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5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8 15:29:41
  第283章 凤起龙啸
  鸡头米凑到宁十三耳畔,小声说道:“师父,小宋江果然没有死。我在济南安排的人已经盯上了他们。”
  宁十三一下子松了口气,随后道:“他们?还有谁?”
  “一伙儿六个人,一女五男。”鸡头米道。
  宁十三听后一惊,随后问道:“女的多大年纪?”
  鸡头米道:“用面纱蒙着脸,看不出年纪,不过应该是个姑娘。”

  “不要应该啊,到底是姑娘还是老太太?”宁十三大声问道。
  “是姑娘,这个可以确定。”鸡头米不知道师父为何如此紧张,赶紧补充道。
  宁十三的脸彻底松懈了下来,两个嘴角隐隐有点微笑,随后说道:“盯紧了,一出济南就给我拿下。我要活的。”
  “是,师父。”
  “还有,北平的事也给我盯紧了,来不得半点马虎。”宁十三敲着桌子强调道。
  “师父放心,一有好消息,我立即向您报告。”鸡头米道。
  “那你下去吧。”宁十三道。
  鸡头米下去后,宁十三将皮六叫了过来。他见皮六一脸疲惫,不知道他最近经历了什么。宁十三也没有时间多问。
  “有几个重要的帖子,你亲自安排人给我下吧。”宁十三道。

  “宁爷,什么帖子?”皮六问道。
  “你们婚事的帖子。”宁十三道。
  皮六并不知道宁十三找过黑蜘蛛,也不知道他动用了卑鄙手段,于是不解地问道:“二姐说,她不愿意,宁爷何必强人所难呢?”
  宁十三立即火了,不满地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强人所难的说法。我已经与她谈过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

  “是,宁爷。”皮六不敢再多说,于是答应道。
  “你重点给两个人下请帖,一个是上海地下的老大屎壳郎,另一个是天津运河帮的宁老五。”宁十三道。
  “屎壳郎这边我们熟悉,可是宁老五这边,我们没有过联系啊。”皮六不解地问道。
  “李一刀做的是微山运河帮的老大,不过天津运河帮才是真正的总舵。宁老五是运河帮的创始人,也是响当当的江湖人物。”宁十三道。
  “宁爷,您认识宁老五?”皮六不解地问道。
  “呵呵,何止认识,他是我五哥。”宁十三道。

  “啊?”皮六极为不解地问道,“宁爷与李一刀争霸的时候,损失那么大,几次差点丢命,为何不去请宁老五帮忙?哦,不,宁五爷。”
  “呵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发帖就行了,反正他绝对不会来。”宁十三道。
  皮六不便于多问,于是就接了任务出去执行了。宁十三的屋子里再度空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湖面,心里又极为难受。
  “望湖楼前面怎么这么荒凉啊。”宁十三不由自主地感叹道。屋子里就他一个人,所以没有任何人反馈他的疑问。他左右看了看,终于意识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夏天的,他突然打了个寒战,随后又缓了过来。
  屎壳郎收到宁十三的请帖时正与胡远见聊天。弗朗索瓦先生“死后”一段时间,上海盗窃事件风平浪静后,胡远见便回到了上海滩。
  弗朗索瓦派人找到他,并将上海的生意全部交给他打理,他则成了屎壳郎的座上宾。没有人知道弗朗索瓦还活着,都以为胡远见完全继承了他的生意。
  屎壳郎并没有避讳,对胡远见笑着说:“你说这个宁十三,一个贼而已,如今嫁个女儿还搞得这么隆重,不嫌丢人啊。哈哈哈哈。”
  胡远见一听,顿时一愣,他的印象中宁十三是没有儿女的。他笑着问道:“就是,不就是个贼吗,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吗,还邀请大当家的。呵呵。真不自量力。”
  “别这么说,这孙子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你瞧,连东北军的将领都有,还有韩复榘。连委员长都指挥不动韩复榘,他宁十三能请动。不简单啊。”屎壳郎道。
  “当家的,这不知哪来的女儿,说不定是瞎胡闹呢。”胡远见故意说道。
  “什么女儿,就是他那个女徒弟。”屎壳郎道。
  “黑蜘蛛?”胡远见道。
  “是啊,怎么了?”屎壳郎不解地问道。
  “明白了。我见过她。”胡远见道,“长得还可以。当家的可以不去,不过派个人去转转也行啊。我看宁十三对老大您还是很客气的。”
  “你说的也是。我派个人过去送个礼罢了。与韩复榘他们有关系,我也不便于正儿八经地派人。”屎壳郎对身边的人道,“把血滴蝉给我叫来,让他出个远门。”
  过了一会儿,鹤顶红敲门进来道:“当家的,血滴蝉手臂上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安排他合适吗?”
  “那就算了,不是多大的事,随便找个人去就好。”屎壳郎道。

  “那我安排简鱼去得了。”鹤顶红道。
  “哦,对了,我好多天没见她了,她死哪儿去了?”屎壳郎问道,“把她给我叫来。”
  胡远见很早就听过越人简鱼的大名,只不过从未见过。当他正在脑补她的样子时,一个瘦高个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十四五岁的样子,相貌极为清秀,双眼大而清澈。她满脸写着自信,大步走了进来,一屁股在屎壳郎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屎壳郎露出了如父般的笑容,拿手在她头上轻轻地抚摸了下道:“最近学什么了?”

  “没学。”
  “想不想出去玩?”
  “不想。”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屎壳郎笑着说,“瞧我把你惯成啥样了。没大没小的。”
  简鱼白了他一眼,指着自己的项链道:“你说这是猛犸象的牙,我问了几个哥哥,他们说是狗牙。”
  “瞎说,谁说的,我剁了他的嘴。”屎壳郎生气地说,“就是猛犸象,狗牙有这么大的吗?”
  “反正呢,我不想离开上海。北方有什么好玩的。”简鱼摆弄着狗牙嘀咕道。
  屎壳郎装作一脸失望地叹息道:“哎,我还以为你真的想会会怀义堂的四爷呢。四爷的姐姐结婚,我本来是让你去…”
  屎壳郎还没说完,简鱼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笑着说:“干爹,女儿觉得就是赴汤蹈火也得为干爹分忧啊。这个活儿,我领了。我去准备下。”

  “臭丫头,人家婚礼还要好久呢,你着什么急啊。”屎壳郎假装生气地道,“难不成你也想嫁人了?看上谁了,给干爹说,我给你绑过来。”
  “干爹,”简鱼撒娇地说道,“我喜欢的还用你绑,我自己不会绑?”她说完,红着脸跑了出去。她刚出去,屎壳郎与胡远见一起大笑了起来。
  “当家的,您忙,我还有一批货今天到,我先上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胡远见站起来道。
  “行,你去吧。”屎壳郎重新恢复了老大的威严,说道。

  弗朗索瓦隐居在法租界的一座教堂里,每日读书、写作、诵经,过上了清教徒的生活。根据惯例,胡远见每周日过来一次,汇报各项工作的进展。
  得知黑蜘蛛要嫁人了,宁十三还摆了那么大动静,胡远见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让弗朗索瓦知道。他来到了教堂,经过特批,进入了弗朗索瓦办公室。
  弗朗索瓦正伏案写作,赶紧站起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先生说过,如果宁十三那边有大动静,立即向您汇报。”胡远见道,“不知道黑蜘蛛结婚的事,算不算大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