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8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援朝舔了舔嘴唇道:“暂时肯定是回不去的,不过也不准,万一我们干点让面满意的大事呢?”
  三天三夜,从中国的最西南抵达了最东北。

  这天的凌晨,火车到了哈尔滨火车站。
  十一月份,香港,掸邦还都让人热成狗,这个月份的东北已经吹起了寒风,飘起了雪片子,风抽在脸就跟被刀刮了一样疼。
  东北人尚且还得抱着膀子喊冷,南方过来的基本都直接崩溃在这冰天雪地里了。
  到了哈尔滨后,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旅店窝了一夜。
  第二天早,被冻醒了的林文赫和胡胡呼着嘴里的热气一边暖手一边道:“这也太他妈冷了啊,援朝我俩有点挺不住了,一会商店开门得买身棉袄穿了,不然我真怕把我们给冻死在路”
  “我刚当兵的时候是在五大连池,晚站岗执勤,零下三十五度的天里站在外面一个时四肢冻得都没知觉了,那个天气,你在外面撒泡尿一不心都能给裤裆冻”赵援朝挺享受的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有点陶醉的道:“真他妈怀念当初新兵连的日子啊,大铁锅,猪肉和粉条子,再来两碗大米饭,我就去了......真得劲”
  “咱们是今天晚去黑河的票,一会买完棉袄,找个地方来点热乎乎的猪肉粉条,让你回味一下曾经的峥嵘岁月呗?”

  “猪肉炖粉条你得去东北的农村吃杀的家猪才行,城市里的都是喂饲料的,肉不香”赵援朝非常懂行的摇头道:“来哈尔滨,得吃榆林镇筋饼还有里道斯的红肠,叫一盘锅包肉,弄两瓶烧刀子咱们四个喝了暖暖身子,了火车后闷一觉,等再睁开眼睛就到地方了,这么安排稳妥不?”
  张钦哆哆嗦嗦的抱着膀子,牙齿直打颤的道:“朝爷,不怎么稳妥,我冻的嘴都张不开了,你再不给我买衣服穿,我怕真像赫哥的,死路怎么办啊?”
  “你真没出息,到这就不行了?等你去了黑河,你就知道在哈尔滨顶多叫冷,那里才叫寒冷.....”
  白天,赵援朝领着他们一人买了一身大棉袄和羊皮帽子,还配了一双厚底的棉鞋,下午的时候在饭馆里一直吃喝到晚六点多,然后了去往黑河的火车。

  一路向东北,明天的晚间,才能抵达祖国的东北角,和苏联交界只隔了一条黑龙江的黑河市,对面就是远东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东北那边人都管这里叫海兰泡。
  一天一夜后,绿皮火车到了黑河,天色刚黑。
  迎着刺骨的寒风,四个在一周内辗转几千公里抵达边境的军火贩子们走出火车站后,找了一家旅店安顿。
  “来之前已经和韩成约好了,他在后天下午会从江那边过来接我们,大家现在这里呆一天吧”林文赫盘腿坐在旅店的热炕头,裹着棉被道。
  “你们先叫点吃的,天冷就别出去了,旅馆旁边就有饭店,我去外面找个地方打电话”赵援朝扔下一句话后就出了房间。
  “这么神秘呢,有事啊?”胡胡抻着脖子喊道。
  “我去约个娘们,草”
  赵援朝出了旅馆,找了一家有公用电话的店,拨出了一个记的非常熟悉的号码。

  “喂?是我,援朝”电话接通后,靠在吧台的赵援朝话的时候语气明显透着一股兴奋的味道。
  “.....”电话那边寂静了能有好几秒,一个挺年轻的声音传了过来:“朝哥?你可吓死我了,你这一走这么多年没动静,我还以为你壮烈在外面了呢”
  “别他妈和我废话了,我现在在黑河,你过来一趟”赵援朝语速挺快的吩咐道:“尽快,赶过来,别磨蹭”
  “哥,我还在执勤呢”

  “请假,探亲,年假什么的,你在你们部队都是大拿级别的,请个假能是问题么?”
  “好像,还行吧”电话里的人寻思了下后,道:“我三天后过去,等我”
  “不行,最迟后天中午我得见到你”赵援朝皱眉道:“我在黑河没那么长时间呆着,紧的很,你赶紧今天晚就启程,后天午怎么都到了”
  电话里的人一阵无语,龇牙咧嘴的道:“哥啊,你别闹了行么,好几百公里呢我们这和黑河又没通火车,天黑路滑的我怎么赶啊”
  “那我不管,人你必须得过来”赵援朝顿了顿,又道:“有没有身手,各方面素质都很硬的退役的战友带一个过来?碴子必须要硬,至少也得和我差不了多少,有么?”
  “你要干什么啊?”电话里的人都懵了。

  “别废话,有没有?”
  “还真有一个人,是我同乡,今年七月份回来的,素质很高,但我不知道他是从哪个部队过来的,有保密协议”
  “妥了,给人叫,还有那个什么......”赵援朝咽了口唾沫,声捂着电话道:“带几把枪来,那就最好了”
  “我,草!”电话里的人直接懵逼了。
  “姚,我在黑河老火车站东边二百米,一家招待所住着,你过来后直接来这找我,或者有事我这个电话里打也行······”
  “啪嗒”赵援朝挂了电话,裹着衣服靠在吧台,抽出烟塞到了嘴里,然后狠狠的嘬了一大口。
  “电话,八毛”柜台后面,一个带着老花镜的大爷轻声了一句。
  赵援朝咬着烟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抽出张一块的递了过去:“给,大爷”
  老头接过钱后在抽屉里翻了两个钢镚,赵援朝歪脑袋瞅了一眼,随即闷声道:“大爷不用找了”
  “哗啦”老头又把钢镚扔了回去,放下手里的报纸,扶了扶眼镜框后抬头道:“有心事吧伙子?犹豫不决,到底该要不要过江去?”

  赵援朝愣了愣,笑道:“大爷,我脸写着有心事三个字啊?”
  “别人可能不出来,在我眼里一就能出来了,你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过江去老毛子那边,是吧?”大爷从柜台里拿出一盒大前门,赵援朝连忙划了根火柴给点了:“您老挺火眼金睛啊,还知道我要过江”
  “哎,你们这样的我见过了,在黑河我开了三十多年的卖店,五几年的时候刚解放国内生活也不好,不少人都过江去那边了,那时候是谋生想着换个地方可以多挣点钱,这些人走的很纠结但不是特别犹豫,八三年的时候严打,从东北和河南,河北那边就跑过来一群犯事的人,他们过江时就挺犹豫,担忧和害怕的了,为什么?怕一去不回啊,回来就得被抓,你呢就属于这种,不太想去但是还不得不去”

  老头的一句话,戳到了赵援朝的心窝里,他确实不太想去,但为了大圈的未来还有林文赫他们门相求,赵援朝硬着头皮也得去。
  如果放到三年前,赵援朝肯定不会犹豫,但为什么三年后他犹豫了呢,因为老婆孩子在家等着呢。
  “谢了,大爷”赵援朝寻思了一会,把烟头弹进了雪坑里,裹紧衣服后道:“我走了,还有大爷,要是有电话打到你这找一个叫赵援朝,你您去旁边招待所二零五叫一下,我在那”
  “嗯,去吧,去吧,天太冷了······”
  赵援朝打了一个电话和老头聊了一会后,林文赫和胡胡还有张钦已经坐在招待所的炕头裹着棉被吃了起来,五个菜都是用大碗装的,还有四瓶红星二锅头,倒在了茶缸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