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4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在前面走着轻声着,连城跟在他的身后,落后半个身位静静的聆听着,一男一女都没有想到,原来他们有过这么多的经历。
  半个时后,安邦把沉默无语的连城送回了病房,并且跟医生简单聊了几句。

  “病人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随时都可以出院,不过要定期过来进行脑部检查,至于恢复记忆这方面,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药物或者医疗手段能够治疗,就只能让她自然恢复”
  “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安邦叹了口气问道。
  “多找她熟悉的人,或者她很有感触的人,陪着她吧······”
  安邦从连城病房里出来后,就去魏丹青那了一眼,但是他还没进病房,林清雄和老桥就有点慌张的走了过来。

  “安邦,今天午本应该是徐锐和冯智宁过来换班的,但到现在了人还没来”
  安邦低头了下表,时间已经午十二点了,他俩正正迟到了四个时。
  “砰”安邦抿着嘴一拳砸在了墙:“妈的,就这么不听话么?”
  “没事,别担心”病房里,魏丹青忽然拉开房门道:“宁可能有点冲动,但是徐锐那个年纪的人已经过了青春期了,他会顾全大局不会背着我们去干傻事的”
  “叔,那他俩人······”
  魏丹青摇头道:“不用急,应该不是去救李奎了,安邦啊,你得相信自己手下的人,你们都是当兵出来的,会犯孤军深入冒险的错误么?徐锐是汽车兵出身,他要不稳的话,我觉得可能早就回把车给开进川藏线的悬崖下面去了吧?”
  `j章/节%,
  几个时以后,岭南,琶洲酒店外。
  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子,步履稳健的走到酒店前台。
  “顶层,要一间最好的套房,给我开一个星期的,这是押金·······”

  琶洲酒店层,出了客房外,靠近最里侧还有一间老板办公室,平时琶洲村那位三叔公就在这里办公。
  而这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所定的房间距离三叔公的办公室,仅仅就隔了两个房间,同在一条过道。
  “这衣服穿的太不舒服了,咱们这些人啊注定穿不了正统服饰,还得是那身破军服得劲”冯智宁脱掉西装,解开领带,腰间别着一把五四和一把三棱刮刀。
  徐锐把房门打开一条缝隙,盯着三叔公的办公室道:“咱俩轮班守着,等人出来”
  徐锐和冯智宁是昨天晚从香港抵达岭南的,他俩来就是为了琶洲这个三叔公来的,李奎被剜了一只眼睛,他们没办法对向明华,许安杰和李桥等人下手报复,那就退而求次的盯了三叔公,这不算是连带而是双方已经干到了这种程度,但凡是有关的人就都会成为了报复的对象。
  而冯智宁和徐锐来报复,不带任何作战计划,所谓的计划两人是非常的干脆利索和简单,你要我兄弟一只眼睛,我就这么还回去那肯定是不太现实的,报仇肯定得是报的让我心里痛快才行。
  徐锐趴在门缝,过了两个多时后,扭头道:“宁你过来替我一会,那个老家伙的办公室两时都没有人进出,所以他要是出来的话肯定就是自己了”
  “妥,你去歇会,我来吧”
  徐锐和冯智宁轮班一共盯了将近三个多时,直到临近晚间的时候,三叔公的办公室才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穿着汗衫从里面走了出来。

  “哥,来了”冯智宁声叫了一下,徐锐“扑棱”的就从床弹了起来,抓起床头的枪站到了门口。
  三叔公背着手哼着曲出来后似乎要下楼,当他走过徐锐这间房门外的时候,冯智宁一把拉开门,和徐锐直接一人拽着他的胳膊,一人捂着他的嘴就给三叔公扯进了屋内。
  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国内的酒店哪怕就是档次的,走廊里也都没有普及摄像头这种东西,所以徐锐和冯智宁把人无声无息的给拽了进来,酒店下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咣当”房门关,两把五四顶在了三叔公的脑袋。

  “枪管装了消音器,你要是叫一声的话,我一枪干死你,外面的人也不会听见,能明白吧?”
  三叔公嘴的手放下后,他了眼脑袋的两把枪,皱眉道:“两个兄弟,从哪过来的?是求财还是······”
  “琶洲三叔公,按理你就是个岭南城中村的老村长,你你好好的做你的买卖得了,为什么非得要插手港岛风云呢?就他妈因为你们琶洲,我差点折了一个最好的战友,我和你求你的财啊,老子是来寻仇的”徐锐咬牙切齿的道。
  “唰”三叔公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对方是奔着什么来的了,他当下急忙辩解道:“兄弟,各人立场问题,我也不是有意非得要和你们大圈作对的,郑朝和向明华的关系并不只是有我在中间的原因······”
  “那抱歉了,郑朝让我心疼,我就只能让他也跟着疼一下了,老头子我们大圈要为李奎在奈何桥编队,不好意思了,这个队伍就先从你这打头阵吧”
  三叔公额头冷汗直冒,知道自己今天估计是难以幸免了,当下就奋不顾身的要扯着脖子呼救:“救······”
  一个字刚蹦出来,在三叔公身后冯智宁手握着军刺瞬间就洞穿了他的脖子,把三叔公后面的话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随即,两人把尸体抬到了浴室放进浴缸里,冯智宁非常冷静而镇定的拔起手中的军刺,又再次挥舞下去。
  几分钟后,酒店房间里的冷气被开到了最大,房间里充斥着阴冷的气息。
  冯智宁和徐锐穿西装,拎着一个箱子走出房间来到酒店前台跟服务员道:“我们楼的房间,明天前都不用收拾了······”
  “好的,先生”
  当天晚,两人离开岭南回到香港。
  隔天早,九点左右,一个快递盒子被送到了红星娱乐向明华的办公室。
  当时向明华是不在的,直到下午左右他才来到公司,进了办公室后就隐约闻到屋里弥漫着一股不太浓郁的腐臭味。
  向明华找了半天后才发现,腐臭的源头似乎是从自己的办公桌发出来的,他叫来秘书问了下,才知道这是自己的快递。

  向明华犹豫了下,先是打开包裹,里面露出了个普普通通的鞋盒子,外面是用胶带一圈一圈的缠着的。
  用刀子割开盒子后,向明华刚打开,见里面摆放的东西,就顿时被吓的往后退了几步。
  向明华面前的桌子,盒子里一个人头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三叔公的脑袋眼睛还没有完全闭。
  “呼哧,呼哧”向明华咬牙喘了几口粗气,顿了半晌后抬腿一脚就踢到了旁边的花瓶。
  “祸不及家人啊······”
  向明华觉得祸不及家人,但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边扣了李奎之后送给大圈的那只眼珠子,这事干的更埋汰。

  人头旁边,放着一张纸条,面简简单单的写着一句话。
  “再敢动李奎一根手指头,琶洲下从即日起,永远鸡犬不宁!”
  这时,向明华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起来后是郑朝打过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