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8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炕,吃点喝点,这一晚也没事干,明天白天也不能出门,放开点吧”胡胡冲着赵援朝招了招手。
  赵援朝脱掉棉鞋盘腿坐到炕,先是拿起酒瓶往茶缸里倒了半瓶,然后仰头干了一大口,至少喝了得有三两。

  “草,没见过酒啊,你轻点喝,烧胃,要不吃点东西垫一下”林文赫皱眉道。
  “嗯,渴了”赵援朝面无表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然后伸手捻起一块酸菜梆子又拿起根大葱段塞到一片干豆腐里,夹在一起蘸了蘸大酱,一口全给吃了下去。
  三人对这种明显东北式的吃法着有点懵,大酱,酸菜梆子,还有大葱,这几样东西单独拿一样出来对他们来讲都难以下咽,这综合到一起,谁能品出是啥味来?
  “吃啊,我干嘛?”赵援朝斜了着眼睛,诧异的问道。
  张钦指着炕摆着的葱和酸菜道:“哥,你告诉我,你们东北人在这个天气里这么扛操,是不是因为吃了这些东西的原因?你要是,那我也吃了”
  “啊,这都是味冲的东西,吃点容易御寒······”赵援朝眨巴着眼睛,用一种很蛊惑的声音道:“远点,关外满族人,为什么在冬天都比较耐冻?因为他们天天吃的都是酸菜,萝卜,土豆大葱和大酱,这些东西在冬天里都比较易于储存,耐冻,所以人吃了也就不怕冷了”

  “来,吃吧,吃吧,朝爷的肯定有道理,这都是经验之谈”林文赫摆手道。
  赵援朝用一种近乎于扯犊子的理由,骗了三人吃了一晚的大葱,酸菜,干豆腐,蘸农家大酱。
  而过了今天晚之后,此次诓骗的结果就是,三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到类似大酱这种粘稠的食物就直反胃。
  张钦曾经含着眼泪跟赵援朝:“哥,你太坑人了······有次喝多了我去厕所拉稀,拉完一回头见坑里拉的屎,我当时都懵了,我总以为那是你们东北的大酱,而不是我刚拉出来的,差点就伸手蘸一下了”
  这天晚,可能是身处他乡,又即将去往另一个国度的原因,四个人都喝多了,然后直接就挤在了一个炕闷头大睡起来。
  一天过后,直到中午他们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又在招待所里呆了一夜,才到了要和韩成见面的这一天。

  到黑河的第三天午,吃了早饭休息一会,四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出了招待所。
  “那个叫韩成的,什么时候过来接我们?”
  林文赫了下表,道:“他十二点让我们顺着火车站的这条街一直往东走,到头之后就是江边了,他会在那等我们”
  赵援朝也歪脖子了下他手腕的表,十一点半。

  “等一会的,等个人”赵援朝抿嘴道。
  二十多分钟后,林文赫皱眉问道:“还等啊,时间快到了”
  “再等等的,几分钟就行了”赵援朝来到招待所旁边的卖店,问道:“大爷,有打电话过来找赵援朝的么?”
  “没有啊!”

  “这个崽子,办事能不能靠点谱,在他妈耽搁我可就走了”赵援朝有点焦急的搓着手。
  十二点,林文赫有点不耐烦的催促道:“大哥,人家那边肯定已经到了,你这是等谁呢啊?求人合作,咱们得守时啊”
  “唰”赵援朝忽然抬头,见从招待所西面有一辆二八杠自行车速度挺快的骑了过来,车坐着两个人,身都裹着军大衣,脑袋扣着皮帽子。
  一辆二八杠自行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从招待所西面骑了过来,车两个人都穿着军大衣,带着皮帽子,离的近了还能见两人被冻的铁青的一张脸。
  “嘎吱”来到近前,自行车一个急刹,轮胎在雪地里蹭了一下后,车两个人同时跳了下来。
  “踏踏踏,踏踏踏”赵援朝迎了过了去,骑车的一个年轻张开双臂,咧出一嘴白牙笑道:“朝哥!”

  “姚,来了?”赵援朝搂着他的肩膀拍了他几下,话的时候都有颤音了。
  “我从部队里出来,坐拖拉机出山沟子进的镇里,把我哥们给拉了,然后我们两人骑着一辆幸福摩托去的火车站······”姚的嘴里吐着唾沫星子,激动的道:“山路加火车,八百多公里啊,我俩两条腿都给跑断了”
  “姚,辛苦了,哥谢谢你”赵援朝搂了搂他的肩膀,然后眼神瞄向他旁边的那个同伴。
  这也是个年轻人,和他们都年龄相仿,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五不到的样子,刀条脸,裹着军大衣感觉也挺瘦的,人着不算太出奇,不过眼睛里的光挺闪人。

  赵援朝低头到对方两只手的时候就眯了下眼睛,这人的左手一直靠在裤线的一侧,刚才走路的时候右手微微拢起然后随着步子摆动。
  常当兵的拿枪的,时间久了都会留下后遗症,这个年轻人刚才的一系列动作,一就是方便拔枪而留下的痕迹。
  他不是不想戴手套,而是习惯使然!
  “介绍下朝哥,这是我同乡,你叫他永孝就行了·····永孝,这是赵援朝,朝哥,当年东北虎十公里武装越野的扛把子,后来一个人闯到老毛子的地盘放翻了人家两个边防的哨兵,捅了篓子给踢出部队了,不然我朝哥要是还在役的话,现在肯定挂衔了”
  永孝跟伸手跟赵援朝握了一下,嘴里嗯了一声没有话,赵援朝握着他的手声问道:“哥们,哪出来的啊?”
  “······”永孝皱眉了他一眼,寻思了下后,嘴里吐出两个字:“南疆!”
  赵援朝微楞,随即点了点头也没往下接着问,因为南疆这两个字对方一,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老山那边是在七八十年代比较火的边境线,那南疆从四十年代就一直火到了现在,如今还摩擦不断,只是从来都没往外披露罢了。
  “姚,叙旧我就不跟你扯了,哥这里有点急,剩下的我长话短”赵援朝跟姚吩咐了两句,然后拉着永孝来到林文赫他们旁边道:“这是文赫,胡胡都是西南军区退下来的,这是张钦我的一个老弟······哥们,是这么个意思,我们要过江去那头,但是我对这次过去心里有点不太托底,但我们几个都没办法脱身,我的意思是呢,你能不能潜行跟在我们身后,如果我们没事那就什么都好了,如果有事了,我们到地方没出来,你能不能把我们出事的消息帮我递出来?”

  林文赫,胡胡还有张钦同时一惊,三人不可置信的问道:“援朝你什么意思啊?”
  赵援朝舔了舔嘴唇,道:“哥几个,没别的意思,我呢是防备后患,毕竟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人给坑一把呢?留一手,防着点,要是没事就皆大欢喜,有事了也给自己留个机会,对不?”
  “你不太好,人和安保的人?”林文赫皱眉问道。
  “不是不好,是心里有点不太托底啊”赵援朝脸忽然露出一抹难得的苦涩笑容,他轻声道:“三年前,我赵援朝天不怕地不怕,一个人都敢单枪闯进老毛子的哨所里去割人头,但三年后我在掸邦还有老婆,孩子,哥几个,我拖家带口了啊”
  林文赫他们都沉默了,半天后才开口道:“援朝,是我们想的少了,你的对你拖家带口了,当时我真不应该找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