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4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好不了之前,大圈除了你以外至少还得有几个人跟我一样不能好”郑朝攥着尖刀,用刀背摩挲着李奎的脸颊道:“我拿你再试一把,大圈的人到底在不在乎你”
  “我为大圈赴死,此生无憾......”李奎瞪着眼珠,声嘶力竭。
  “噗嗤”郑朝面无表情的抬起手中的尖刀,一刀盯进了李奎的左眼中,顿时一股血箭喷洒在了他的脸。
  于此同时,在距离马场仅仅只有几百米远的一辆破旧面包车里,一个脑袋扣着帽子遮住了大半边脸的身影半躺在座椅突然皱眉坐了起来,在他视线的前方放着一块屏幕,屏幕的画面里,李奎左眼鲜血直冒,咬着牙狰狞的神情清晰的映衬在了此人的眼前。
  “哗啦”不清脸的这人随手从副驾驶拿起一把枪,单手膛后抓起散落在旁边的弹夹放在身,就要推门下车。
  但下一刻,他的手推开车门后就顿住了,屏幕里的李奎虽然状态极其凄惨,但性命似乎无碍,这人皱眉仔细的寻思了片刻,又再次把车门给关了。
  而此时,马场的地下室里,包括郑朝在内谁都不知道正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们。
  当安邦带着连城从大屿山拜佛回来给她送到病房去了魏丹青那后,他发现大圈在港的人全都到位了,但是个个脸色都很凝重和悲愤,特别是徐锐和冯智宁的脸还挂着泪痕,紧握着拳头,嘴唇有着明显的牙印。
  安邦站在病房门外的时候,正听见魏丹青的咆哮从里面传了出来:“我他妈过多少次了,我是大圈的师爷,你们认同我就要听我的命令,我的话是放屁么?我再一次,谁也不要去找人报复,谁也不行!能不能听明白我的话?”
  “咯噔”安邦心里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觉得,是李奎出事了。
  分开人群,安邦走进来的时候就见,病床的床头放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里弥漫出福尔马林的味道,一颗人的眼珠沉在了瓶底。

  见安邦进来,徐锐咬牙道:“阿邦,我等不了了”
  “人死没死?”安邦皱眉问道。
  “应该没有”王莽低声道。
  安邦手指戳着徐锐的胸口道:“人既然没死,你激动过后就给我淡定点,都是当过兵也曾经准备战场的人,缺胳膊少腿的算大事么?没了一只眼睛,能不能接受?知道我们进部队,战友间最常听到的两句话是什么嘛?知道的话,给我复述一遍”
  “......”徐锐棱着眼睛,了安邦片刻后嘶哑着嗓子道:“进军营第一条,服从命令,战场第一条,活着就好”
  更:新r¤最快QL
  “能记住就行,魏爷的话就是我的命令,你们在大圈就得要服从,服从我,服从魏爷”安邦用力抓着徐锐的肩膀,掷地有声的道:“李奎只要没死就行,我答应你们,为我兄弟在奈何桥用敌人的亡魂拉起一只队伍,以慰藉他身在大圈,所受的苦难”
  徐锐和冯智宁沉默了良久后,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魏丹青幽幽的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又何尝不想让李奎早点出来,只是时机没到,我们现在万万不能下手啊,再等等,再等等的......千万不要去找他们报复,那是自投罗啊”

  病房外面的走廊,安邦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夹着烟,脚下是一地的烟头。
  坐到老大这个位置,其他人见的也许是风光无限,但只有老大自己知道他肩膀扛着的压力得有多大,就拿李奎这个事来讲,别人考虑的是恩怨,而安邦却要为整个大圈的全局来考虑,而得把他和李奎的感情给压下来。
  站在他个人的角度,他恨不得现在就拿着枪去把人给救出来,但站在大圈领导者的角度,他得听从魏丹青的建议暂时把这个恩怨给压回来,这就叫做顾全大局。
  有的时候,安邦都在质疑自己,我这三年来做的到底对不对,但不止一次的问过之后他都给不了自己一个完美的答案,他有时觉得自己是对的,但三年里大圈却有人逝去,他有时觉得自己是错的,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因为除了大圈以外他的身还担负着另外一个使命。
  “都想做皇帝,可谁他妈知道帝王是活的最累的那一个啊·····”
  医院外面,角落里,徐锐和冯智宁坐在地,脚下也散落着一堆烟头。
  李奎被抓,到眼睛被摘下来一个,他俩的心疼比其他人更甚,因为除了战友以外,李奎和冯智宁还有徐锐还是同乡的关系,当初他们和安邦从岭南偷渡到香港,就是徐锐在九龙城码头接的他们。
  “啪”徐锐弹飞了手里的烟头,声音嘶哑的道:“阿奎出事,我等不了了”

  冯智宁皱眉道:“锐哥,邦哥和魏爷的对,对方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要引我们去钩的,如果咱俩冒然过去的话,不但救不出李奎来还完全有可能把咱们也给搭进去,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咱俩失手之后邦哥他们就更难了,我不想忍,但也得忍着啊”
  “我去救他了么?”徐锐歪着脑袋问道。
  徐锐咬牙道:“救人肯定不行,但我他妈心里不得劲我就得找个发泄的口子,阿邦不让我们去救李奎,但没不让我们去杀人吧······”
  五分钟之后,徐锐和冯智宁从医院消失,谁也没告诉后。
  二十分钟后,徐锐和冯智宁回到他的那家修理厂,然后从厂子里的地砖下面扣出了一个塑料口袋,打开后里面露出几把五四还有几十发子丨弹丨。
  一天后清晨,安邦又来到医院,陪着连城去遛弯散步。
  “哎呀,你的脸色好了不少呢?”安邦跟连城并排走着,调侃着道:“来,佛祖他老人家还是挺能办事的,至少让你身体起来好点了,要是这么的话,过两天我还得去和他见个面,实在不行我扔个19888的,给他砸的脑袋大包再多一排,没准你真就能好了”
  连城忍俊不禁的笑了,抿着嘴唇道:“哪有你这么佛祖的,心他一道天雷劈了你,呸呸呸,大不敬”
  “呵呵,只要你能康复,我被劈几道都没事”安邦呲牙笑道。
  连城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语气微变的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以前我和你们的关系,真的那么特别好么?”
  安邦沉默了半晌后,道:“我跟你以前的事?”
  “嗯”“三年前,你刚来香港在我们的酒吧里喝酒和人打了起来,然后你找我要医药,但几次都被我给躲过去了,我可不是故意的哈是真有事,后来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来我们酒吧打工了,哈哈,你不知道那时候你有多惨,挺漂亮一姑娘连饭都吃不了······后来,有人把你劫走了,我去救你的时候被人陷害杀了人,你为我出庭作证承认是我的女人,然后我被判了两年多······”安邦宛若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妇人,跟连城诉着三年来,她和大圈的点点滴滴。

  有的时候,有些过去的事就好像被清风吹拂逐渐淡去了,但这些事如果在特定的时候,你再重新提起就会发现别有一番韵味,有个词叫做回味无穷,大抵就是如此了。
  可能连城和安邦都没有意识到,他俩一路走来,回忆了三年来的点滴,会触碰到人心底的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