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37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长青为难了,看看她那大圆盘,犹豫着说:“我用推拿和针灸的方法,倒是可以给你快速活血化瘀消肿,但是,这部位……不太方便。”
  顾春丽眼睛一亮:“有啥不方便的,你这小屁孩,姐难道还怕你给我吃了,帮我弄!”
  被夏青薇灌输了很多医者行医的理念后,刘长青现在随身都带着一个小盒子,里面就是银针。
  此刻给顾春丽针灸活血,倒也方便。
  “要怎么治?脱裤子吗?”顾春丽看着刘长青问,脸色有点红,她虽然有点闷骚,行事也算大胆,可面对一个不太熟的青年人,那样暴露**还是不太自在的。
  刘长青看看她的旗袍:“不用,后面这个撩起来就好了,伤到的是外侧。”
  顾春丽一听就大松了口气。
  嫁了人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只要不是太隐秘的,边缘化的部位看看摸摸也没啥,去打屁股针,还不照样露吗?
  顾春丽跪坐在一张藤椅上,翘起圆盘,一把将旗袍的后锦撩了起来,露出里面一条非常小的白色无痕小裤,丰盈的屁股,雪白的肌肤,还有让人喷血的姿势……刘长青眼睛一直,然后转开脑袋大大的吸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快要流鼻血了。
  “怎么样,严重不?”顾春丽扭过头,后股也跟着摇晃了一下。
  “哦,哦,有点红肿,问题应该不大,我马上给你治疗。”
  先按摩推拿。

  手指按上去的时候,她轻轻一抖,刘长青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之后随着手法的用力,她鼻子里发生哼哼的声音,如猫叫,听的刘长青热血沸腾,手都有些不受控制,差点直接化身为狼了。
  又经过一轮针灸后,顾春丽明显感觉疼痛消除大半,转回来笑道:“小帅锅,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现在姐彻底相信你的药酒有用了。”
  刘长青摸了摸鼻子:“原来丽姐刚刚还有怀疑啊!”
  “现在不怀疑了。”她笑着转过身,将旗袍放下,然后就发现了刘长青那擎天的玩意,“咯咯咯,小帅锅,你好激动啊,年轻人身体就是好,把姐都馋死了,要不要我们进房去……”
  刘长青心头一热,差点就要点头了。
  顾春丽这才拍了他那儿一下:“逗你呢,看把你兴奋的,不过你这样,要不要姐帮帮你?”
  “不,不用了,丽姐,我还有事,先走了。”刘长青赶紧逃了出去,有种矛盾的心理。

  其实顾春丽也不好受,刚才推拿的时候她就差点完蛋,这时见刘长青离开,她马上把大门插上,一只手伸进了旗袍里面,闭上眼睛……
  “999,这钱赚的可真不容易!”
  “差点就**了!”
  刘长青口袋里揣着钱,先去拿了不干胶广告贴,想了想又跑去药店,买了同样分量的药材,还有上好的白酒,差不多一千块就这么没了。
  不过简单算算利润,一千块的成本,可以做成十五瓶药酒,全卖掉的话,纯利润还有一万四,简直是暴利啊!
  骑着自行车回村,经过村委的时候,忽然发现门口一片闹哄哄。

  男女老少都有,骂骂咧咧声音能传到十里外去,甚至有不少人手里拿着锄头扁担之类的。
  “我靠,这是咋回事,上演全武行啊?”
  他正要停下来观看,忽然旁边跑过来一妇女,拉着他就跑:“二狗子,快来帮忙,你打架厉害,帮婶子打死牛力这个不要脸的老不死。”
  刘长青一看,居然是那个势利眼的二婶,高秋芳。
  高秋芳大声嚷嚷,眼睛含泪,围观的人群马上让出一条道来,她嗓门极大,破口大骂:“牛力你个杀千刀的,欺负我们刘家没男人了吗?二狗子来了,二狗子,给我狠狠的糙他,打死这个老混蛋,打死了婶子负责。”
  刘长青大汗。
  牛力他当然知道,正是牛家村的村支书,在支书的位置上了坐了几十年了,一直没动过;说起来,牛家村有两个大姓,第一就是姓牛,第二则姓刘。
  现在两个大姓之间吵架,各自拉人助阵,牛家和刘家都来了不少人,两边各自十几个,老人女人居多。
  刘长青仔细一看,乖乖,情况还真乱——
  牛支书脸上有几道血痕,显然是被女人手指甲抓出来的;
  二伯刘平坐倒在地上,一只胳膊的曲线不太正,估计脱臼了,头上也被打出了血。

  “二伯,你怎么样啊?”
  刘长青放下手里的东西,去扶刘平。
  一动,他就哦哦叫痛,不让刘长青扶。
  怎么说都是血亲的长辈,刘长青要是不站出来帮忙,你就要被戳脊梁骨了,何况他二伯人还可以,就是她老婆势利了点。
  “哗啦!”
  刘长青从本家一个女人手里抓过一根扁担,朝牛家那帮人一指,大声吼道:“麻痹的,谁说刘家没男人了?谁打我二伯的,站出来!”
  人的名,树的影。
  刘长青上次一人打败五个纹身大汉的事迹早已在村里传开,很多老头老太背后说他是诸葛武侯转世,后来又不知道哪个神婆传出来,说他是关老爷的弟子,越传越玄乎。
  牛家那些人被他一吼,纷纷后退,脸露惊恐。
  牛力怒目圆瞪:“刘二狗,我是村支书,你特么敢跟老子动手,是不是想去吃牢饭?赶紧给我滚开!”
  牛力的风评一向不好,以前崔金花也跟他闹过,刘长青现在都不读书了,怕他个毛球,扁担一横,大吼一声就要开打。
  没想到,老家伙怕死的很,转身就躲到了一个本家妇女的身后。
  “啊——,别打我!”

  那妇女闭着眼睛大叫。
  刘长青的扁担狠狠砸在地上,扁担头都砸断了,震的他虎口发麻,不过为了装比,他硬是忍住了。
  围观的人果然个个惊骇,浑身一抖。
  刘长青质问道:“谁来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高秋芳一阵嚷嚷,刘长青终于搞清楚,原来牛力家最近弄个什么梨子园,地盘划得很大,把刘平家的田地也划进去了,更离谱的是,牛家人也不事先告知一下,直接把刘平家种下的果树苗给拔了,理由是他们那地不符合审批要求。
  刘平家肯定要闹,结果就变这样了,事情越闹越大,后来连几十年前的老矛盾都翻出来,两边人相互动了手。
  刘长青听完马上明白了,是牛力仗着支书的位置,欺压村民,不仅想霸占别人开荒肥沃的田地,还野蛮毁坏别人的果树苗,现在更是打伤了刘平。
  一股怒火上涌,刘长青一下窜过去,一把抓住牛力的衣服,把他拖了过来:“尼玛的,支书了不起啊?支书就可以鱼肉乡里了?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
  “住手!”
  一声娇喝响起,一身警服的大胸女警李含阳快速跑了过来,跑动中胸前两坨晃荡晃荡,看得刘长青两眼冒光。
  李含阳是接到报警赶过来的,没想到正好看到刘长青要打村支书。
  这个笨蛋,村支书都那么老了,你把他打了,那自己也要折进去!
  她一个健步冲上去,抓住刘长青的拳头,将牛力从他手中拉了过去。
  刘长青也不傻,借坡下驴,去看二伯的伤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