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4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澳门那次,连城让人灭了沈从文一家的口,她不是怕对方走漏了自己和对方的合作,而是......”魏丹青又叹了口气,摇头感慨道:“她要是真把我们都给恨死了,这些年她有太多下手的机会了,对么?”
  “那她,现在到底是什么个心态呢?”安邦皱眉问道。
  “呵呵,女人心海底针,更何况还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谁能摸的透她是怎么想的?就像你家黄奶奶,你能摸得清她为何对你不告而别么?”
  “草,归,你别往我这里扯行么?叔,你话多了昂,再我就不愿意了”安邦挺不舒服的叽歪了一句。
  “黄奶奶暂时不在,你就大大方方的用你广阔的胸襟,温暖一下连妹子受伤的心灵,给她融化了,没准就能恢复记忆了”

  安邦无语的道:“为啥是我,莽子的胸怀比我宽多了,还有一胸脯子的护心毛,他更暖和”
  “王莽已经啃苹果了,对别的女人肯定无处下嘴,你现在正合适,最关键的是......”魏丹青斜了着眼珠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最关键的是,我怀疑这连妹子搞不好对你芳心暗许了,也许就只有你能焕发出她深藏住的那抹记忆”
  “叔,别闹”安邦嗷一嗓子就蹦了起来,他现在属于有点谈**变的征兆了。
  “哈哈,你就当是我闹呢吧,没事多陪陪她,挺好个女人,给整傻了就太让人窝心了!”

  “失忆,失忆,你整明白了,不是脑子傻掉了,是失忆啊”
  “你管她什么呢,陪着就行了......”魏丹青不耐烦的摆手道。
  一天后,大圈按照魏丹青的吩咐没有兴起对李桥,向明华还有**武和许安杰等人的报复,仿佛从警局出来就偃旗息鼓了一样。
  安邦现在没事就长呆在了医院,王莽,老桥和林清雄还等人几乎二十四时守着魏丹青,生怕对方在他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再继续对老魏下黑手。
  “天气不错,我陪你出来走走吧,多晒晒太阳对你有好处”午后,阳光明媚,天有点闷但却不是很热,安邦磨了连城半个多时,给她商量出来到医院的后院散了散步。
  连城出来后,始终低着脑袋一言不发,但对安邦已经没有那么抗拒了,因为一个男人认认真真的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就跟铁杵磨成针差不多,是很能打动人的。
  安邦嘴皮子都磨破了,终于让连城对他这个陌生人产生出了信任的心态。

  安邦低头,着垂着脑袋,两只手手指缠绕在一起挪着碎步的连城,忽然产生出一抹怜悯的念头。
  她真要是就此无法恢复正常,那这一辈子可就彻底毁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安邦轻声道。
  连城茫然的抬起头,有点紧张的着他,两只手攥的更紧了。
  “我不会伤害你什么的,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也许会对你的病情有点帮助”
  连城怯怯的点了下头,咬着嘴唇轻声道:“好”

  一个多时后,安邦开车带着连城了大屿山的宝莲寺。
  寺庙内,安邦双手合十跟沙弥道:“和尚,我想给佛祖点供求个平安,你觉得我拿多少钱合适啊?”
  安邦是个标准的**战士,无神论者,但在现代医学无法解决连城的失忆后,他就打算跟佛祖商量一下,也许释迦牟尼能给他划个道出来。
  沙弥了声阿弥陀佛后,道:“有诚心,不在金钱多少,心诚则灵”
  “就没有个套餐什么的么?比如我给佛祖拿个1988,然后我连续几天不来,也当我天天来这供了,省的断供,毕竟我也挺忙的”安邦挺认真的道。
  和尚顿时一脸懵逼,半天没有回过味来:“施主,抱歉,你这状况......”
  “你我诚心不诚心就完了,都帮佛祖把业务给研究明白了,哎”安邦摇头晃脑的从身掏出所有的钱然后放进了功德箱里。
  “噗通”安邦举着三柱长香跪在蒲团,高举过头顶叩拜起来。
  男人是不是认真办事的时候,你一眼就能从他的身出来,就比如现在的安邦,绝对是无比的虔诚和认真的,磕头的时候腰板笔直一脸的不苟言笑,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我求佛,为连城结善缘,如若能让她恢复如初,我为您老塑一袭金身......我安邦,行善三年,出言必誓”
  跪拜的安邦身后,连城呆立着。
  当安邦正在和释迦牟尼聊香套餐的时候,香港郊外的一栋私人马场里,几个人正坐在一起品着茶,在座的可以算是大圈的老朋友了。
  “这个大圈有点不太按常理出牌啊”李桥用手指敲着桌子,皱眉道:“李奎在我们手里,魏丹青和那个叫连城的女人差点死在警局外面,两次事,依照大圈者这伙人的脾气,他们早就应该炸了,怎么到现在都一点反应没有呢?哎,对了,送去医院的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不过听那个女人脑部受损伤失忆了,我们在那盯着的人送回来信,安邦带着她去大屿山请愿了,呵呵,没出来这个大圈仔还是个情种呢,黄连青走了之后他马就和这女人粘在了一起”向明华起身主动给几人满了茶水,坐下后道:“我觉得,大圈现在没有动作,应该又是那个魏丹青给压着了,这个师爷聪明的很,他也许是猜到了我们跟许处长正在做套算计他们”
  “他是真命大啊,载重快十吨的混凝土车都没撞死他,车都给浇筑成水泥墩子了也没困死在里面,真是祸害遗千年啊”赵宗德话的时候脸色很阴,你从他的角度,他恨魏丹青比恨安邦还要深,因为他们和生堂几次的事全都是被魏丹青给搅合黄了。
  众人聊了几句之后,都觉得赵宗德的话的挺有理,魏丹青老谋深算估计是猜测出他们的打算了,肯定强压着大圈没有报复。
  “我总觉得人的失控都是被逼出来的,大圈的人也是人,他们能压得了一时但我未必能一直压着,就欠了一把火而已”坐在角落里,穿着大裤衩子和海魂衫的郑朝突然站起来,道:“我去再给大圈烧一把火起来,我他们还能不能忍得住”
  许安杰扭头道:“别把人搞死了,阿sir还坐在这里呢”
  “呵呵,论手法,我比你们这帮皇家丨警丨察在行......”郑朝面无表情的了一句,随后就走了出去。

  马场的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被抓了两天的李奎双手被铁链子给绑着挂在了棚顶,低着脑袋面无血色,身纵横交错着好几道新起的疤痕。
  几个男子靠在墙边坐在桌子旁,吃着瓜子闲聊着,郑朝走进来后了眼被吊着的李奎,问道:“伺候了么?”
  “呵呵,刚弄了一顿,人昏过去了”
  “哗啦”郑朝从旁边拎起一个水桶照着李奎的脑袋就泼了过去。
  片刻后,李奎睁着暗淡的眼睛,冷冷的瞥着郑朝,嘴角还有血迹往外面渗出。
  “啪”郑朝捏着他的下巴淡淡的道:“你们大圈的人好像不太在乎你,人都被抓来两天了还一点反应没有,你你在大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啊?跑腿的马仔,还是无足轻重的卒?你为大圈出生入死,可人家怎么就对你不闻不问的呢”

  “咳”李奎突然一吸气,咳出了一口血沫子喷向了郑朝。
  “你们一个都好不了......”李奎撇嘴道。
  “啪”郑朝抹了把脸的血沫子挥手给了他一巴掌,然后伸出手,旁边有人递过来一把尖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