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7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她这么一叫,大家才留意到空气中确实飘荡着一股焦炭味,大惊失色,以最快速度跑回火塘一看,傻眼了:
  被穿在箭上的鱼正噼噼啪啪的烧成一团火球……
  摄影师追了过来,气急败坏的叫:“喂,你们还没给钱呢,你们还没给钱呢!”
  大家看着烧得正欢的烤鱼,再看看气急败坏的摄影师,突然一起捧腹大笑。
  烤鱼是吃不成了,好在还有一只鸡。曹小强用棍子将炭火扒开,将那团泥球给扒了出来,敲开,一只烤得焦黄的、滋滋冒油的鸡出现在大家面前,浓郁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食指大动。可能是折腾了一天,太饿了,苏红和陈静毫无淑女形象的各自撕下一条鸡腿狼吞虎咽,把往日细嚼慢咽的优雅扔到太平洋去了。萧剑扬和曹小强同样很饿,但还是很配合的将鸡腿、鸡翅膀和鸡脖子留给女孩子,然后用小刀割下一块块肉吃了起来。四个人你一块我一块吃得额头冒汗,满嘴是油,很快就把一只鸡给一扫而空了。苏红吮着一根鸡骨头,意犹未尽的说:“好吃,真好吃!曹小强,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绝活!”

  曹小强得意的说:“在部队里,我的烤鸡可是一绝,没有人不喜欢吃的!”
  苏红说:“那以后你得多烤几只给我吃!”
  曹小强很爽快:“行,没问题!”
  陈静扔掉手里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拿出纸巾擦净嘴上的油迹,心满意足:“真香,我这一顿吃的肉都比这个星期吃的还多了。”左右张望着,说:“出了一身汗,好想洗个澡啊,有没有哪里可以洗澡的?”

  曹小强朝东边一指:“往那里走两百米,有个浴室可以淋浴的,想洗澡的话就上那里去。”
  苏红把骨头扔出老远,拍着手说:“好啊好啊,我也要洗澡,陈静,我们一起去吧!”
  于是,这两位各自拿了一套备用的衣物,兴冲冲的跑去洗澡了。
  萧剑扬和曹小强要洗澡就简单多了,根本就用不着去浴室,脱下衣服往湖里一跳就行了,省事得很。
  三两下搓掉身上的汗垢后,这两位仰躺在水面上,享受着湖水的冲刷,晚风的吹拂,心情好得要飞起来。曹小强喃喃说:“好希望这个假期永远不要结束啊……”
  萧剑扬说:“是啊,下一次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休假了。”
  曹小强说:“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得主动一点,胆子大一点!你看你,陈静看你的目光都温柔得可以攥出水来了,你还束手束脚的,你怕什么呀!”
  萧剑扬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不敢唐突她,我怕她生气。”
  曹小强嗤了一声:“你这样子她才生气呢!放开一点,大胆一点,这么好的女孩不是哪里都能遇到的!”
  萧剑扬不吭声了。半晌,他突然冒出一句:“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曹小强一愣:“以后?”
  萧剑扬说:“对啊,我们至少还要过五六年才能退役……”

  曹小强呸呸两声,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尽情享受现在的美好时光就是了,想多了费脑子!”说完一头扎进水里不见了。
  唉,这个乐天派……为什么我就不能像他那样放得开呢?
  萧剑扬有点苦恼,现在他都有点讨厌自己这种腼腆内向的性格了,好想指着自己的脑袋问:你在战场上的自信、冷静和果断到底哪里去啦?他还不明白战场跟情场完全是两码事。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很可能在情场上进退失据一败涂地,情场老手到了战场上很可能连三分钟都挺不过去。给他一支狙击步枪他有信心将出现在他视野内的人全部干掉,但是到了陈静面前,他所有的冷静和自信全部归零了,只剩下局促和腼腆。

  以后得改改这个毛病,他想。
  可惜他并不知道,性格这东西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等陈静和苏红用一次性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双双无形的巧手将一颗颗银珍珠洒满天幕,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山顶上,皎洁的月光为山川湖泊都镀上了一层银光,美不胜收。四个有坐在草地上欣赏着这迷人的月色,谈笑风生,苏红又缠着曹小强给他讲侦察兵的故事了,她很喜欢这类故事,百听不厌。萧剑扬真不好意思告诉她,其实曹小强跟她说的那些故事十个有九个都是假的,真正的侦察兵的生活才没有这么好玩这么潇洒。不过曹小强就是有本事将故事编得跟真的一样,听得苏红兴奋不已,听到精彩处连声惊叹,真担心她受激动过头了,头脑一热也去当侦察兵……不过就算她去当侦察兵也不要紧,军区又不是没有女子侦察连……嗯,当花瓶看的那种。

  陈静和萧剑扬背靠着背坐在草地上,享受着清凉的晚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陈静说暑假结束就升大三了,压力有点大啊,萧剑扬笑她:“你成绩不是很好的吗,怎么还会有压力?”
  陈静说:“成绩好就没有压力啦?一样有。我妈还想让我读研究生呢!”
  萧剑扬说:“那就读呗,我想读都没得读呢。”
  陈静说:“问题是以她老人家的性格,如果我依她的考了研究生,她肯定还会要我读硕士,博士,我读书都快读腻了!”
  萧剑扬说:“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陈静看着天空问:“在部队的时候,到了这个点你一般在干什么?”
  萧剑扬说:“还能干什么,看新闻联播,然后洗澡,睡觉。”
  陈静问:“没别的啦?”
  萧剑扬说:“如果还想来点别的,就去跑一万米呗。”
  陈静蹙着眉头说:“那多枯燥啊。”
  萧剑扬问:“我听你弹钢琴弹得挺好的,什么时候学的?”
  陈静撇嘴:“我八岁起就让我妈逼着练习弹钢琴和拉小提琴了,每天练习一个小时,雷打不动。”
  萧剑扬好奇的问:“你妈妈是音乐老师吗?”
  陈静说:“她是物理学教授,最大的遗憾就是由于阴差阳错,没能学好英语和音乐,所以我这个当女儿的就有责任有义务帮她把未竞的事业给完成!”
  萧剑扬失笑:“听着好可怜哦。”

  陈静说:“本来就很可怜!不过无所谓了,我本来就喜欢音乐和外语。”
  萧剑扬问:“那你爸爸呢?你爸爸对你怎么样?”
  陈静翻了个白眼:“别提了,他比我妈更不靠谱。”
  萧剑扬很好奇:“怎么个不靠谱法?”
  陈静说:“在我初三的时候就给我买了一堆普及性知识的书籍!”
  萧剑扬张大了嘴巴:“呃……”
  陈静说:“那些东西我看着就脸红,他大大方方的说我迟早都要了解的,与其自己胡思乱想不如早点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我妈。”
  萧剑扬想笑又不敢笑:“你爸还真够特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