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4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行么?”范旺叹了口气问道。
  安邦直接反问道:“许安杰会干净么?”
  “......”范旺无言以对,就连他自己都不敢自己是干净的,只是脏的不那么太夸张而已,至少在他黑的同时良心还在。
  而许安杰肯这么为向明华和李桥奔走,那他必定已经是黑的完全洗不干净了。
  安邦敲着方向盘道:“既然他不干净,那我们要是把他的证据给揪出来的话,ICAC能不能办得了他?”
  “我以前在警校的时候有个同学叫高梓航,跟我还是一个宿舍的,我俩关系很不错,后来我进了警队他也要进来的时候,ICAI刚好成立就被调过去了,现在在廉政公署是调查主任,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安邦舔了舔嘴唇,点头道:“他稳妥么?”
  “把那个么字去掉吧,ICAC一共才多少人?每一个都是经过严加考核才能被收进去的,论干净的话,ICAC是全港最干净的部门了”
  “谢了,方便的话今天就安排我和他见一面吧?”
  “我打个电话......”
  一个半时后,范旺,安邦和ICAC在一个偏僻的茶馆里见了一面,三人之间一共聊了将近两个时。
  这期间他们聊了什么,以后的日子里谁也没有向外面透露过,而从这以后安邦就再也没有和这个叫高梓航的见过面了。

  但从这次见面过去后几个月,高梓航就被升任了ICAC的高级调查主任,一年后范旺连升两级,接任了警务处行动组处长的职位。
  安邦和高梓航还有范旺见过面后,就给京城的李长明去了电话。
  “长明,给我打听一个人要详细的,祖宗十八代的底细都能抛出来的那种......”
  自从安邦和王莽离开万岁军后没多久,李长明也被调了出去,进入了一个情报机构,主要就是专门负责香港这边的情报系统。
  “许安杰是么?”李长明在电话里直接就点出了安邦要查的这个人。
  “呵呵,远隔万里你一直都还在爱着我呢,是不?”安邦挠着鼻子道。
  “大圈的事,我这从头到尾就没断了消息,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一连串意外,我知道的不比你少”李长明叹了口气,道:“万红兵这个人我肯定动不了也帮不了你什么,但是其他人我查一查都没问题,不过这个许安杰的身份挺敏感,没有得到面的允许我也搞不了他太多的情报,进入九十年代香港的一些高层都已经被内地给关注了,轻易动一个都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这会形成个蝴蝶效应,所以.....我能帮你的程度,很有限”

  安邦有点不乐意了,挺委屈的道:“哥们,忽悠我呢是不?当初我和莽子来香港,你我们可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怎么我来了,剑却没有了呢?我就问你,剑呢?”
  “剑不是还没拔出来呢么,在剑鞘里关着呢”李长明头疼的道:“哥啊,你的身份毕竟不是钦差,只是我爷爷和几个老家伙暗地里商量出来的,不能见光也不没有任何官方的认可,这么吧你连编外都算不”
  “......”安邦揉着眼睛道:“别了,我眼里进沙子了”
  李长明呲牙笑了,道:“别委屈,坚强点,哥,正常来讲我从明面帮不了你什么,但走点迂回路配合你下辅助进攻还是不成问题的,许安杰要动的话这事是有些难度,不过你们可以采取别的方式,让他不被动就不行了,然后我们这边再给你补刀助攻”
  “你要这么的话,我眼里的沙子差不多已经能抠出来了......”

  李长明道:“这个许安杰呢,我们关注的挺多的,他是个在表面你根本就不出有什么问题的人,很干净,但你觉得这个干净可能么?”
  “拉完屎,你擦的再干净,肯定都得有屎花沾在面!”
  “对,许安杰就是这一种人,他擦的很心很心,但只要涉及到权钱色的交易就肯定会存在一丁点的疏忽”李长明点头道:“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要给许安杰钱的话,他绝对不会伸手去接,而是会让人把钱在巴拿马和摩洛哥这种地方兜几圈,至少得在几个国家的账户里走一遍,最后才会进入他在瑞士银行的户头,这么一来这些黑金你根本就没办法留意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在境外做投资,让人在境外把钱投进去,转一圈后再落入自己的口袋里,这样做同样非常稳妥”

  安邦有点头疼的揉着脑袋道:“太专业了,你的这些我根本接受不了,我是什么文化水平你还不知道么?你跟我聊的这些,我听起来就跟无字天书差不多了”
  “你们大圈,有个人曾经因为诈骗被关进去了将近二十年,在这方面据我了解他是祖宗那一级别的.....”
  安邦顿时悟了,哦了一声后道:“你我魏叔呗?”
  “跟你魏叔好好聊一下,你一点他就会透的,我稍后给你传过去一份资料......”
  安邦回到医院的时候,就见徐锐和冯智宁像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魏丹青的病房门口,低着脑袋双脚并拢,眼睛盯着脚尖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标准的我犯错了我承认的德性。
  “回来了?”安邦斜了着眼睛问道。
  “唰”徐锐和冯智宁都抬起脑袋,同时“啊”了一声。
  “回来了就去洗把脸,你你俩眼角里的眼屎都都搭个鸟窝了,收拾完了去给桥爷换班,挺大岁数个人了在这熬了两夜,尿尿都分叉了,你俩多替人顶两天啊”安邦完推门就进了病房,剩下一脸懵逼的两个人。
  “有点不太对劲呢?”徐锐挠着头皮,疑惑的道:“这什么意思啊?打算从言语迷惑咱俩,然后偷摸来个挥泪斩马谡,以儆效尤么?为什么不啪啪给我两耳光,为什么不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呢?”

  “我隐约觉得,他双眼中刚才透出了一抹寒光,真整不好得事后算账,是不是,锐哥?”
  “真是这么回事!”徐锐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那怎么办呢?”冯智宁歪着脑袋问道。
  徐锐咬牙道:“实在不行,咱俩偷摸先给他整死算了”
  “稳妥,走吧,吃点饭去,吃完把刀磨了······”冯智宁和徐锐扯着犊子,勾肩搭背的就走了医院,打算简单收拾下后再回来给老桥换班。
  他俩是奔着承认错误来的,但没想到安邦一声骂都没有,于是就屁颠屁颠的就走了。

  安邦没生气么?
  知道徐锐和冯智宁消失的时候,他确实被气的破马张飞的,但知道两人没去找向明华和李桥他们去报复,又见他俩人回来了,气顿时就消了。
  以安邦的角度来讲,就是怎么折腾都行,但人一定不能出事,这三年里死了一个马德宝一个杨学清,又残废了丁建国和李奎,赵援朝远走掸邦,这已经让安邦对身边的人产生出了一种舍不得的情绪,他真怕谁在出事离他而去了。
  无父无母,爱人又离他远去的安邦,此时的感情脆弱的就仿佛是雨后房檐的水滴,稍微有一点风吹过来,就摇摇欲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