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4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席关于研究许安杰的事并没有详谈,因为安邦和王莽完全不懂得操作,而许敏敏和魏丹青在完资料后也知道,这不是一天晚就能商量出来结果的,至少得需要两三天的互相磋商最后才能定下计划来,所以接风宴吃到八点多钟就散场了。
  四个人酒微醺的走出包房,安邦和王莽还有魏丹青正要跟许敏敏告别,没想到王母娘娘一把就抓住了安邦的脖领子,语气平淡的道:“你俩先回去,让安安送我楼······”

  安邦一听,腿略微打着颤道:“送人,可能莽子比较合适,毕竟以他的身板无论是肩扛还是环抱都挺游刃有余······我,草”
  安邦发现,他一句话没完,王莽已经以一路碎步的方式迅速遁走了,魏丹青呵呵一笑,背着手慢慢的走着道:“我岁数大了,走两步道都气喘吁吁的,还是你送敏敏去吧”
  安邦咬了咬牙,一股悲愤无处宣泄:“出来混不讲究义气么?”
  “呼!”许敏敏忽然将两片薄薄的嘴唇走到安邦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姐儿,话没有份量是不是?”
  “起驾吧”安邦慌忙道。

  酒店外面,王莽靠在车抽着烟,魏丹青背着手磨蹭出来后,挺感慨的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孩子又要出绯闻了么?”
  “时候,我和长明还有邦哥跟敏姐都在一个大院里,有时在谁家玩的晚了就干脆不回去了,睡觉的时候在一个床,都是我睡在外面长明挨着我,旁边是邦哥,最里面是敏姐,开始的几次我和长明都抢着要挨着敏姐睡,但她就是不愿意,谁抢就挠谁,只有我哥被她允许每次都可以睡在她旁边”
  魏丹青皱眉道:“按理来,他俩有这个关系在的话,那也算是青梅竹马了,怎么没早凑到一块去呢?”
  王莽弹飞了烟头,冷笑着道:“政治家庭都讲究门当户对,敏姐得许配给一个跟她差不多少身份的才俊才行,邦哥不合适,这也就是我敏姐性子太刚硬了,不然换成别的姑娘哪有快三十了还不成亲的?”
  “孽缘啊”
  王莽笑道:“不然你换成另外一个人,谁会傻歪歪的过来给我们大圈当外援?哪怕是发,也得分得清轻重吧?特别是在敏感的政治,这种事更不好了,感情有的时候只能成为牺牲品,唯有一往无前的爱情,才能让人飞蛾扑火,奋不顾身”
  “哎?你感悟挺深的么······”

  “毕竟我家苹果教育的好”王莽羞涩的道。
  酒店楼。
  许敏敏了楼进了房间后,两条长腿一甩就把脚的高跟鞋给蹬了出去,然后提着红色的裙摆露出两条洁白的腿,十分没有形象的四仰八叉的倒在了沙发,伸着芊芊玉手道:“去,给我从酒柜里拿一瓶红酒出来,满”
  “还喝啊······”安邦靠在门皱眉问道。
  “姐儿,今高兴”

  安邦走到酒柜旁随手拿了一瓶红酒,起开后刚给一个杯子倒还没等端起来,许敏敏就轻声道:“倒两杯”
  安邦手顿了一下后,还是端着两杯酒拎着酒瓶子坐到了许敏敏的对面。
  “叮”两个酒杯碰到一起,传出一抹轻音。
  许敏敏端着红酒,就跟喝白酒似的仰头十分潇洒的一饮而尽了,安邦挺头疼的道:“不是应该品品才喝的么,干红让你喝出了燕京的程度,也真不容易啊”

  、:(首j…发
  “姐儿,高兴”
  跟女人聊天,有事情了,什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外加深明大义什么的,其实全都不管用。
  因为女人一句我高兴,我愿意就能全给你打发了,你所有的理由和道理是根本不存在的。
  许敏敏就是这个状态,所以安邦两句话过后就只能跟他默默无语两眼泪的把酒喝了。
  一瓶红酒两个人喝本不是什么难事,但在这之前他们还喝了一人半斤白酒的量,所以在两种酒精一综合的情况下,事情就略微有点不妙了。
  “再拿一瓶去······”许敏敏又把裙摆往提了一下,一直提到膝盖这。
  安邦眼睛目不斜视的嗯了一声,起身走向酒柜。
  倒在沙发,慵懒的交叉着两腿,许敏敏仿佛能洞穿安邦心思似的,淡淡的道:“你要是敢开门走出去,明天我就回京城,从此以后你一个电话也打不到我那,一面也见不会再见到我,我什么性子你最清楚了”
  这个时候安邦的脚步正好走到酒柜和房门中间,他也确实要伸手,拉门就跑的。
  但时间定格在了这一秒,许敏敏话向来不吹牛bi,今天安邦要是出去了,明天你在香港肯定找不到她。
  “嘎吱”安邦随即十分轻快的打开酒柜,又从里面拿出一瓶酒然后转身走了回来。

  “就这么容易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我以为三年没见,你的翅膀会硬了呢”
  “毕竟,我现在有求于你啊”
  “砰”许敏敏从身后抓起一个抱枕甩手就砸了过去:“你不会给姑奶奶挑点好听的么?”
  “关键是,我更不敢骗你啊······”安邦无奈的道。
  “噗嗤”许敏敏咬着嘴唇笑了,忽然坐起来凑到安邦面前,轻声道:“行了,你滚吧,你今天很听话我很满意”
  “唰”安邦立马起身,宛若一阵清风转过身去后一把拉开房门“咣当”一声出去后就跟关了。

  “咣”许敏敏抓起高跟鞋就砸了过去,磨着牙道:“犊子样,装都不会装”
  “呼”门外,安邦靠在墙轻吐了口气:“真他妈险,这姑奶奶太不好惹了”
  另外一边,香港郊外私人马场外面,那辆驻守了几天的车内,带着帽子的男子半躺在座椅盯着画面的时候,突然“扑棱”一下坐了起来。
  画面中,被吊着的李奎满脸是血耷拉着脑袋,已经瘦成了一副皮包骨头,地一滩血迹已经干涸了。
  从监控屏幕这个角度,李奎被挖掉的左眼,已经开始出现了腐烂和化脓的征兆。
  监控画面里,李奎半耷拉的脑袋歪在一旁,右眼睛紧闭着,左眼却是一个挺渗人的洞口,里面血肉模糊泛着红黑的颜色,黄脓的汁液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后已经干涸了。
  日期:2018-10-04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