派沟通的桥梁,但布什总统的决心无人能动摇,他对亚纳耶夫等人的行动完全持否定态度,纷纷表示支持戈地图和叶利钦,同时宣布中止对苏联的经济援助,向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施加压力。

  美国表态之后,英、法、德、意、日、澳等西方国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迅速统一口径,对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大加谴责,形成围剿之势,亚纳耶夫、亚佐夫等人的政变行动刚开了个头便四面楚歌了。
  在遥远的非洲,波琳娜通过电视看着混乱不堪的莫斯科街头,浑身发冷,面色惨白。当得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拒绝服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号召苏联各级行政机关举行政治罢工,抗议亚纳耶夫和亚佐夫关押总统的行为时,她浑身发抖。叶利钦这样做对局势没有半点好处,只会让本来就已有分崩离析之势的苏联分裂趋势公开化,把整个国家送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她绝望地扭过头去,看着同样在一边静静看着的科夫曼,嘶声叫:“难道我们就任由它这样发展下去吗?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看着吗?”

  科夫曼长久的沉默,最后不无苦涩的吐出一句:“我们能做什么?”
  波琳娜呆住了。
  是啊,整幢大厦都要塌下来了,还有一大帮人在拼命地破坏仅有的几根柱子,这些默默无闻的战士,又能做什么?
  “你看他们能成功吗?”伏兵问。
  萧剑扬说:“就他们这畏首畏尾的怂样,我看悬。”

  确实挺悬的。在政变爆发后,叶利钦与保守派对着干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朗了,在他的煽动下,俄罗斯各级行政机关都举行了罢工,无数俄罗斯青年涌上街头,在总统府前集结,阻止紧急状态委员会逮捕叶利钦————毫无疑问,此时的叶利钦已经成为这场政治风暴的主角,这场政变不管能不能成功,他都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他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政治资本了。在这种情况下,紧急状态委员会居然还没能切断叶利钦与外界的联系,叶利钦可以不断的在广播电台中发表讲话,鼓动更多人起来与紧急状态委员会对抗!

  苏联有强大得令人生畏的特种部队,不止一次深入敌国,将一国元首从被窝里拖出来扔上坦克运回莫斯科,或者乱枪打成马蜂窝。
  苏联有强大得令半个地球都不寒而栗的间谍组织,克格勃、格鲁乌、活跃在北约的心脏里的“红色乐队”……这些无孔不入的特工让北约既痛恨又恐惧,不知道暗杀了多少国家政要,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
  然而,现在红色帝国这两把最为锋利的长剑都失去了往日的锋芒,是他们在这场关系着苏联生死存亡的政变中保持了沉默,还是紧急状态委员会根本就不具备斯大林这等钢铁强人的雷霆铁腕,不敢动用这些恐怖的力量?
  谁也说不上来。
  但萧剑扬知道,如果紧急状态委员会继续这样软弱,他们的政变就只能以失败告终了。
  后来,据俄罗斯解密的资料,紧急状态委员会确实试图命令特种部队攻打俄罗斯总统府,逮捕叶利钦,但是特种部队拒绝服从这样的命令。没有理由认为那些拒绝服从命令的军人是怕死的懦夫,他们只是不想被推进政治这个肮脏的大染缸里,不想让自己的手染上同胞的鲜血而已。
  ————讽刺的是,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陷入了残酷的权力争斗中,面对强大而顽固的政敌,失去了耐心的叶利钦下令特种部队血洗议会大厦,从**上消灭政敌,但同样遭到了拒绝。拒绝服从这道命令的是前苏联最强悍的信号旗特种部队,他们为自己的执着和坚持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大局底定后,叶利钦下令解散信号旗特种部队,直到车臣战争都没有重建起来。生在那个年代,是苏联和前苏联军人的悲哀。

  八月二十日,政变爆发已经过去一天了,紧急状态委员会还是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单调地重申着要求各级行政机关马上进入紧急状态,顺便跟叶利钦对喷,指责对方正在利用此次事件谋取政治利益,夺取权力。反倒是叶利钦玩出了大手笔,午9时,约5万名游行者聚集在俄罗斯议会大厦旁,表示要保卫大厦。西伯利亚煤矿工人罢工人数增多。中午13时36分,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副总统鲁茨科伊、议会代主席哈斯布拉托夫、政府总理西拉耶夫联名致信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并要求:在收到信的24小时内会见戈地图;在三天内对戈地图进行有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参加的医疗检查,并将检查结果公布于众;取消对俄罗斯所有舆论工具活动的限制;在俄罗斯联邦8月21日召开最高苏维埃非例行会议期间停止在俄联邦境内实行紧急状态;将军队撤回原驻地;确保俄罗斯总统不受阻碍地行使职权;停止对俄罗斯领导的威胁,确保他们不受侵犯和自由出入;解散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撤销其所有命令和决定。卢基扬诺夫会见了鲁茨科伊、哈斯布拉托夫和西拉耶夫,答应保证8月21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会议正常进行,进驻莫斯科的军队返回原驻地,保证俄领导人不受威胁。同时,叶利钦还宣称开始接管俄罗斯境内的武装,宣布亚佐夫在八月十八日之后发布的一切命令无效。他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莫斯科警备区多数的师都拒绝服从亚佐夫要求他们开进市区镇压游行示威的命令,远东军区的将领纷纷表达支持叶利钦……至此,这场政治对弈,胜负已分。

  罗爱国神色有些复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苏联……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