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8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日子倒不错,七夕嘛,牛郎织女跨越浩翰银河,架起鹊桥前来相会,在这一天结婚那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嗯,赵老爷子倒是挑了个好日子。
  婚礼办得非常热闹,赵老爷子在五星级酒店里包了整整三十桌,陈虎不知道上哪找来了一大帮子老战友,都是上海的,听说连长要结婚,呼啦一下就跑了过来,再加上赵家亲戚朋友,那真的是客似云来啊!曹小强、苏红、陈静也跑过来参加……虽说没什么亲戚关系,但是没有人会嫌参加婚礼的人太多不是?有了这帮年轻人的加入,婚礼增添了不少乐趣。年轻人嘛,活泼得很,有很多古灵精怪的念头,把新郎和新娘给捉弄得狼狈不已,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其中数苏红出的馊主意最多。当然,陈静也出了不少损招,比如说把一块糖悬在空中让新郎新娘嘴对嘴的啃……她玩得可开心了,笑得跟个孩子似的。赵晨菲始终保持着迷人的笑容,随便她怎么捉弄,只是迷人的微笑并不妨碍她咬牙切齿。她是这样对陈静说的:“你就尽情的使坏吧,你也会有今天的……苏红我可能拿她没办法,但是你……”看了一眼萧剑扬,哼哼两声,威胁意味十足。
  有点得意忘形的陈静顿时就想起了,这位现在已经是萧剑扬的后妈了……她吓得一哆嗦,不敢再作怪了。
  后妈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萧剑扬她被赵晨菲镇住,乐得直笑。陈静瞪了他一眼,说:“笑什么笑,跟黄鼠狼见了鸡似的!”
  这是什么活见鬼的比喻嘛!

  本来萧剑扬也想使使坏,刁难一下老爸的,但是看到老爸那一大帮老战友有意无意的撸起袖子露出结实的肌肉,他立即打了退堂鼓。这些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叔叔伯伯们,小时候他端起碗跑出去能吃遍全连,但做了一件错事也要挨好几顿打,铁砂掌落到屁股上的滋味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在他们面前哪里敢造次!
  “哥哥你是个好人!”一直拉着他的手的小虹突然来了一句。
  萧剑扬一愣:“什么意思呀?”
  小虹小手比划着:“字面意思!大家都在捉弄爸爸妈妈,就你没有,你是个好人!”
  萧剑扬哭笑得不……好嘛,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给他发好人卡了!

  在欢声笑语中,婚礼接近尾声,该喝喜酒了。萧凯华首先给赵晨菲的长辈敬酒,嗯,别人只是敬双亲,他得敬四位,她前夫的父母也来了。两位老人显得有些伤感,但更多的是开心,喝了他敬的酒。做婆婆的拉着他的手说:“年轻人,晨菲是个好媳妇,只是我儿子没福气,没能给她幸福,反倒给她留下了难言的伤痛,这些年她每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的,我们看在眼里,心痛啊!你是个很踏实的人,看着你让她慢慢走出了阴影,我打心里高兴,现在我们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不许打她骂她,否则我们跟你没完,知道吗?”

  萧凯华说:“放心吧,我会好好待她的,一辈子!”
  老人严肃地说:“说到要做到!”
  萧凯华说:“说到做到。”
  赵老爷子说:“做不到打断你的腿!”
  不愧是在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老革命,都一把年纪了,仍然火药味浓得呛人,杀气腾腾。有这样的岳父,当女婿的有什么歪心眼最好收起来,否则下场肯定会很惨的。
  赵晨菲端着一杯红酒迤逦而来,走到萧剑扬面前,曼声说:“多余的话我就不话了,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还有,也希望能尽快喝你的喜酒,来,干杯!”

  萧剑扬看了看陈静,哦,陈大小姐脸一直红到脖子去,正低头找筷子呢。他端起酒杯跟赵晨菲碰了一下,说:“也谢谢你的温柔和善良,让我爸爸晚年不再孤独,这一杯应该我敬你才对……妈!”
  赵晨菲抿嘴一笑:“嘴巴越来越甜了啊。”指了指陈静,“你跟小静什么时候定下来?”
  这下陈静是真的装不下去了,脸红红的说:“你瞎说什么呀,谁……谁说要嫁人了,我还在读书呢!”
  赵晨菲说:“没人说过读书就不能结婚呀,你都大三了,还有人管这个?”
  陈静说:“那也不用这么急吧?”
  赵晨菲说:“你不急,我急啊……今天让你捉弄得这么惨,我可迫不及待的想报复回去了。”

  陈静眼都大了:“不会吧,你这么记仇!”
  赵晨菲点了点头:“猜对了,我就有这么记仇,难道当后妈的不都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吗?”
  这下陈静真的有点儿傻眼了……
  事实证明,得罪谁都别得罪后妈,后妈的心眼真的很小很小!
  一直到深夜酒宴都没有散,但萧剑扬有点坚持不住了,他不能喝太多酒的。刚好,陈静也有点醉了,他主动提出送陈静回去,那帮叔叔伯伯又灌了他两杯,这才放过他。
  出了酒店,陈静那点醉酒的样子立即消失了,拉着萧剑扬的手笑嘻嘻的问:“怎么样,有个这么年轻的后妈感觉如何?”
  萧剑扬耸耸肩,说:“还行吧,她是个很风趣的人,和她一起很愉快,就是经常会有人把她当成我的女朋友而已。”
  陈静噗嗤一声笑了:“那你走运了,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萧剑扬一脸遗憾说:“可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陈静举起拳头叫:“萧剑扬,你找打是吧?”
  萧剑扬赶紧求饶,再三道歉,陈静才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了他。
  两个人沿着江边一直走,江风吹来,将陈静的裙角和长发吹得飞扬起来,她看上去就像个踏波而行的仙女。萧剑扬让她闭上眼睛,自己钻进路边一丛花木里,当陈静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个一个用紫色绸子扎住的锦盒:“送给你。”
  陈静惊喜万分:“送给我的?那里面是什么?”
  萧剑扬说:“是……”
  陈静赶紧捂住他的嘴:“先别说,让我回去慢慢拆,去发现,去享受这份惊喜好吗?”
  萧剑扬说:“嗯。”
  陈静捧着这个轻飘飘的锦盒,笑靥如花。这是萧剑扬送给她的第一份正儿八经的礼物呢,里面装的是什么先别提,光是这份惊喜就足够让她的心比喝了蜜还甜了。萧剑扬微笑着看着她,脸上尽是浓浓的不舍和依恋。他真的舍不得离开她,只想守着她,用一生来呵护她,替她遮风挡雨,可是,军命难违……
  陈静敏锐的捕捉到了他那异样的眼神,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低声问:“你要回伍啦?”
  萧剑扬说:“是的。”
  陈静咬住嘴唇,问:“什么时候走?”

  萧剑扬说:“明天早上,火车票都买好了。”
  陈静低着头,说:“明天早上……明天早上我不去送你了,我受不了这种离别场面。”
  萧剑扬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没事,事实上我也很讨厌离别,如果你来送我,没准我就舍不得离开了。”
  日期:2018-07-17 1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