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8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患难中结下的情谊是非常珍贵的,虽然十多年没见了,但是重逢后不到一个小时,两家人便又亲如一家,气氛热烈得很了。大家开怀畅饮,谈笑风生,畅谈着往事,想到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相扶相携,共舟共济,所有人都不胜感慨。萧剑扬插不上话,所以他只做了两件事:夹菜吃、往陈静碗里夹菜,其他时候都是在静静的听大人谈话。但陈虎很快就把矛头对准了他和陈静,话里话外,竟有几分马上将他和陈静塞进洞房里,好早日抱上外孙的意思。宁夏虽然没有开口,但也笑吟吟的,显然并不反对,萧剑扬的脸红得跟蒸熟的螃蟹似的,陈静抗议起来:“我刚升大三,离毕业还有两年呢,现在谈这些……太早了!”

  陈虎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关系,又没规定说结了婚就不能上学了!”
  萧剑扬说:“叔叔,我……我们部队规定,服役八年之内不能结婚的……”
  陈虎瞪起眼睛,叫:“是哪个白痴制订的军规?见了鬼了,当年老子直接把老婆孩子接到军营里长住屁事都没有,他凭什么要你们当八年和尚?”
  宁夏皱着眉头说:“是啊,这也太不近人情了!”
  陈静哼了一声:“你们就这么急着把我塞给别人啊?”
  陈虎说:“我……”
  萧凯华摆摆手,说:“老虎,你不是说了吗?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决定好了,我们别插手。两个孩子都还太年轻,先打拼几年再来谈婚论嫁对他们都有好处。”
  陈静松了一口大气,差点就大叫“理解万岁”了。她虽然很喜欢萧剑扬,但父母这样大咧咧的谈着她的婚姻大事,让她很不习惯。
  陈虎哼了一声,瞪着萧剑扬说:“小子,我可是把女儿交给你了,你得好好待她,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萧剑扬忙不迭的说:“我会好好待她的,谁想伤害她,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陈静和宁夏听得眉头一皱,齐声叫:“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陈虎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用力拍着萧剑扬的肩膀,叫:“不愧是老萧的儿子,有气魄,我喜欢,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萧剑扬斩钉截铁的说:“说到做到!”
  陈静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低声说:“你瞎说些什么呀!”
  萧剑扬低声说:“我没瞎说。漂亮的话我不会说,但谁想伤害你,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这就是我对你的承诺。”
  陈静急了:“你还说!”甜言蜜语她听得多了,再肉麻的也听过,比如说上个星期在钢琴教室里要请她吃饭的那位就扬言说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看,她也没当真……事实上,那男孩子也没当真,当真就傻了。可是萧剑扬那句“谁想伤害你,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却让她心惊肉跳,因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非常认真的,认真到让她害怕的地步!
  陈虎叫:“你们两个小家伙别窃窃私语了,当我们这些长辈子不存在么?小子,听说在两山轮战的时候有人创作了一首军歌,挺出名的,但后来被禁止传唱了,能不能给我们唱唱?”
  他这样一说,宁夏也来了兴趣,因为她在返城前曾干过一段时间的文工团,对军歌很感兴趣。她兴致勃勃的问:“什么歌啊,为什么会被禁?”
  萧剑扬说:“那首歌啊,叫归魂,因为太悲了,上头怕影响士气,所以给禁了。”
  萧凯华说:“你给我们唱唱看。”

  陈静说:“对呀,快唱两句,我还没有听你唱过歌呢。”
  萧剑扬说:“我不会唱,不过歌词我倒是记得,我给你们念一段吧。”
  陈静颇有点夫唱妇随的味道:“你慢慢念,我记一下,等一下试试看能不能给它谱曲。”
  萧剑扬笑笑,整理一下思绪,声音低沉的念了起来:
  进屋来满屋人静
  夜无声家人睡沉沉
  老母亲床上睡着
  可知道儿的归魂

  才背了几句,宁夏便面色微变,说:“别背了,太悲伤了!”
  陈静深有同感:“对啊,光歌词就让人有种想哭的冲动了,国家禁止它传唱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人人都唱,那还打什么仗啊?伤心都伤心死了!”
  陈虎眼一瞪:“有个屁道理!当兵的也是人,天天都在前线跟敌人玩命,死人了,受伤了,想家了,还不许人家哭啊?哪门子的道理?”
  一番话说得那对多愁善感的母女都沉默了。
  一顿饭一直吃到夕阳西下,陈虎还是没有尽兴,又拿出了一瓶珍藏的五粮液要跟萧凯华拼酒,萧凯华一再表示还有事,实在不能再喝了,他才作罢。临走时,陈虎还依依不舍,拉着他的手说:“老萧,开我的车回去吧,明天再过来玩,一定要过来!”

  萧凯华笑着摇头:“恐怕不行,我……我还要准备结婚的事宜呢!”掏出两张请柬递过去,“老虎,宁夏,再过几天我就要结婚了,到时请赏过脸过来喝一杯喜酒。”
  陈虎说:“还有这样的好事?好,到时我一定要去,我们不醉无归!”
  宁夏看着请柬,轻声说:“呀,新娘是前上海警备司令员的掌上明珠呢,萧大哥,你可真有福气!”
  萧凯华说:“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老虎,宁夏,到时一定要来啊。”

  陈虎开心的说:“好啊,老萧,我先准备一份贺礼,再设法联系在上海的老战友,我们把这个婚礼办得热热闹闹。”
  萧凯华说:“也别弄得太热闹了,她……她是比较文静的人,不是很喜欢嘈吵。”
  萧剑扬把车开了出来,打开车门让老爸上车。陈静提了一袋水果下来从车窗里塞进来,说:“带回去吃,还有,开车慢点,你可是喝了酒的!”
  萧剑扬应了一声,收下了这袋水果。
  陈静又说:“还有,明天早点过来,我们去打台球。”
  萧剑扬说:“好!”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可是,我不会啊……”

  陈静无奈的问:“那你会什么?”
  萧剑扬说:“打汽枪,射箭,拳击,潜水……”
  不提潜水还好,一提,陈静就像被蝎子蜇了一下似的,叫:“别提潜水!想起你潜入水下四五分钟连个泡都不冒我就害怕!明天早点过来等我,我们一起吃早餐,然后去打台球,打完台球就去游乐场玩射箭和汽枪,就这么定了!”大概在几年之内,她都不会允许萧剑扬潜水了。
  依依惜别,萧剑扬开着车,载着已经有几分醉意了的老爸踏上归途。他把车开得比较慢,毕竟喝了一点酒,虽然没有醉,但判断能力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开太快对他是没有好处的。
  萧凯华透过车窗看到陈静一直在挥手,嘴角露出笑意,说:“小剑,这样的好姑娘真的很难遇得到,你要珍惜啊。”
  萧剑扬说:“我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