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7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香港的午后,炎热,发闷,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顶着烈日安邦却感觉通体变凉。
  安邦凉快的原因是老魏一句话给他捅咕的,没钱!
  “草,第一次为钱发愁,大圈抽不出资金来,我援朝大侄子的买卖就得要折,这可他妈怎么办才好呢?”安邦站在街,扣了扣眼角很惆怅的叹了口气:“真得要厚着脸皮去求人弄点钱么?”
  一个时后,安邦夹着裤裆来到了新安商贸公司。

  “蒋总,安先生来了”秘书敲开门道。
  蒋中元站在办公桌旁,手里拿着一根毛笔,正在挥洒笔墨,抬头见安邦后就招了招手,道:“来,阿邦,等我一会两分钟就把这几个字写完了”
  “啊,不急,你先忙”安邦走过来的时候,蒋中元正在一张宣纸写着几个字。
  “心态,最重要”
  这个时候的蒋中元在写字时明显身少了一丝大佬的风采,没了社团的浮夸,多了一层韬光养晦和沉淀性格的厚重感,你很难把面前这个人和香港社团龙头大哥这几个字联系起来,反倒是像一个学校里的老先生,挺返璞归真的。
  几分钟后,蒋中元放下笔墨,指了指桌子的字问道:“写的怎么样?”
  “沧劲有力,龙飞凤舞,远颇有一飞冲天的气势,近观则有着磅礴的大气,我搜肠刮肚的就想出一个词来形容蒋先生写字的功底......再世王羲之啊”安邦一本正经的感叹着给了一句觉得挺中肯的评价,眼睛里还努力的挤出几颗星星。
  “王羲之写的是行书和草书,我这写的却是篆体,阿邦啊你捧的有点不靠边了啊,能靠点谱的评价一下么?”蒋中元无语的笑了。
  “呃!”安邦憋了半天,挠了挠鼻子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漂亮”
  “来,坐过去,我给你倒杯茶”蒋中元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端着两杯茶水坐到他对面。
  “你可是稀客,难得来我公司一趟啊”

  “呵呵,路过,过来”安邦矜持的道。
  “真的就只是过来?”蒋中元翘着二郎腿淡淡的问道。
  “都是朋友,,”安邦点着脑袋,眼神左顾右盼,有一种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的感觉。
  “你觉得我写的字,不字体好不好,就它的意思.....”
  “心态啊?”安邦想了想后,嗯了一声道:“确实,不管做什么心态最重要,心态能摆正了你不管做的对错,或者成不成,那都是你自己能接受的,如果心态不正的话,做什么都等于白做啊”
  “那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心态有点不正呢?”
  “为什么呢?”安邦诧异的问道。
  “因为你太假了,明明心里想的是一件事,可实质你的心态却没把心里的事放正啊”蒋中元指着他笑了笑,随即起身来到办公桌旁,按了下电话的免提然后拨了出去:“查一下,公司里的资金,除了必要的周转,能调出来的最大限度是多少?”
  “哎呀,蒋总,你你这个......”安邦紧张的搓了搓手,有点激动的道:“你真是懂我啊”
  蒋中元笑了笑,电话里财务的声音传了出来:“蒋总,一共可以拿出两千二百万来”
  “好,这钱给我按着别动了,我有用”蒋中元挂了电话后,跟安邦道:“公司里的钱能拿出来的这些不算,我私人再给你拿八百万,阿邦蒋哥能给你凑的这些就是极限了”
  “蒋哥,大恩不言谢了”安邦拱了拱手,正色的道:“在这个五千块钱就可以卸人一条腿的年代,蒋哥你肯不问缘由就借给我这么多钱,不容易啊,一个谢字肯定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我真是无以为报了”
  “阿邦,我借你钱,是因为你们大圈之前做的那些事做到位了,和你句实话我巴不得你和老魏来管我借钱呢,为什么?因为,我蒋中元之前欠了你们的情谊,所以你管我借钱我很高兴,不然我还真得惦记这个人情”蒋中元伸手指着安邦道:“再一个,你安邦两个字,在我的心里这三千万远远不够衡量的,所以借你我很愿意,没压力”

  “哈哈,蒋总你这话的我太热乎了,哎,蒋哥那我就想问问,我安邦这两个字在余连生那里能值多少钱啊?”
  “只多不少,毕竟他的人情更大啊,对不?”
  随后,安邦从新安商贸出来后,在一天之内又跑了两个地方,去了屯门见炳爷,然后又找到了余连生。
  一天下来,到晚间安邦为赵援朝的远东之行筹借出了六千五百万的款子。

  安邦有句话的很对,在这个五千块钱就能要人一条腿,两万就能买命的年代,一般人都会把钱给捂得死死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借出去的钱,到底能不能收的回来。
  但为什么安邦能在一天内就要了六千多万,连个拒绝的声音都没听到呢?
  很简单,做人做到位了,大圈付出三年,回报很完美的体现在了各种人情。
  大概四五天之后,安邦把这六千五百万的款全都打给了赵援朝,同时掸邦自己这边一共还筹措出了两千五百万,一共九千万港币的钱,为这次远东之行开启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援朝,钱你带走了,不过临走之前有个事我得提醒你,钱是事身家性命才是大事,你去苏联不管生意能不能谈的了,人得要保证安全,明白么?”安邦在电话里慎重的叮嘱着。

  “明白,我媳妇孩子都在家等着呢,我比你惜命啊......”
  “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资金到位的第三天,掸邦和沙巴镇的两伙人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这次前往远东那边谈合作,赵援朝带着张钦,林文赫和胡胡,就四个人启程去的。
  毕竟是合作又不是抢钱抢粮,所以他们出发都没带队伍就连枪也没拿,因为这一条路线真不允许他们搞出什么动静来。
  从掸邦过境到云南然后一路穿过内地,直到最后抵达中国和苏联的边境,几乎路都在中国境内,临近要到九零年了,内地的军警系统已经很发达了,他们这几个人要是带枪出去的话,一旦被查出来那就别想再脱身了,所以出门的时候都是轻装简行的。
  到了远东后,谈完合作,从那边过来的军火他们就不管了,一切都由人和安保负责运送,掸邦只需要付钱就可以了。
  这天,一行四人从掸邦过境到云南瑞丽,然后乘坐客车颠簸了两天抵达了昆明,拿着正规的身份证买了四张去哈尔滨的火车票。
  买票和车的时候林文赫和胡胡都有点提心吊胆的,因为三年多前的那起绑架案,虽然安邦告诉他们,李嘉强和黄子荣没有给捅到内地去,他俩也有点担心会不会出问题,所以了火车行驶了几个时,没到乘警过来巡查他们才算放了心。
  林文赫抹着脑袋的冷汗道:“我是真怕内地对我们纲线啊,不然有家都不能回,这辈子就只能飘在外面了”
  赵援朝道:“我哥也了,在外面怎么闹怎么惹都行,但千万别在内地搞事情,你你混一辈子了不管有多高的身份地位,最后不都得要落叶归根么?埋土在异乡,出来都挺心寒的啊”
  “你们还回得来么?大圈在香港犯的事太多了,九七之后如果内地较真的话,你们恐怕都不好回来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