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8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凯华还想说什么,陈静已经推着他往轿车跑了:“去啦去啦,有什么话回来再说!”更是用这种孩子气的动作把萧凯华给推上了车,然后笑嘻嘻的对赵晨菲说:“赵姐,我们先走了,等一下再送他回来!”

  赵晨菲说:“去吧,开车慢点。”
  陈静有点不好意思:“我开车已经够慢了,再慢就变乌龟了……”
  萧剑扬说:“我来开车吧。”跟陈静交换了位置,等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发动车辆。陈静的技术真不怎么样,让她开车还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最重要的是剐花了擦花了她回去准得挨训,连带他也会跟着遭殃。
  他开车的技术好极了,开得又快又稳,整辆小车在他的驾驶下像一条灵巧之极的鲤鱼,在滚滚车流中游来游去,轻松的超越一辆辆车,流畅之极,陈静看得赏心悦目。萧凯华露出笑容,说:“现在的侦察兵越来越厉害了啊,我们那时候哪里会开车?全靠两条腿走路的。”

  陈静好奇的问:“侦察兵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萧伯伯你们连车都不会开?”
  萧凯华说:“我们当兵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车啊,碰都不能碰一下。我们这些侦察兵只是比普通步兵强一点点而已,装备跟普通步兵没什么两样的。”
  萧剑扬说:“直到现在仍然一样,只是更专业一点了而已。”
  陈静笑:“我还以为侦察兵个个都是兰博,武装到牙齿,浑身肌肉发达,意志坚强如钢呢,原来只是比普通步兵强一点点。”

  萧剑扬一打方向盘,转了个弯,说:“兰博?我们还真没有他这么牛呢……对了,往哪里走?”
  陈静看了一眼路牌,说:“直行两公里,遇到红绿灯左转。”
  萧剑扬表示明白,依着她的指示直行两公里,然后左转。他没有去过陈静的家,不认识路,不过有陈静在身边,不认识路问题也不大,陈大小姐跟痴归路痴,还没有路痴到在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也会迷路的地步。他一边开车一边跟陈静说话,但眼睛始终看着前方,目不斜视,也真难为他了,一边跟陈静有说有笑,一边保持高度的专注把车开得稳稳当当。
  花了一个小时,车开到了三环,来到一个高档住宅小区……这还是萧剑扬第一次见识到上海富人住宅小区的气派:整个楼盘被高高的围墙包围,身穿笔挺的制服的保安在门口站得跟支标枪似的,大狼狗毛发油亮,虎视眈眈。进去后,迎面而来的就是绿茸毯一样的大草苤,花团锦簇的花园,清澈见底的游泳池里,喷泉昼夜不停的喷涌着,发出哗哗水声。绿树碧水环绕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二、三、四、五……别数了,如果电梯停电了,一般人从一楼爬上到天台肯定得累个半死的。在这里可以眺望黄浦江,每到夜晚江边繁灯如海,游轮的剪影直接映入窗户,江的对岸是影影绰绰的高楼,风光殊美,在这里居住是件很划算的事情。

  所以这个楼盘一平米卖出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天价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到了上海才知道钱少。上海的消费水平和收入水平都稳居全国之冠,房价更是高到让全世都瞠目结舌的地步,内地那些暴发户看似很牛,但到了上海,不知道他们全副身家够不够买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子?而且还不是黄金地段的,如果是黄金地段的,估计他们那点钱也就够买下一套七八十平方米大的房子的卫生间……
  能在这样豪华的住宅小区拥有一套房子,足以证明陈静父母的能力。看着小区那精致的绿化带,萧剑扬深深的感受到了压力。
  来自未来岳父岳母那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无形中为萧剑扬施加如此强大的压力的人就在小区门口。
  这是一个皮肤呈古铜色,五官端正,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文雅味道的中年男子,显然是那种土生土长,过着优裕的生活的上海人。但是这么出色的一个人却穿着一套挺土的65式军装,看起来有点怪异,也难怪进进出出的人都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收腹挺胸,站得笔挺,那沉稳如山的气度,那一缕穿透了岁月的风尘喷薄而出的锋锐气息,无不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位老军人,他有资格穿这身军装。

  陈静叫停车,解开安全带跳了下去,叫:“爸,你怎么把军装给穿出来了?”
  中年人笑了笑:“回来啦?人呢?”
  陈静指着萧剑扬父子:“这不是来了么?”
  中年人目光从萧剑扬身上扫过,落在萧凯华身上,在他空荡荡的右袖筒处打了几个转,眼眶里泛过一丝水光,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叫:“连长!”
  萧凯华脱口而出:“你……你是陈虎?”

  中年人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就是陈虎!我就知道老班长你一定会记得我的!”
  萧凯华破口大骂:“老子带了十年兵,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像你这样滑不溜手,一门心思偷奸耍滑的货,想不记得你都难!”独臂一伸,紧紧抱住陈如虎,激动的说:“老陈,能见到你真好!”
  陈虎用力抱住萧凯华瘦削的身躯,眼里带着泪光,说:“老萧,能再见到你真好……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听你的话努力训练!如果我努力训练了,在沙巴,我的反应完全可以再快一点,耳朵再灵一点,依靠自己的力量躲开那梭重机枪子丨弹丨,你就不会因为推开我而失去一条手臂了!那一枪打在你身上,也打在我心口,想起那一幕我心口疼得厉害,像是要碎开来了一样。我找了你十年,十年啊!你明明在上海,为什么就狠得下心不来找我呢?你明知道我就在上海的!”

  萧凯华苦笑一声:“我也是去年才来上海的……老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
  陈虎有些哽咽的点了点头,问:“老萧,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萧凯华说:“还好吧,孩子健健康康的长大了,靠着那份伤残抚恤金,自己再找点活干,完全够过日子了。”拉着陈虎对萧剑扬说:“小剑,过来,这是你陈伯伯,我的老战友,我们一起在越南打过仗,跟越南猴子拼过刺刀。别看他斯斯文文的,在战场上可是一号狠角色,仅仅是一次战斗,他就用刺刀捅死了六名越军士兵!你小的时候他可没少抱你,更没少揍你,你应该还记得他。”又对陈虎说:“这是我儿子。”

  萧剑扬赶紧打招呼:“陈伯伯好!”
  陈虎连连点头:“好好好,好帅气的一个后生。老子是英雄,儿子也是好汉,看那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当侦察兵的。”
  陈静笑着说:“爸,他还真是当侦察兵的,身手可厉害了,空手捏死六七条大汉都不带挑日子。”
  日期:2018-07-1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