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2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老家伙并没有追上来,他只是查看了一眼被铁镐搞死的李奎忠,见到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之后。又走了到另外一个捂着肚子还在地上翻滚的黑衣人身边,查看了他的伤势之后,说道:“断了两根肋骨,又伤了内脏。你运气好遇到了老人家我,死是死不了的。一会就能来回走走,再养两三个月就能恢复的差不多……”
  说话的真是老家伙归不归,他说话的时候,施展术法暂时止住了黑衣人的痛楚。随后对着还在远处观望的郭兄师说道:“娃娃你还想看多久?”
  看到这个老家伙没有恶意,郭师兄这才犹犹豫豫的走了过来。不过他还是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谁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在引诱自己过去,然后把自己这几个人杀个全军覆没的?
  看着郭师兄走到了距离自己五六丈的位置便不在前行,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既然你们都是方士,那么老人家我是谁你总该知道吧?你说师尊是哪个?给来我老人家报报师承吧。看看那位方士叫的好弟子。”
  “老人家也是方士?”郭师兄听到了归不归这两句话,当下心里才算送了口气。当下一边继续向着老家伙这边磨蹭,一边说道:“我们几个都是韩通的弟子,不知道您老人家怎么称呼?回去之后,弟子也好向我家师尊奏禀您老人家的救命之恩。”
  “韩通?”归不归脑海当中过了一遍,也没有这个叫做韩通的印象。格杀令的名单上似乎没有他的名字,也没有说谁说过这名方士。
  郭师兄似乎猜到了自己师尊的名号并不算太响,当下他继续往上报出来自己师租的大名:“我家师尊一直在师祖驾前学艺。少在江湖上行走,老人家您或许没有听说过。不过提起来我的师祖您一定是知道,他老人家就是风雷方士韦愈。当年他曾经一人杀死过一只妖兽……”
  “韦愈……”归不归还是一头雾水,听这位郭师兄的师祖应该不是跟着徐福一起出海的方士。不过这个名字他实在没有听过,韩通和韦愈这两个名字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半大老头说出来,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俩也是方士。
  看着归不归脸上的表情,郭师兄已经猜出来这老头子就是一个土包子。大名鼎鼎的风雷方士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继续把自己师们长辈一个一个的说了出来:“老人家,我家韦师祖的师尊,就是方士唐万石了……再往上就是汤勇杰,他老人家算是我的老祖宗。一百六十年前亡故的……”
  如果不是看着这个老家伙亲手制住了自己发了狂的师弟,手段远在自己之上。郭师兄还以为他就是一个老朽的平常人。看着归不归一直没有反应,当下郭师兄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上攀师门长辈:“汤祖之上就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了……再往上就是……”
  “终于听到你说到一个熟人了,不容易……”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原来你是火山那一脉的弟子,那么老人家我你一定认得了……我老人家姓归名不归……你师们长辈没说过和广字辈齐名的归不归?”
  郭师兄已经算是方士一脉的末节,除了知道火山的师尊叫做广仁,然后上面还有一个传说当中的徐福之外,剩下的师们长辈也没人和他一起说起过。别说归不归了,现在就算问他广义、广孝和广悌是谁,这位郭师兄也不知道。

  当下、归不归和郭师兄相互一脸尴尬的看着对方。最后还是老家伙干笑了一声,自嘲的说道:“算了,老人家我这几年没怎么在乡间走动,娃娃你不知道也正常。不过这怎么回事?你该说说吧……”
  看着面前这个老家伙一下子就制住了自己发狂的同伴,郭师兄知道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事到如今自己两位师弟送命,郭师兄吓破了胆,认定了这个老家伙不是坏人之后,没有多想对着归不归说出来自己师兄弟几个来这里的原因。
  郭师兄叫做郭染,拜在韩通方士门下学艺。原本想着找一个可以吃饭的手艺。没曾想学了十几年的方术,到头来也只是学了几个低微的方术。平时走街串巷的混饭吃还勉强可以,不过想要吃好点也不容易。
  后来韩通又收了一个叫做吴省的弟子,吴省是祖传盗墓出身。因为一次跟着家里的长辈下墓,引出来了血尸,他亲眼看着自己一家子人都喂了血尸。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之后,便打算找一个修道门派好好修炼术法。起码在盗墓的时候,不会这样阴死在墓里。
  不过吴省并不没有什么修炼术法的天赋,虽然修炼了几年到头来还是一事无成。最后吴省索性将郭染和其他几个同门师兄弟拉了入伙,一起挖盗早年间留下来的墓穴。
  别看郭染的术法尚在末流,不过下墓对付一般的鬼祟还是不成问题。当下师兄弟几个人搭伙盗了上百座的古墓,靠卖陪葬品赚到了不少的钱财。虽然这个活计丢了祖师爷的脸,不过也让他们发了财。
  原本郭染打算金盆洗手的,不过这个时候吴省找到了他。说南山堂的东家找到了一座连环大墓,不过大墓当中有些古怪。一连去了几波同行下去。结果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南山堂也是没有了办法,想要找几个懂书法的人来动手。许诺了只要能将古墓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就给五千两黄金的赏钱,而且古墓里面南山堂只有一样陪葬品,剩下的东西都归他们自己。
  五千两黄金打动了郭染,虽然盗了上百座古墓。不过他们只会盗不会卖,经常把上古价值连城的珍宝卖了两壶酒前。有了这五千两黄金,他们几个人一人一千两足够自己余生只用了。
  剩下的事情归不归都知道了,几个人来到这里之后,莫名其妙的收到攻击,如果不是归不归来的及时,恐怕这个时候只剩下郭染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逃走了。
  郭染说完之后,刚才一搞头搞死李奎忠的黑衣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对着郭师兄和归不归说道:“马车呢?郭师兄,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刚才不还是乘坐马车离开吗?怎么一眨眼就到了这里。这个老人家时说,他怎么伙和我们在意思……”
  没等郭师兄回答,就见刚才他们逃出来的山中走出来三个怪人,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和一个黑大个子,另外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他们三个出现之后,白发男人走到了归不归饿面前,对着他说道:“地下有个有意思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吴勉将手里一块血淋淋的肉块塞在归不归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刚才折腾他们的不是鬼物,是这个东西。可惜下手晚了,让这个小东西逃走了。这个给你当个纪念”
  肉块放在了归不归手中之后,竟然好像还活着一样,还在一点一点颤抖着。老家伙看到之后也动了心思,对着吴勉说道:”看到这个东西的原本相貌了吗?肉分尚存,这可不是一般的残肢……”
  日期:2018-07-1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