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8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昊天塔从天而降,落在了塔尔寺?
  听他这意思,似乎是昊天塔主动选中了他们寺院一般。作为当日亲眼见到昊天塔莫名飞离之人,这种情况其实我是相信的,但连续两件事都恰好让我遇到,这又让我不由存了几分疑心。
  阿嘉呼图克图见我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站起了身,说是让我随他先去看一下昊天塔,与我当初所见是否一致。
  我点了点头,叫上胖子,一道随着他往前行去。不一会儿,绕过大殿之后,到了一处禅房,从阿嘉呼图克图的表情来看,这应该是他所居禅室。
  这里倒没有先前佛殿那般奢华,走到内室门口,他示意我们稍等片刻,自己则是走了进去。
  我有点奇怪。说是带我去看昊天塔,怎么跑到了他的禅室中来?莫非他把昊天塔锁在了什么地方,现在是过来拿钥匙?
  正寻思间,阿嘉呼图克图却是已经从内室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雕刻着祥云的木盒。

  不等我问,他已经走到我面前。把木盒打开,伸手指着盒内,开口道,“周施主请看,昊天塔便在这里。”
  我瞬间傻眼了,当初我可是进过昊天塔的,昊天塔不能说是高入云霄,但起码也是一座正常的高塔,这盒子是什么东西?昊天塔怎么可能在盒子里?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断定这老和尚在拿我寻开心,但因为此刻他就站在我面前,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我的目光还是随着他的手指看往木盒内。
  木盒中的确有一座塔,准确说是一座数十公分高的袖珍小塔。虽然体型相差悬殊,但从外貌构造上来说,似乎与我见过的昊天塔没什么区别。
  这下我倒是惊疑起来。昊天塔毕竟是神器,玄妙异常,形体大小发生改变。也不能说是不可能之事。
  如此想着,我便将灵识散出,试着窥探这袖珍小塔内部的情况。不料灵识才刚接触到塔身,便有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我的灵识排斥推出。
  这情况,与我初次见到昊天塔时几乎一样,这股反噬之力,的确是昊天塔特有之威能。
  经过这番尝试,我才终于确定,此物的确是昊天塔,而先前阿嘉呼图克图说的话,似乎也没有骗我。
  见我此时神色,阿嘉呼图克图似乎知晓了我心中所想,随即合上盒子,示意我坐下叙话。待我落座之后,他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道,“不知施主是否能够施以援手。”
  我并没有立刻回应他,而是告知他,当初自己曾进入到昊天塔内,里面根本无一物,不知他这么想要开启这昊天塔所为何事。那阿嘉呼图克图见我这般询问,倒也没有隐瞒,立即向我说明缘由。
  从他口中得知,他当初查阅典籍之时,曾无意间看到上面一则关于昊天塔妙用的记载。据说,佛门中人得道高僧坐化之际,若是将之转移至昊天塔内,便可将其肉身化成佛陀舍利。

  他这番说辞我倒是从未听闻,不过却是让我想起来当初那龙普庄对昊天塔那番渴望,想必金山寺的人也是知晓了这昊天塔的妙用。故而让他提前去玉佛寺寻找,不过我却是未曾在他的记忆之中找到这则信息,兴许是上面的人并未告知于他。
  这么说来,这阿嘉呼图克图所言非虚。这佛陀舍利对佛门中人来说,诱惑颇大。不过,这佛陀舍利固然是好。但也在精不在多。当初那龙普庄手上的佛牌之中便有一颗舍利,只是那东西太过阴邪,根本担不起舍利二字。所以,这佛陀舍利还是要更注重品质才是。
  按理,这塔尔寺也是数百年古刹,在众多寺庙之中又处中上。想必也是出了不少高僧,其中应该不乏有坐化之后留下舍利之人。加之这阿嘉呼图克图乃是二级活佛,又年近古稀,对舍利之事的参悟想必到了一定境界,应该也知道这佛陀舍利不可强求。那为何他却是这般在意此事?
  心中有此疑问,便将之说了出来。那阿嘉呼图克图见我这般言语,面色有些沮丧,似乎被我说中了伤心事一般。许久之后,他才轻叹一声,告知我详情。
  正如我所料,这塔尔寺传承数百年,的确是出了不少的得道高僧。其中,坐化之后留有舍利者也有数人。只是早年战乱期间,边陲之地匪盗猖獗,加上密宗两位领袖之间纷争不断,塔尔寺的佛陀舍利,都在那个时期遗失了,被人接连盗走。甚至周围其他寺院,舍利也无一幸存。
  听完他的话,我倒是理解了他为何会如此渴求舍利。本身佛陀舍利对一座寺庙来说,就是极为贵重之物,是最根本的底蕴。如今塔尔寺在密宗之中地位崇高,却无佛陀舍利存在。也怪不得阿嘉呼图克图心急。
  不过我心里也有些疑惑,佛陀舍利乃是高僧坐化而成,其上有坐化高僧之魂力印记。丢失之后,大可通过印记前去寻找,不难将其找到,为何塔尔寺不去寻找,反而将希望放在了昊天塔上?
  开口询问之后,阿嘉呼图克图似是没有料到我会对舍利这般了解,脸上不由带上一抹错愕。不过转瞬之后,他便苦笑起来,“老衲的确曾派人寻找,不过盗取舍利之人似乎用了某种秘法,将舍利之上的魂力印记尽数磨去,我们根本无法感应。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追寻之事。”
  能抹去舍利魂力印记,那盗取舍利之人,想必修为也相当不俗,不过方才听阿嘉呼图克图说,不光是他们塔尔寺。就连左近其他寺庙,佛陀舍利也一并丢失,这就有意思了。

  从这行为来看,倒像是有人跟整个密宗都有仇怨,故意盗走舍利,夺取他们佛缘一般。
  心里这么想着,正欲再问,阿嘉呼图克图却是有叹了口气,主动告诉我说,当时之事,实际上颇有隐情。
  据他所说,这藏传佛教表面上看似一个整体,实则内部早已经分化成众多派系,这些已经不再是不可言说的秘密了。这一点,我倒是知晓。先前在来时的路上,那喇嘛也曾提到过此事。只是这派系分化之事,玄道佛三家皆是如此情况,我倒也没有在意。不过。听他此时讲起,这丢失舍利一事,似乎便是与这派系分化有关。
  那阿嘉呼图克图见我询问,点头印证了我的猜想。他告知我,这藏传佛教有五大派系,分别为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噶党派和格鲁派。这塔尔寺便是格鲁派其中之一,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寺院之一。
  各大派系表面上一团和气,实则底下争斗颇为激烈。不过为了防止玄道两家趁机介入其中,倒也没有闹得太过分。两位领袖达濑和班禅也并没有出手干预,兴许是认为争斗可以激发僧人修行的热情。不过二十年前,由于达濑和班禅刚刚换任,这派系之争变得异常凶猛,派系之间表面关系也随之紧张起来。
  究其原因,还是与当初班禅和达濑下达的一道赦令有关。这道赦令上提到,众年来有诸多寺院不恪守佛规,私下做些有辱佛门的勾当,更有甚者勾结外界势力打压其他寺院。为避免类似事件发生,班禅和达濑联手改制,将寺院等级评定由原来寺主等级为基础,改为由寺院舍利数量为衡量标准,其周期为二十年。
  日期:2018-05-1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