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卫平没办法只得交底,说牛德贵惹到省里那帮人了,要收拾他的地位远远在我之上,不过级别再高总得有个由头吧,想来想去派到你头上。不一定真上床,只要让管委会的人看见你俩有过接触,甚至拉拉扯扯过也可以,当然如果能把他哄到省城开房,保准在他那个之前冲进去,嘿嘿嘿,我的女人哪能让别人搞。
  苗海虹可不是天真幼稚的小女孩,轻蔑地说你呀满嘴跑火车,老娘好歹在机关混了十多年,从没听说过哪个厅级领导因为作风问题下台的,弄不好他啥事没有,老娘我倒身败名裂。
  唉唉,你疑心病真重!邵卫平解释说眼下要拿掉厅级以上领导,生活作风是突破口,以此为借口实施双规,然后再查经济问题……
  红河管委会要什么没什么,本来就是清水衙门,他为人刚正清廉,上任后一直跟开发商过不去,不可能有经济瓜葛!苗海虹说。
  邵卫平哈哈大笑,说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告诉你吧,只要把他弄进去,想查多少问题就有多少问题,不信走着瞧。
  苗海虹说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干!
  邵卫平轻飘飘说听说过栽赃吗?往他银行卡里打几笔款,然后有人站出来承认行贿,他不承认也不行啊,对不对?

  苗海虹想想有道理,态度开始松动,说既然干咱得把条件说好了,事后不准反悔,否则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正科级实职,外加一百万!邵卫平斩钉截铁说。
  当时苗海虹只是股级办事员,听得怦然心动,当即答应下来。
  之后一个月里苗海虹多次趁没其他人在场时跑到牛德贵办公室献媚,被多次怒斥后还涎着脸纠缠不休。牛德贵毕竟坐机关时间比较长,缺乏基层经验,并未引起警觉,反而从单位团结角度出发不予声张,由此埋下隐患。
  就在牛德贵加紧清理闲置地皮时,有人透过官方渠道向省纪委转交某开发商实名举报信,揭发牛德贵利用管委会主任权力勒索开发商,大肆收受好处,并与女下属勾搭成奸,影响非常恶劣。
  信里还有汇款单复印件。

  如邵卫平所说,对于德贵这个级别的领导不便直接查经济问题,往往先从作风问题入手。省纪委相关部门把苗海虹叫过去谈话,起初她故意怩忸作态不肯说,然后羞答答承认“只有两三次”,“他是领导嘛人家也没办法”。查男女关系向来认可女方证词,加之管委会工作人员证实近来两人频频接触,偶有拉扯行为,从而坐实牛德贵乱搞男女关系的举报。
  接下来省纪委对牛德贵采取双规措施,查他一家三口的银行卡发生明细,果然有举报信里的汇款金额。牛德贵断然否认收贿,却说不清款项来源。而实名举报的开发商之前的确出入过牛德贵办公室,不能由此断定“交往过密”,但具备行贿和受贿的前提。
  “没交代那个开发商的名字,”听完录音方晟皱眉道,“她真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逼到生不如死的程度如果知道肯定说,估计邵卫平没告诉她。”鱼小婷道。
  方晟来回踱了两圈,道:“已经服刑的案子想翻掉难于登天,何况省纪委经过手,仅有苗海虹作为人证还不够,必须有具备说服力的物证!”
  鱼小婷扬了扬眉毛,道:“五年前的事儿,就算有物证时至今日也湮没成灰,哪会等我们去发现?”
  “再想想,天无绝人之路。”
  “除非……通过省纪委查到当年举报者的真实身份!”
  方晟为难地摇摇头:“早就想过,但纪委有专门的保护机制,大案要案的举报者资料都列入绝密档案,只有一把手签字后才允许调阅。”
  “法院方面呢,举报者总得出庭作证吧?”
  “闭庭审讯,外人根本不知道详情,而且法院也有类似保护机制。”
  “哦,那就没办法了。”鱼小婷失望地说。
  两人沉默片刻,方晟又将录音听了一遍,道:“还要把目光放到开发商身上,关注的焦点无非那几尊大神——赵安、于双城、李莱、宣德志和孙玉良,他们在红河的地皮份额最大,涉及利益最多,有赶走牛德贵的现实需要。”

  “那好办,都抓起来拷问!”鱼小婷的办法简单直接。
  方晟抬手道:“对付他们行不通,都是老江湖了肯定留有后路,只要动一个其他人全都知道,到时溜得没影我们反而被动,让我想想……孙玉良的后台是孙正和罗世宽;李莱是黑社会背景,这两家跟省纪委没有直接关系。赵安的靠山是雷南,当时只是潇南市长,按说也达不到那个实力;宣德志来头最大有冯卫军撑腰,但省委书记反而不便直接插手,而且柏丽欧一向低调,刻意跟其它几家保持距离;唯有于双城倚仗的齐洪波,其父亲是时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齐辉,我第一次被双规就是这家伙使的坏!当时省纪委副书记郑子建是他的一手培植的心腹,对他言听计从,连我都敢下手,更何况没什么根基的牛德贵?”

  “今夜就把于双城……不,齐洪波抓起来,估计略施手段就乖乖交待了。”
  “齐洪波只是二东家,策划实施还靠于双城等马仔,要逼出具体操作的细节,比如说苗海虹那一百万谁出的,从哪个账户出的;汇到牛德贵一家三口银行卡的钱从哪儿来,经办者是谁等等。”
  鱼小婷沉吟道:“钱的问题事隔多年,当事人未必记得清楚。如你所说,还得有更确凿的证据才行。”
  “我当然还有后手,但经济问题是核心,当务之急要把行贿和受贿细节弄清楚。”

  “好,我这就动身去省城,”鱼小婷似想到什么,眨眨眼道,“今晚真不需要我护送?”
  方晟没好气道:“又不是龙潭虎穴!”
  一到办公室,方晟吩咐办公室找出三年前苗海虹工作调动的相关资料,显示她从办事员提拔到榆洛县妇联任副主席,副科级,理由是主动揭发牛德贵违规行为,保护证人声誉和人身安全。去年榆洛县常委会讨论研究决定苗海虹享受正科级待遇,很明显是邵卫平打的招呼。
  方晟立即打电话给徐璃,问她是否记得苗海虹调出红河管委会的来龙去脉。徐璃沉思良久说有点印象,好像迫于牛德贵权势被睡了几次,然后主动向省纪委调查人员揭发,属于有功而且受保护对象……对了,冯子奇专门给我提过这事儿,还说是他老头子的意思。副科级不算什么,妇联也谈不上好去处,我没在意就放行了,你怎么问这个?

  关于牛德贵的冤案。方晟沉声道。
  徐璃愣了愣,说你凭什么断定是冤案?仅仅因为他跟你一样主张清理圈地,站在道德至高点?肯做事做实事的领导未必不贪钱。
  收不收钱暂且放到一边,你见过苗海虹本人或照片吗?就那德性倒贴给牛德贵都未必肯要,还以权势施压呢,也就邵卫平口味重好她这盘菜!方晟道。
  徐璃放低声音说那可说不定,也许她擅长内媚之术,弄得邵卫平欲罢不能呢?

  方晟奇道你在哪儿,说话这么没顾忌?内媚也要有外貌配合好不好,比如你就算没“名器”,男人也抢着要。
  日期:2018-06-2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