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前期姜姝连续请假,之后罗世宽、方晟、纪晓丹住院治疗,很久没开常委会导致提交事项达三十多个,为节省时间,许玉贤取消讨论环节,直接把纪委草拟的问责方案发给大家,共有三点:
  1、取消红河管委会今明两年评先评优资格;
  2、给予管委会主任陈景荣行政记过处分;分管交通副主任程振高行政记过处分;常务副主任程振高警告处分;副主任吴宓林调离红河管委会;
  3、给予交管部门、路政部门、公丨安丨部门等相关责任人降职、记过等处分。
  引起争议的主要集中在第二点,邵卫平首先发言:
  “按这次**的负面影响程度,个人认为对陈景荣同志的处分还是轻了,起码行政降级并调离领导岗位嘛!这是其一;其二,三位副主任处理标准各不相同,虽说有责任主次之分,还是给外界厚此薄彼之感,建议一碗水端平;其三吴宓林同志调离管委会,调到哪儿也应该说明嘛,不然怎么讨论?”
  许玉贤道:“待会儿组织部门提交的人事调整名单里有吴宓林同志的去向。”
  邵卫平意味深长道:“哟,纪委和组织部无缝对接呀。”
  众人心领神会笑起来。有关方晟与姜姝关系亲密的传闻,市委高层略有耳闻,但如同方晟与徐璃的关系,只是风传并无实据,因此领导之间偶尔影射却不敢明说。
  姜姝性格直爽明快,当即反击道:“纪委也想跟政法委对接,邵书记敢吗?”
  “既然邵书记好奇,方部长不妨提前透露一下,这会儿就算讨论通过了。”罗世宽急于帮吴宓林摆平麻烦,主动站出来说。

  方晟慢吞吞翻开名单,道:“拟调吴宓林同志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任常务副局长,级别仍是副处。”
  机关事务管理局属于市正府下辖的二级部门,同样是副局长副处级,与一级部门如教育局、财政局、民政局等不可同日而语,从蒸蒸日上的红河管委会到机关事务管理局,算是某种程度的贬黜。
  这是方晟住院期间反复考虑后与罗世宽商量的方案,一方面调离原岗位到二级部门也算形式上的处分,另一方面机关事务管理局是罗世宽的势力范围,有他直接罩着今后调整岗位、晋升相对容易些。
  对于这个调整邵卫平无话可说,另外他也知道吴宓林跟罗世宽同窗好友,之前已被鲁荣压了一头,再指摘人家未免过分,默不作声就算同意了。
  王诚也觉得陈景荣处理有些轻,认为调离要经省委组织部同意不太可行,但行政降级是必须的。
  “惊动省委领导,军区出动直升飞机,最终第一责任人仅仅记过处分,确实说不过去。”罗世宽道。
  纪晓丹一付病怏怏的样子,身体还未痊愈,恨恨道:“到现在还没看到红河的反省报告,是不是认为事端平息就没事了?陈景荣根本没认识到自身错误!”

  之前许玉贤已接到省委领导电话,暗示从轻处理陈景荣,这也是许玉贤急于开会的原因。完全不处理说不过去,处理重了不好交待,省市两级都急切需要早点给红河**画上句号。
  “方部长认为呢?”许玉贤直接点名,希望方晟支持该方案。
  方晟却以玩笑方式打了个太极:“我是红河**的直接受害者,不便发表意见……尊重集体讨论结果吧。”
  许玉贤一窒,暗想这小子还是想阴陈景荣啊。
  姜姝虽代表纪委提交处理方案,其实得到许玉贤的授意,另外陈景荣也透过陈皎给燕慎打了招呼,从轻处理并非她的本意,巴不得大家一致反对,反正有许玉贤担着,因此主动说:
  “既然意见有分歧,我建议举手表决,许书记以为呢?”
  许玉贤头大如斗,这才明白原来姜姝也不待见陈景荣!
  倘若举手表决,方晟肯定弃权;罗世宽、纪晓丹受**影响元气大伤恨陈景荣入骨,必定要求从严处理;邵卫平、王诚已表明态度反对;剩下茅少峰、苗志节、单晨阳等都是墙头草,最终一致认为给陈景荣降职处分的概率非常大!
  想到这里,许玉贤道:“陈景荣同志是省管干部,对他的处理决定要非常慎重,等我跟省委领导沟通后再作决定。关于这个方案,除了陈景荣同志处理意见,大家没异议吧?那就一致通过,继续后面的议程……”

  方晟暗暗松了口气,洗白吴宓林、给陈景荣下眼药两项目标都完成了,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红河管委会新大楼规划!
  许玉贤也清楚这项提议很难通过,有意压到最后,趁常委们连开五小时会疲惫不堪,巴不得早点散会之际抛出来。
  “管委会办公楼修建于成立红河经济开发区那年,当时仓促上马导致部分基础建设没有完全到位,多年来毛病不断、修修补补,经常发生漏电漏水、墙体剥落、部分地面下陷、使用空调频繁跳闸等问题,严重影响管委会正常工作,也不符合蓬勃发展的红河形象,为此管委会规划在开发区中心地段新建办公楼,一来带动整体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二来向外界树立崭新的城市形象,总之利大于弊。我觉得市委要予以充分鼓励,并争取得到省委省正府财政支持。各位谈谈看法吧。”

  他吸取刚才的教训,开宗明义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样市委系和骑墙派就不好意思反对了。
  纪晓丹分管财政和基建,红河的报告就在他手里遭到否决,没想到陈景荣神通广大居然绕了一圈让许玉贤出面,满肚子恼怒,当即说:“红河管委会共有干部员工三十多人,修建三十层的高楼给谁住?综合开发,代表正府形象的办公楼总不能开饭店、宾馆和KTV吧?丨警丨察抓****,敢冲进管委会大楼里吗……”
  会议室里一片笑声,许玉贤心里暗叹省领导尽给自己出难题,平心而论他也觉得这个规划欠妥。
  纪晓丹续道:“红河管委会大楼总预算四亿,我看远远不够,近两年钢材等建筑材料飞涨,工人工资也翻了四五倍,此外省里有规定新建的办公楼必须达到智能大厦标准,粗粗预估至少得六亿。六个亿呐同志们,试问红河管委会去年财政收入多少?历年积余多少?凭它的家底子从哪儿填补那么大窟窿?前任花钱,后任还债的惨痛教训比比皆是,我们不能让基层领导太任性!”
  这段话讲事实摆数据,说得滴水不透,让人没法反驳。
  罗世宽补充道:“另外我说明一下,在否决办公大楼的问题上晓丹市长是一把尺子衡量的,在此之前连续二十个月里本着节俭办公原则,没有批过任何县区盖办公楼。”
  因为涉及敏感的红河,罗世宽担心方晟又扯出否决三十二项报告的旧账,抢先说明情况。

  方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姜姝则埋头看材料,一付置之度外的样子。对他俩而言,只要不反对就是给陈皎面子,至于能否在常委会通过,那可不在他俩的权限范围内。
  常委会出现微妙的沉默。
  针对红河管委会新建大楼的规划,许玉贤亮明支持态度,罗世宽和纪晓丹则摆出全力狙击的姿态,双方针锋相对谁也不肯退让。
  日期:2018-06-2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