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6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是想不起来,我替你想想”魏丹青白了他一眼道:“你刚来香港的时候,曾经黑吃黑了段老鬼从泰国要的一批货,这批丨毒丨品就是冯明堂让段老鬼拿的,后来你把他送进了监狱,冯明堂还曾经找过你······”

  “草!”安邦悟了,拍着脑袋道:“老熟人啊,怎么绕了一圈又碰了呢?”
  大圈初到香港,曾经遇到过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这个大马拿督的儿子冯明堂,当时差点把大圈都给逼的无路可走了。
  最后的结果却挺简单的,冯明堂不想沾大圈这帮疯狗,而大圈也不想招惹一个拿督,所以两方的过节算是就这么过去了。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时隔三年,划了个圈后安邦和冯明堂又再次要产生瓜葛了。
  “大圈不是三年前的大圈了,我管你什么拿督,还是港督呢?”安邦掷地有声的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拿督我现在也敢弹一弹了”
  “呵呵,这是开宗立派,然后翅膀硬了?”听着安邦的豪言壮语,魏丹青又甩了一个白眼过来。

  “毕竟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安邦傲然道。
  “那我问你,去了马来西亚你认识谁,谁又认识你啊?别的不,我就是让你去找条路你能找得到么?怎么的,你脑袋里装个导航到哪都能行呗?向明华和李桥藏身在哪,你能知道?那位拿督拿出多大的力道护着他俩,你心里有分寸么?别的不,你们偷着入境马来西亚,被警方逮到了关你几天,然后人家在监狱里支个关系去,收拾你你不也得喊服么?”
  “大圈,毕竟还得是在魏爷的领导下,才能扬帆远航,这是不争的事实,我翅膀硬没硬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魏爷你的臂膀肯定是最坚实的,来,叔啊,你过来点,我靠你一下”安邦立马话锋一转,语气十分贱嗖嗖。
  “离我远点,你就是靠我也没用,在大马我也以一个人都不认识”

  安邦顿时叽歪了,气急败坏的道:“叔,别闹,我的满腔雄心壮志,照这么整可都被你给浇灭了,咋整啊?”
  “我肯定是帮不什么忙,但有个人绝对可以”
  “找你那个便宜老丈人啊”
  安邦沉默了,半天才道:“我的尊严和男人的价值,可就不好体现了”

  “要脸,还是要向明华和李桥两个人,你自己选吧”魏丹青扔下一句话起身就走了,留下安邦在那犹犹豫豫。
  “叔的对,我觉得找找你那个便宜老丈人是个路子”王莽坐到安邦对面,一本正经的道:“就拿我和果果来吧,我惹了她她不高兴那我就得哄吧?比如喂个饭,洗个脚什么的,那都不是问题,因为你哄完两人就又好了,我又可以啪啪她了,哥啊,你和黄子荣也是这么回事,黄大姐是走了但你俩不也是没分手么?跟你老丈人好好搭个桥,没准等连青回来了,你又能给你黄奶奶请安去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我现在问你的是,我男人的尊严和价值,哪体现去?”安邦手指着桌子道。
  “那我不清楚,反正我知道,我跟我家果果在一起,脸我肯定是不能要的”
  “你,真有出息,呵呵”安邦冷笑着鄙夷的嘲讽了他一句,随即起身夹着裤裆一溜碎步的就走了。
  “哎?哥,问题还没完呢,你干啥去啊?”

  “我给黄子荣洗脚丫子去了·····”
  “呵呵,我还以为他的尊严能比山高呢,没想到还不如我”王莽拿起大哥大边走边道:“喂?果啊,我最近新学会了一个跪搓衣板的姿势,很潇洒,晚我去接你给你表演一下啊?”
  安邦如何给便宜老丈人洗脚丫子的过程就不了,不过隔天后,安邦,向缺,大汉,二雷还有王莽,丁建国和老桥等人也了一艘豪华游艇,开往吉隆坡。
  去的人不用太多,整明白向明华和李桥他们就足够了,整不明白的话去太多人也没用,毕竟大马不是主场作战,兵贵精而不在多!

  游艇自然是黄子荣给提供的,并且告诉他,这船随用随到,就跟着他在马来西亚先呆一段时间了。
  游艇行驶在海面,几人都挺兴致高昂,由于以前都是乘坐渡轮或者货轮出海的,所以这帮人感觉都挺新鲜,游艇下三层面积挺大设施很豪华,只是有一点让人比较诧异的是,游艇的内部都采用了粉色和白色的色调来设计的,一堆男人坐在里面就显得比较娘炮了。
  安邦皱眉着游艇一直很少话,王莽和丁建国手挺欠的东摸摸西,最后忍不住的翻了两下就想下这么豪华的游艇里都有什么东西。
  “哎呀?”王莽从一个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摆弄两下后,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姑娘,挺眼熟啊?”
  相框的照片里,一个挺年轻的女性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巧笑嫣然,洋溢着阳光和青春的活力。

  “唰”安邦下意识的瞄过去一眼,脸色有点不太自然。
  王莽这时反应过来了,连忙把相框给扣了下去,然后旁边的丁建国不知道从哪也捣鼓出一张相片来,手欠的就给举了起来。
  照片里,是安邦和黄连青依偎着靠在一起,手搂着对方的脖子,脸亲昵的贴在了一块。
  安邦不自然的脸,又僵住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千个时,万秒,时间缓缓流逝也不曾消逝掉心中的惦念。
  丁建国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在那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道:“哦,我明白了,这是嫂子的游艇啊,我黄老板怎么这么慷慨,借多久就借多久呢?”
  安邦起身掏出烟道:“我去抽根烟······”

  安邦一走,向缺在旁边呲牙笑了:“这是有点故事?”
  “以前是故事,现在可能变成事故了”丁建国道。
  王莽好像挺明白的道:“其实吧,这也间接明了一个问题,我哥这便宜老丈人还不烦他,他和嫂子的感情就也还没走到终点,所以呢,等误会过去了,他俩肯定又能和好如初了,对,肯定是这么个道理”
  “呵呵,你又懂了”丁建国斜了着眼睛道。
  “必须的,都是搓衣板下练出来的经验!”
  临近晚间,游艇抵达吉隆坡码头,安邦和向缺他们一行人下来后,码头有两台商务车开了过来。
  向缺在安邦耳边轻声道:“你那个什么便宜老丈人,给你介绍的是什么关系啊?”
  “黄老板,你的对手是拿督,那介绍的人就不能比这个段位低了,所以他也给我介绍了个皇亲国戚,是大马的皇室成员”
  “啊,这么有力度呢么?”
  “毕竟,脚丫子我洗的非常明白······”
  便宜老丈人给安邦介绍的这个关系确实挺有力度的,是柔佛州的苏丹,正经的大马皇亲国戚,其地位等同于内地的一个正省级干部。
  这位苏丹叫彭长盛,在马来西亚也经营船舶生意,和黄子荣有着极其稳妥和紧密的生意往来,属于战略性的盟友,所以黄子荣给彭长盛打了电话之后,对方就非常给面子的派来了自己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他的侄子彭伟凉过来接的安邦,因为这种事的话他自己肯定是不可能出面的。
  彭伟凉带了两台商务车过来,给安邦他们接出码头后直接就去了酒店,在路的时候安邦也没对对方隐瞒什么,从头到尾把事讲了一遍,一直到自己的诉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